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八章 火眼金睛


    和徐先生约定在家咖啡馆见面,他认真的把卷宗看完,两手交叉托着下巴:“单从这些资料判断,我的结论和曾经看过葛薇的医生相同,她患有严重的妄想症,已经有了暴力倾向。”

    我随手拿起一份,问:“又是保护自己?”

    徐先生点点头:“身体无法承受要面对的现实时,就会出现‘选择性’失忆,精神分裂等,这是本能。”

    徐先生仰头把咖啡喝完,站起身说:“要见到葛薇本人,我才可以做出更准确的判断,你约个时间,咱们再碰面。”

    走到门口的徐先生忽然想到什么,踅回来问:“对了,这次定金是五千,找到病因再付五千,记得和客户讲明白。”

    我很惊讶,怎么比上次贵这么多?徐先生严肃的说,因为他是徐先生,所以一定要比先前那些医生价格高!

    我联系上葛女士,确认她能接受一万块的治疗费用后,才把搭档要见她女儿的事情讲出来,约好时间地点,我通知了徐先生,他没有多讲,只是提醒我记得带上定金。

    因为之前答应过葛女士,治好了才付钱,所以这笔定金必须由我先垫出来,相当于我在徐先生身上压了赌注,赢了赚三千,输了赔五千,这对于月收入才一千多的我来讲代价可想而知。

    三天后的下午,我和徐先生见到了葛薇,她头发干枯,眼袋下垂,皮肤松弛,神色苍白憔悴,放佛四十多岁,她的妈妈浓妆艳抹,性感妖娆,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互相做了介绍后,徐先生问道:“你好,我是名催眠师,听你妈妈说,你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是不够满意吗?”

    葛薇用无神的眼睛看了下他,慢慢摇了摇头。

    徐先生继续问:“那是…”

    葛薇用种怪异的口气讲道:“因为他们不是人。”

    徐先生和我互相看了看,葛女士很尴尬,徐先生哈哈大笑:“你让我想到了孙大圣。”

    葛薇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都不会相信,孙大圣和我一样,无意中获得了这种能力,你知道花瓶理论吗?”

    徐先生‘嗯’了下:“听说过,某所大学的教授采用脑电波仪器,让一个志愿者用眼睛看花瓶,在脑子里某个地点出现了特征,教授用黑布遮住学生的眼睛,再把花瓶放在他面前,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脑子里出现了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特征。”

    葛薇点点头:“没错,人眼看到的只是假象,大脑看到的才真实。”

    我有些懵,说那为什么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瞎子?葛薇严肃的回答:“很多人已经退化了这种能力,就好像人正常憋气是两到三分钟,有几个能做到?”

    葛薇神秘兮兮的看了下周围的人:“坐在周围的,很多都不是人。”

    徐先生问:“那是什么?”

    葛薇指着旁边几个说道:“他是一头猪,他是一条狗,他是一匹狼…”

    她的怪异举动引起了周围人注意,葛女士怕闹矛盾,立刻捂住葛薇的嘴巴,我注意了下徐先生,他正用锐利的眼睛扫射着葛薇指的那些人,然后快速在本子上写了点东西。

    徐先生笑了笑:“看来我们不是在餐厅,而是动物园。”

    葛薇推开妈妈,严肃的望着他:“这一点也不好笑,我很认真。”

    徐先生摆正态度:“哦,对了,你是怎样拥有这个能力的?可以讲讲吗?”

    葛薇回忆道:“在五年前的夜里,我梦到一个金光闪闪的人,用手指轻轻弹了下我的脑袋,第二天,我在路上见到的男人,都长着动物的脑袋,开始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还去过医院,可后来我发现并非所有人都成了动物,我把自己关在屋里,思考了一周,终于明白了,自己拥有了另一双眼睛。”

    徐先生问:“你说这家餐厅里,还有些不是动物?”

    葛薇指了几个人,说那些是真正的人,徐先生连忙在本子上记了下来,又顺着她的话聊了几句后,结束了访谈。

    离开餐厅,徐先生提议把葛薇母女送到车上,途中他对葛薇的能力表现出很浓的兴趣,不停的指着周围的人,询问是什么动物,徐先生从不做无意义的事情,我知道他是在寻找线索。

    送走葛薇后,徐先生翻了翻手里的笔记,我问他知道真相了吗?徐先生笑了下:“总不能在这里讲吧?去你家怎样?”我说没问题。

    徐先生已经坐在我面前,把笔记和卷宗看了很多遍,他点了支烟,皱着眉头沉思,我拿过来笔记随手翻看,上面用规整的字体写了‘拎包男女’‘排队买饭的夫妻’‘车站扶椅里睡觉的男人’等名称,在后面还有猫,狗,猪之类的动物标注。

