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十一章 癌症


    我辞掉工作后,专心致志经营这家诊所,非但在论坛打广告,还在网上开了家‘心理咨询店铺’因为徐先生确有实力,很多病人慕名找来,当你让一个客户满意后,他就会介绍给朋友,朋友再介绍给朋友,这就是蛛网定律。

    时间过的很快,三年来我见识了各种形形色色的病人,也对这个群体有了新的认识。

    这天,我正在看昨天下午一位病人的卷宗,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走了进来,步伐矫健,雷厉风行。

    我抬眼看了看她,竖着马尾辫,戴副眼镜,从明亮的眼睛判断,不像是有病,她朝我伸出右手:“你好,我叫牛军花,徐先生在吗?”

    我笑着说:“他晚上才回来,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我帮她倒了杯水,示意她可以搬把椅子,坐在我的对面,牛军花照做了,并把手放在桌子上,喝了口水道:“我和他是老朋友了,以前经常合作。”

    怎么没听徐先生讲过?我问她是做什么的?牛军花哈哈大笑:“徐先生能从细微动作看透一个人,你呢?”

    我摇摇头,称自己还没到那个程度,但从她把手露在我面前的举动来看,是个可以交朋友的人。

    牛军花满意的点点头:“谢谢夸奖,我是名警察。”

    我很惊讶:“难道徐先生犯案了?”

    牛军花连忙解释:“你不要误会,因为法律对精神病人特殊处理,所以很多犯人会钻孔子。”

    我问法医没有一套成熟的鉴定方式吗?牛军花叹了口气:“上世纪中叶,美国哈佛的心理学教授罗曼夫派了九名学生,跑到当时最权威的精神病院发疯,结果全被判断患有精神病,那九名同学狠狠嘲笑了下当时的专家,教授称半个月后还会派三个学生来,让他们做好准备,你猜后来怎么了?”

    我说:“如果专家有了心理准备,应该能判断出哪个是病人吧?”

    牛军花摇了摇头:“教授并没有派学生去,专家却从三十六名真正患者里,找出了三位‘无病者’这是不是很搞笑?”

    牛军花告诉我,前几天中午,警方接到报警,西外环XX水泥厂的工人,在饮用水里下毒,毒死了十九名工友,然后用锤子砸死砸伤九人,赶到的特警开枪击中他的手臂,他丧失攻击能力后,被众人制服。

    这起恶性杀人案件像是颗巨石砸入平静的水面,被社会各界高度重视,犯人姓程,今年三十七岁,有个十五岁的儿子,上星期死于癌症,他没有掉一滴眼泪,表现的很冷漠,没想到会做出这么令人心惊的事情。

    记者采访他为什么杀人时,他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没有杀人。”

    记者很疑惑:“可你的罪行被很多人看到,狡辩是没用的。”

    犯人盯着她,一字一句重复:“我说过,我没有杀人!”

    记者拿出现场拍摄的照片,指着一个被他砸扁脑袋的人,犯人回答:“他是我杀的,但我没有杀人。”

    这算什么逻辑?我问接下来呢?牛军花回答:“法医对他进行了心理测试,被判断为妄想症。”

    我用桌上的电脑查了下水泥厂杀人事件,现场照片惨不忍睹,我狠狠捶了下桌子:“要是每个杀人犯都能以这种办法逃脱制裁,那被害者怎么瞑目?放心吧,徐先生回来后,我带他第一时间去警察局。”

    夜里八点多钟,我和徐先生找到牛军花,徐先生笑着说:“老朋友明算账,一万块不能少。”

    牛军花安排我们在审问室和犯人见面,这个中年男子皮肤黝黑,身材魁梧,怪不得能抡动大锤子,砸伤砸死九人。

    他被带着手铐,锁在狱椅上,左臂还缠着绷带,徐先生边翻看他的资料边问:“你砸死了工友,但没有杀人,对吗?”

    犯人投来感兴趣的眼神,点点头:“没错,看来我和你有共同语言。”

    徐先生笑着说:“那太荣幸了,能说说你杀他们的动机吗?”

    犯人说:“回答之前,我能向你提个问题吗?”

    徐先生说:“当然。”

    犯人问:“你知道宇宙是什么吗?”

    徐先生回答:“这并不难,最开始是一个点,因为能量充溢而发生了爆炸,形成宇宙,又有很多碎片组建成了地球。”

    犯人道:“你说的很标准,但你只是阐述了宇宙如何形成,却没说宇宙是什么。”

    徐先生被问住了,他思考片刻,道:“宇宙是很多星河系组成的空间,这应该是正确答案了吧?”

