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三十二章 噩梦不断


    夜里闲着没事儿,我用刚买的平板在论坛发帖,希望可以多做一笔生意,发现信息箱里有条留言,此人最近遇到些不能解决的事情,让我有时间添加下他网上的联系方式,沟通沟通。

    幸亏只差了一天,否则留言积累太多,我根本看不到,我连忙按照他提供的方式,请求添加,其实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因为很多客户都等不及,而选择了其他心理咨询室,没想到真的加上了。

    这人问:“你是?”

    我回答说杨医生,他很激动:“你竟然加我了!真是太意外啦,我以为你们这行都挺神秘呢。”

    我答复道:“我们和你平常见到的白大褂一样,没什么特殊的,对了,你说最近遇到了麻烦,可以具体讲讲吗?”

    男人没再回复,难道去忙其他事情了?我放下平板去洗漱,回来后见到他发来了几大段话,共有七八百字,和长篇作文似的。

    男人是国内某知名画家(为保护病人隐私,咱们用画家来称呼他)我看到这个名字时,也感到很惊讶,之前曾在很多论坛,报纸,媒体上见过他,我有个同学,就是他的忠实粉丝。

    很多艺术家都是从梦境里寻找灵感,这位画家也不例外,上个月,他签了一份高额的画酬合同,要在三个月内完成一幅惊艳的画,可在开了一个美好的头后,画家陷入了困境。

    那天晚上,画家很早就上床睡觉,希望在梦中得到些灵感,遗憾的是,他非但没有如愿,还进入了个诡异恐怖的梦境。

    画家梦到自己在一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屋子里,正堂的中央位置挂着毛主席(五六十年代家家都挂)他走到跟前,仔细查看,竟发现画里的毛主席在流泪…他揉了揉眼,再仔细去看,泪水,变成了阴森的红色!

    画家猛然惊醒,天已经亮了,他深呼吸调整了下自己,起床洗漱,可在白天工作时,他满脑子都是流血泪的毛主席,好几次都情不自禁在画里点上‘血泪’非但没有进展,还把原稿给画废了。

    从那天开始,画家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些奇奇怪怪的画,但都有一个特征,就是令人恐惧,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自己对着镜子梳头,而镜子里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画家被梦困扰着,非但灵感枯竭,还严重影响了休息质量,导致他白天无精打采,疲惫不堪,别说工作,生活都给耽误了。

    画家还发来了一张自己的照片,我前两个月在某个综艺节目见过他,当时他神采奕奕,打扮得体,和现在判若两人,看着眼圈发黑,皮肤蜡黄的他,我竟有些怜悯。

    画家去了很多医院,答案几乎一样,都说他工作太累,造成了神经衰弱,只要好好休息,把身体调理下就能不治而愈。

    画家暂时放下工作,睡了两天,可噩梦非但没有消失,还升级了!有次他梦见自己被国内某大师邀请,去书画展看他的作品,结果被带到一个很小的屋子里,他感觉到特别压抑,很想离开,但身体却不受控制,那位大师把灯打开,他惊讶的发现,四周墙壁上的内容,是被大火活活烧死,五匹马把一个人强行拉扯开,几个男人按着一个痛苦挣扎的人,从她脑子正上方钉钉子的种种残忍至极的画,如同人间地狱!

    更加可怕的是,所有画里的受刑者,都是画家本人,他吓的大叫起来,想让那位大师带自己离开,却发现屋子里根本没别人,连门都不见了。

    还是他定的闹钟把自己叫醒,他和朋友说了这件事,有人出主意是撞了鬼,可以叫道士和尚来看看,也有人让他相信科学,应该去找催眠大师。

    因为画家遇到的事情太过诡异,所以他决定去找道士和尚,没想到全都是骗子,他义愤填膺的发表到网上,让大家不要再信那些所谓的‘高人’无意间他发现了我的帖子,案例写的很真实,不像是在吹嘘,于是便给我留了私信。

    我大概明白了,这位画家是长时间受到噩梦的困扰,丧失灵感,甚至影响了生活,徐先生和我讲过,梦是潜意识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以扭曲的情况表现了出来,所以画家的噩梦,并非虚无缥缈,无迹可寻。

    我想了下,回复道:“在这之前,你都做些什么梦?”

    画家说:“我有个习惯,在上午大量的阅读,比如历代画师的画册,绘画技巧等书籍,中午休息时,会用短暂的梦,把脑子里的东西拼凑成一副画,醒来后借着灵感赶紧绘画,晚上睡觉前,又会大量阅读。”

    他的做法很对,只有往脑子里灌输更多的知识,才能在平静时(一般指休息)从信息库里拿出有用的进行拼凑,很多作家,歌唱家,也有类似习惯。

    我说:“你的意思,在之前的梦境中,都是些绚丽灿烂的图画吗?”

    画家道:“可以这么说吧,有时也会抽象,但绝没有恐怖气氛的。”

    我又问:“那在你做这些奇怪的梦境前,发生过不同寻常的事情吗?”

    画家否认道:“我的生活很有规律,绘画,吃饭,休息,再绘画,没什么别的事发生。”

    我又提了几个问题,对画家的事情也有了个大概了解,和他互相留了电话号,告诉他我需要和一位对梦见解深刻的搭档反映下情况,然后再给他回复,画家很痛苦的说道:“杨医生,那请你尽快吧,合作方在催稿,可我现在连开头都不会画了,要是再拖上几天,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人家交代了。”

    我笑着说等下就和搭档联系,让他放心,结束谈话后,我把画家的事情稍作整理,写成文档,发送给了徐先生,第二天上午,我接到徐先生电话,他对这个画家很感兴趣,因为他也曾喜欢这个画家的风格,我笑着说原来你还有艺术细胞?徐先生哼了声:“你知道个屁,带我去见这位画家,我正好有事情要问他呢。”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