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三十一章 黑羊


    那名‘清醒者’的事情发生后,我非但没再依赖‘手机聊天’还坚持下班后去健身房运动,因为我不想成为电子产品的奴隶…

    周三上午,徐先生从商场买了些茶叶,泡好后正要品尝,有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走了进来,他昂首挺胸,脸上挂着笑容,看不出有任何病态,徐先生打趣道:“应该是第二位清醒者。”

    我帮男孩倒了杯茶,他坐在沙发上,品了一口:“不错,这是上好的铁观音,产年应该在去年。”

    我和徐先生互相看了看,徐先生打趣道:“你家卖茶叶的吗?”

    男孩摇摇头:“不,我只是喝的多而已。”

    我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男孩笑了笑:“说出来可能怕你笑话。”

    我心想进这家诊所的,大部分都是天方夜谭,让他尽管说,男孩把茶杯放在桌上:“我只是想找一个不会评头论足的聆听者。”

    徐先生双手交叉,提示他这是诊所,时间就是金钱,男孩哈哈大笑,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把三千块钱扔在桌子上,问够不够?

    徐先生眼睛都直了,生怕男孩反悔似的,迅速把钱塞进包里,满脸堆笑的说:“够,够,我们聆听很专业。”

    男孩问徐先生要了根烟,一边抽一边讲述。

    男孩是名即将上高三的学生,他的家人很重视这场考试,但他却没办法让心平静下来,全力备战。

    上初中时,男孩是班里的尖子生,老师喜欢,同学佩服,可在高一时,什么都变了。

    男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表面上热情的同学,忽然有一个人和自己见面时很尴尬,甚至投来鄙夷的目光。

    再然后,另外个人和他一起排斥自己,而他根本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他决定找那个同学问明白,没想到那个同学竟然让他别装蒜了,跟着,有更多的人开始指责他。

    他哭着向同桌倾吐,可悲的是,同桌竟然把这事当成笑谈,他开始被孤立,戳脊梁骨,甚至有几个行为过激的,会故意推他,或则伸腿绊他,当他愤怒的要爆发时,立刻就有三五个人做出随时可以开打的姿态。

    他委屈的离开,那些人却在背后模仿他可怜的动作,然后捧腹大笑。

    最后,他被全班孤立,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讲话,甚至连他的同桌,都主动换到别的地方。

    那阵子他最盼望的,是班级里来一名新同学,可来的新同学,都会不约而同加入排斥自己的集体。

    他开始向那帮人里有威望的示好,主动帮他们买饭,买饮料,买零食,可这些非但没用,还让他们更加有谈资来议论自己。

    男孩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低声哽咽,徐先生递过去一张纸巾,他答道:“谢谢。”

    男孩回到家后,开始向父母倾吐,但父母只说他想太多了,人家没事儿干嘛要针对你一个人?

    有时候父母也会安慰他,过段时间就好了,也许是你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甚至还会说些多帮帮同学,他们自然会知道你好这类的废话。

    男孩反映的次数多了,父母越来越不耐烦,最后连安慰的话都懒得说了。

    终于,男孩失去了唯一的聆听者。

    高中在二年级时,会重新分班,男孩报了文科,本以为新的环境能让他有新的开始,但他又错了,新班里有他的老同学,而那个老同学,又快速的组建了一个排斥他的集体,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新班级的公敌。

    男孩声泪俱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我真的有那么十恶不赦吗?到哪里都会被挤兑?”

    徐先生摇摇头:“你并没有做错事情。”

    男孩愣住了,他盯着徐先生:“你相信我吗?”

    徐先生点点头,又问‘对了,我可以讲话吗?’男孩被他的幽默逗笑:“当然,我已经说完了。”

    徐先生喝了口茶,说:“你知道自己是怎么一点点被变成众人排斥对象的吗?”

    男孩摇摇头,但表示很想知道答案,徐先生点了支烟,伸出手说:“刚才的三千只是聆听费,治疗得另外算钱,我看你是个孩子,只收五千。”

    我差点吐血,心想一个高中生怎么能拿得出八千?徐先生朝我瞄了一眼,眼神里充满着自信。

    令我震惊的是,男孩真的答应了:“可以刷卡吗?”