    联想到葛薇那套逻辑,我不禁闭上眼睛,努力去看眼前的本子,当然,我什么也没看到,不过这些精神病人的逻辑既严谨又清晰,如果意念稍微薄弱些,也许就被她给说服了。

    我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徐先生把手里的香烟捻灭,问我看出端倪没?我摇摇头,他笑着说:“凡是被葛薇看成动物的人,都有个共同点。”

    他用手指了下我,又指指自己,我恍然大悟,拿起来本子去看,果然是那样,可这又证明了什么呢?

    徐先生用手掐着眉心,长吐口气:“有没有另一双眼睛我不知道,可有一点我能肯定,这个葛薇,根本没有这种能力。”

    我哈哈大笑:“这当然,她显然是一个疯子。”

    徐先生严肃的望着我:“你错了,她不是一个疯子,而是一个天才。”

    徐先生分析道,被葛薇看成动物的人,全是男人,他开始想不通为什么,但在途中他假装接受葛薇的逻辑,询问一个坐在座椅上的男人时,葛薇说他是一条狗,而正在上车的一个男人,却被葛薇看成了是人,他这才抓住乱麻中的线头。

    我没明白,徐先生拿出手机,翻出两张照片,这是他当时快速偷拍的,候车厅的椅子上,有一个肥胖的男人双手并拢放在胸前,正在闭目养神,正在上车的男人拎了两个大包。

    徐先生问:“现在懂了吗?”

    我思衬了片刻,无奈的摇摇头,徐先生叹了口气:“你真笨,我已经提示的这么明显了。”

    他指着那个拎包的男人说:“注意看他旁边的女人,两手空空,那是他的妻子或则女朋友,因为我看到他们上车后坐在一起,并且做出了些暧昧的动作。”

    他又看向那个肥胖的男人:“我刚拍摄完,就发现一个男人帮他拿来一瓶饮料,他们两个也是情侣,这就是他们被葛薇区分成人和动物的原因。”

    我似懂非懂,问这个肥胖的男人被称为一条狗,有什么寓意吗?徐先生说:“我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按照我们平常人的直观印象,肥胖的东西应该被称为猪,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咱们都被葛薇误导了。”

    我没明白:“怎么误导?”

    徐先生说:“咱们太注意细节,以至于看错了方向,猫,狗,狼它们都有一个共有的名称…”

    我忍不住打断:“是动物?”

    徐先生冷漠的说:“不,是禽兽。”

    我表示这两个词一个意思,可徐先生却告诉我,动物是人在心平气和下客观的称呼,而禽兽是带有感情色彩的,也正是这条线索,让他确定葛薇在心里,痛恨一切不对女人照顾周到的男人,把他们比喻成禽兽!

    我激动的问:“你是说,葛薇曾经被一个男人伤过心?”

    徐先生点点头,双手抱臂,看着窗外道:“还有最后一点,我就完全想通了。”

    徐先生整理了下资料,笑着问我有没有开店的想法?我没反应过来,他说原来有个心理诊所的医生,和他一直合作,可上周那个朋友出车祸去世了,他的家人打算把店铺转出去,徐先生想让我把店铺买下来,他当主治医生,这样非但能维护老客户,还能发展新客户,以后治疗病人也有个固定场地。

    他还向我解释,催眠并没电影里那么神奇,必须要在病人意识最薄弱,或则甘心接受催眠时才能使用,而且每次催眠也要有目的,所赖以不是万金油,否则中国的精神病院全都得改成催眠院。

    那家诊所位于新区,地段比较繁华,而且徐先生说的租金并不算贵,我正好也受够了上司的气,有创业的打算,心里不禁有了动摇。

    徐先生让我今天不用答应,可以先考虑考虑,周末再做决定,然后他带着卷宗离开,说是要去找关键的钥匙。

    夜里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开店的事情,虽然现在人上网的很多,但还是感觉现实靠谱,开个店铺总比网上找客户要好,更何况还有老客户,这时电话响了,是徐先生打来的,我正打算告诉他已经考虑好了,徐先生急急忙忙的说:“快,把葛薇妈妈的电话告诉我!”

    我连忙翻出号码,用短信形式发给了他,又问他怎么了?徐先生说:“我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以后会怎么发展,我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了葛薇妈妈的电话,她吞吞吐吐,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杨…杨医生…我…我女儿她…她已经不需要治疗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