    犯人摇摇头:“宇宙是一条生命。”

    我刚喝嘴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犯人严肃的说:“正如这把椅子,这面墙壁,这幢房子,都是生命。”

    牛军花愤懑的拍了下桌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少在这里装神弄鬼。”

    徐先生把她拦住,微笑着看向犯人,说墙壁椅子都是物体,并没有生命,犯人‘嗯?’了声,又问:“那人为什么有生命呢?”

    徐先生用了最简单的论证,人会动,有思想,却被犯人立刻悖倒了:“可医院里躺着很多不会动的植物人,却仍然活着,这怎么解释?”

    徐先生换了个思路交谈,反问:“那你说,什么是生命?”

    犯人得意的回答:“是很多细胞的集合体,就拿束缚我的手铐来讲吧,它是由无数的铁细胞组建,时间久了,细胞会死掉,以表层生锈的形式离开手铐,等细胞死的差不多后,手铐就会烂在泥土里,彻底从世界上消失,那时候,它才不是生命。”

    徐先生笑了笑:“听起来很有道理。”

    犯人说:“你的智商比他们高,能理解这层。”

    徐先生说:“感谢夸奖,但这和宇宙,以及你的所作所为有什么关系?”

    犯人重新摆出副严肃的样子:“人和手铐一样,细胞组成了内脏,骨骼,血肉。城市由人组成,人相对来说成了细胞,而城市相对国家又成了细胞,国家相对地球来讲,是众多细胞中的一个。”

    徐先生眉毛向上,仰起下巴,这是感兴趣的表现,他以犯人的逻辑推理道:“地球相对于银河系来讲,也是一个细胞,而银河系相对于宇宙来讲,也是细胞,所以地球归根到底,是一个细胞,对吗?”

    犯人打了个响指:“聪明,但地球这个细胞有点特殊,它其实是宇宙的心脏。”

    越扯越远了,我看了下牛军花,她俊俏的脸上有一圈红晕,似乎很生气,但徐先生却乐此不疲的问:“为什么这样说?是宇宙告诉你的吗?”

    犯人认真的点点头:“我儿子死前,我做了个梦,有个闪闪发光的点告诉我,他是宇宙,让我再帮他一次,正如对待六千五百万年的恐龙,和两亿五千年前的单细胞生物一样。”

    徐先生表示仍然没懂,怎么又和两亿五千年的东西扯上关系了?

    犯人很得意的说:“拿恐龙来举例吧,你知道它们为什么灭绝吗?”

    徐先生回答:“因为当时有颗小星星撞击了地球,引起了一系列的恶性反应。”

    犯人神秘兮兮的说:“其实那颗小行星,是我发射的炮弹。”

    牛军花猛的站起来:“你还有完没完?照你这么说,你已经活了两亿五千年了吗?可为什么你的身份证上只显示三十七岁?我告诉你,不要企图伪装精神病来逃避制裁!我们法医有套完整的鉴定模式。”

    犯人不紧不慢的回答:“我没有否认杀掉那些人,因为这不是罪行,也没必要抗拒。”

    他盯着徐先生,继续问道:“如果你得了癌症,会怎么办?”

    徐先生回答:“化疗,或则切除手术。”

    犯人哈哈大笑:“你很明智,每个人从出生开始,都带有癌细胞,一旦它们病变,就会吞噬其他细胞,导致死亡,地球也一样,你懂了吗?”

    徐先生试探性的语气问:“你的意思是…地球得了癌症?”

    犯人眼神里充满着兴奋,身体也因为激动而颤抖:“没错!人类这个细胞,已经发生了癌变,原本人的存在是为促成某种生物链上的平衡,让地球更加健康,可这些年来,人为满足那无止境的贪婪,已经打破了这个链条!捕杀稀有动物,排放废气,使用原子弹,他们已经癌变!正如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恐龙,成为了地球上问题最大,也最应该清除的细胞!”

    犯人仰起头,半张着嘴,傻笑着说:“两亿五千年前的单细胞,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恐龙,我的任务,就是除掉这群癌细胞,你们可以不信我,但你们正在自己毁灭自己!”

    犯人开始浮躁,怕发生意外,牛军花让把他暂时带了下去,徐先生静静的坐在桌子前,看着卷宗发呆,似乎陷入了某种深思,我第一次见他这样,因为印象中这小子只在乎金钱。

    我拍了下他:“怎么?在想牛军花该付多少钱吗?”

    徐先生抬头看了看我,表情中露出从未有过的忧郁。

    他沉默了片刻,道:“我们,是不是真的发生了癌变?”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