    徐先生急忙拿来POSS机,微笑着说当然,等男孩付完钱后,徐先生微笑着讲道:“你仔细回忆下,在刚到那个班级时,是否和同学发生过矛盾,十分细小也算。”

    男孩思考了片刻:“刚开学没几天,我冲了杯奶茶放在课桌上,正在写作业时,被一个同学给撞倒了,洒的我书上全都是,我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全班同学都看了过来,那个同学面红耳赤的向我道歉,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就原谅了他,这也算吗?你不提醒,我都快忘记了。”

    徐先生说:“这就是他们排斥你的原因。”

    男孩很惊讶!我也有些诧异,因为男孩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并没有任何不妥。

    徐先生笑了笑:“我们来做个假设,是你把奶茶杯子打倒了,那名同学惊呼一声,引来全班人的目光,你在这种情况下低头道歉,请求他的原谅,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虽然没让你难堪,却把他大度的一面体现的淋漓尽致,和你的尴尬成了鲜明对比,你心里会怎么想?”

    我脱口而出:“会恨这个同学。”

    徐先生打了个响指:“没错,那么再进一步假设,我是你的朋友,深夜打电话询问此事,你会说自己不小心碰翻了奶茶,还是那个同学故意把奶茶摆在很靠课桌边的位置,好让人碰翻,他假装再显示自己的大度?”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肯定是后者。”

    徐先生点点头:“日本有位作家芥川龙之介,曾写过部叫‘莽丛记’的作品,其中针对一件事情,不同人有不同供词,但都是在美化自己,在心理学上,这叫认知失调,也就是臆想着一个积极的自我,那么我们再大胆的假设一下,我是个很爱八卦的同学,竖日到班里,会不会和其他人讲?那些人会不会讨论这件事?开始大家会感觉尴尬,可当你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善人’观念形成后,就会肆无忌惮的去排斥你!咒骂你!”

    男孩恍然大悟,咬着牙愤愤的说:“早知道我当时就该恶狠狠的咒骂他!真是人善则被欺。”

    徐先生摇了摇头:“你应该庆幸没这么做,否则他们会认为你是个心胸狭窄,有暴力倾向的人,情况也许比现在更糟糕。”

    男孩惊愕的问:“那我岂不是没有一点办法?”

    徐先生说:“这种情况,在心理学上称黑羊效应,你知道为什么会存在这种扭曲的现象吗?”

    男孩摇摇头,徐先生解释道,在一个新的环境中,因为人与人之间不了解,所以会有怕自己的言行举止得罪对方的集体焦虑,等到一定程度后,就需要一个宣泄口,也就是黑羊。

    当黑羊成为众矢之的时,集体之间会因为它的话题而建立友谊,黑羊越来越被孤立,而这群人的友谊却越来越深厚,就算这件事情被老师(或则领导)看见,也会选择牺牲黑羊,保全集体的做法。

    所以只要成为黑羊,就注定彻彻底底是名受害者,这也是在高二(另一个新的环境)他又被孤立的原因。

    男孩沮丧的说:“那我该怎么办?难道我没有机会融入这个大集体了吗?”

    徐先生点点头:“理论上,你不可能再被接纳了,所以我建议,你立刻转校,只有黑羊消失,这个效应才会被打破。”

    男孩犹豫了下,问只有这个办法吗?徐先生坚定的看着他:“对,只有这一种办法。”

    望着男孩离开的背影,我叹了口气:“那群人真是太坏了,竟然欺负这么可怜的一个人。”

    徐先生拿起来茶杯,抿了口说:“你错了,黑羊效应,是一群好人,欺负一个好人,所以没有赢家,他们全都是情绪的木偶。”

    我问他怎么知道这个男孩能拿得出八千块钱?徐先生笑着说从衣着打扮上,不难分辨。

    他喝完茶后,说:“对于黑羊效应,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成为黑羊前,寻找一只黑羊出来,一旦成为黑羊,就要立刻离开。”

    他看了看我,微微一笑:“就是这么残忍。”

    几天后,我接到了那名男孩的电话,在他的执意要求下,他的父母终于同意转校,可他到新班级报道后,发现班级里有一个被孤立欺负的人,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私底下他问同桌:“这个人很坏吗?”

    他同桌说:“当然。”

    男孩问具体坏在哪里?他同桌白了下眼睛:“我也不太清楚,但大家都说他很坏,你看他那个样子,就不是好人嘛。”

    再后来,男孩为表示自己和那头‘黑羊’不是一伙儿的,也参与到欺负他的集体中,他最终,成为了黑羊效应的‘屠夫’

    这个故事我印象很深刻,在我们身边,总是存在一个莫名其妙被讨厌的人,而那个人,就是黑羊效应的牺牲品,你遇见过吗?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