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三十三章 愤怒的徐先生


    我联系上画家,告诉他搭档想要在他画室进行场面谈,在得到他的同意后,我和搭档乘坐动车,找到北京某小区内。

    初次见到画家时,他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眼圈发黑,脸上满是污垢,还带有些颜料,他用手揩了下脸,嘿嘿笑着说:“我都忘记你们要来,没打扮打扮,千万别见笑啊。”

    徐先生微笑着摇摇头:“怎么会呢?我也曾是你的粉丝呢。”

    画家的屋子很大,有三间卧室,两个客厅,在北京买一套这样的房子,起码得好几百万,这对于画家来讲,应该不算什么。

    他帮我和徐先生每人倒了杯水,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画家用梳子匆忙整理了下头发,有些地方太乱,他必须用很大力气,才能梳动。

    徐先生从纸篓里捡起来几张揉成团的废纸,打开后看到一副被勾勒出大致轮廓的落日,我虽然不懂美术,但怎么看这幅画都没有感觉,并不是不像,而是那种…应该算是灵魂吧,没有灵魂。

    徐先生又打开了几幅,全是些落日的轮廓,但没有一张让对我造成强烈视觉冲击的。

    画家尴尬的笑笑:“都是废稿,让你们见笑了。”

    徐先生点了支烟:“你不适合这种画,为什么不继续早期的风格了呢?我们都很喜欢。”

    画家叹了口气:“你相信,灵感会枯竭吗?”

    徐先生点点头:“每个人的精力有限,创作细胞有限,所以会枯竭也不奇怪。”

    画家指着那些废稿:“我所有的画,都是梦里找到的灵感,包括早期作品,忽然有一天,我再也梦不到早期那种灵感,我是指绘画素材,只好转变风格,去描绘这类图画了。”

    徐先生若有所思的把手里的‘废稿’看了看,我悄悄上网查了下,并没发现画家早期作品,难道是那时网络不普及?

    徐先生弹了下烟灰:“那你这幅画打算绘什么?”

    画家回答道:“有天夜里,我梦到一个在夕阳下追逐梦想的人,于是打算把它描绘出来,可刚开一个好头,就碰上那些事情,哎。”

    徐先生让他不必着急,一般的梦境,都是潜意识里难以启齿的事情,以扭曲的形态变现出来罢了,只要知道这部分的真正含义,就不会再做梦,因为画家的作品来自潜意识的提示,所以更加的耐人寻味。

    画家问怎么才能看透这部分潜意识?是不是要现在入睡?徐先生摆摆手:“那倒不用,我可以用催眠术,让你潜意识浮现出来,然后再用弗洛伊德的解梦理论,在判断你噩梦的本源。”

    画家沉默了片刻:“听起来蛮有趣的。”

    徐先生站起身,我以为他要开始,没想到他径直走向一间卧室,用力推开了门,我和画家跑过去,问他怎么了?徐先生摇摇头:“我能再看看其他屋子吗?”

    画家说没问题,徐先生挨个去其他两间屋子看了看,慢慢坐在沙发上,疑惑的问:“你是在这里完成的那些创作?”

    画家点点头‘当然’我问怎么了?徐先生挥挥手:“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徐先生把画家带到卧室,告诉他催眠治疗的基本原理,然后拿出录像机:“你不必担心我们会心怀鬼胎,全程都有录像,你可以随时查看。”

    画家笑了笑:“我对你们放心。”

    徐先生让画家躺在舒软的床上,然后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有节奏的左右摇摆,用温柔的语气说:“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只管用眼睛盯着我的手指,跟着它晃动,对,就这样,什么都不要想。”

    几分钟后,画家的眼皮慢慢变沉,直到发出轻微的鼾声。

    徐先生问:“你正身处在一幢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房子前面,你看到那幢房子了吗?你很熟悉,对不对?”

    徐先生这样做,是要把画家引到第一个噩梦里吗?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这么长时间接触,我明白徐先生从不做无意义的事情。

    画家有了反应:“对…我站在这幢房子面前,很熟悉。”

    徐先生说:“门锁住了,是吗?”

    画家点了点头,徐先生又抛出一个问题:“那么,你有钥匙吗?诚实的告诉我。”

    画家木讷的点点头:“有,在我的口袋里。”

    徐先生表情立刻变了,他接着引导:“很好,用你口袋里的钥匙,去把门打开,然后走进去,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画家伸手在裤袋里摸索了一阵,然后凭空伸出右手,似乎在开一把想象中的锁,他用力推了一下回答:“打开了…”

    徐先生说:“很好,你看下周围,都有什么?”

    画家左右晃了晃脑袋,毫无表情的五官忽然皱在一起,似乎成了烧麦!他两手乱挥:“不…不要给我看这些…”

    徐先生问:“那是什么东西?告诉我。”

    画家双手抱着头,浑身蜷缩成一团:“不要逼我,不要问了,这些东西根本没有,没存在过。”

    见画家反应激烈,徐先生陷入了思考,此刻如果继续追问,画家很可能会神智错乱,可真相就在眼前,不问的话就会错过!

    徐先生思衬了片刻后,决定换个方向询问:“好,这些东西不应该存在,那么…你去摧毁它们吧!”

    画家痛苦的表情转变成了愤怒的神色,他双手在空气中乱抓乱扯,像是在撕毁些画稿,徐先生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忽然,画家大喊一声:“怎么…怎么是这样?”

    徐先生问怎么了?有人阻止你摧毁那些东西吗?画家摇摇头,脸上恐惧万分:“没…有…不…这些画的背后…竟然是…”

    徐先生问是什么?

    画家浑身发颤,无法讲出一句完整的话,反应也比之前强烈的数倍,我想过去劝徐先生停止,可他却一把将推开,那双眼睛里燃起了从未有过的愤怒,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指着画家大喊:“是什么!快告诉我!”

    画家双手抓着头发,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他的精神几乎崩溃,用颤抖地声音大叫:“我,正在注视着我!”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