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二话 满汉全席了解一下呗(求推荐,求月票)
    拾里春风小区,白守的家中。

    就在这么一刹那间,他忽然发现坐在沙发上,身穿皮卡丘超可爱睡衣的簿璃,身后九条狐尾肆意乱舞之际,配上她满满逼格的语调,还真别说,居然有那么一丢丢的高人风范。

    白守搓了搓手:“当然想学了,你能教我什么?”

    “我这里有诸天大道三千,神通亿万卷宗,你想学什么?”簿璃慢慢地闭上双眸,双手在胸前结印,一副仙姿佚貌的神态。

    白守舔了舔嘴唇,他极为配合地虔心问道:“诸天大道,亿万神通,敢问哪一道,哪一卷,可得长生否。”

    “不能……”簿璃睁开双眸,白了他一眼。

    白守一脸的沮丧:“那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

    白守说的话好有道理,簿璃一时间无言以对。

    她想了想,忽然说道:“我这有一门仙法,虽不能长生,但很适合你。”

    “不知此法名曰?”白守眯了眯眼睛,来了兴趣。

    簿璃笑了笑,带着神秘色彩,说道:“此仙法名为妙源食经,乃妙源仙君不传之秘,她曾以此法名动神域,叱咤仙界,横扫万族,号称世间之万物,皆可一锅炖。”

    “说白了,她就是一位厨子呗?”白守翻了翻白眼,完全没了兴致。

    见白守这般表情,簿璃也略显尴尬,她清了清嗓子:“额,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哦,你就当我没说。”白守摆了摆手,扭头准备离开。

    簿璃连忙喊住他:“别介啊,这仙法极为适合你!你要试试效果先?不好可以再换一卷,总有一款是你满意的!”

    “不,你只是单纯地想贿赂我,然后让我免费给你做很多好吃的。”簿璃那点小心思,白守一眼就看出来了。

    想她堂堂九尾天狐,号称女娲座下第一仙兽,如今来到这个世界后,险些没有沦为食人的妖精。

    就算簿璃有再牛掰的仙法,如今与那些骗老头老太太的戏法又有何异?

    簿璃:“……”

    小心思被戳穿,簿璃表示很尴尬。

    “以后少看那些仙侠小说,说话文绉绉地,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好听一点你是狐族,难听一点你就是狐狸成精!”白守转身离开前,不忘挖苦簿璃,道。

    “呸,你才狐狸精呢!”

    簿璃一张秀气的脸庞,瞬间阴沉了下来,她一跃而起,出现在白守的身后,抓住他的肩膀,眸中一缕红芒乍现。

    “你学不学?”

    “不学!”面对恃强凌弱的簿璃,白守毅然表现出了格外坚定的意志。

    簿璃慢慢地张开嘴,声音带着一丝冷意:“你今天不学也得学!”

    很明显,她怒气值暂满了,大招正处于随时待命,可瞬间释放的状态。

    “嘿,我不学,我就是玩,我看你能把怎么样!”白守皮一下道。

    “咯吱!”

    当白守的话音落下后,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他的肩膀脱臼了。

    “噗通!”

    白守当即就给跪了。

    肩膀硬生生被簿璃给掰脱臼之痛,犹如断翅踢蛋之苦,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

    “仙子,手下留情,我学,我学就是了。”

    当看到簿璃把手掌落在自己另外一处肩膀时,白守瞬间怂了。

    不对,这应该叫战术性转移以及苦苦哀求大法。

    “早干嘛去了,现在想学?”但黑化边缘的簿璃,表示自己不吃这一套,并且手掌缓缓地加大了力度:“晚了。”

    白守慌了,他当即使出杀手锏,在左侧肩膀脱臼前,直接开启了大招,自我抢救道:“不晚,不晚,簿璃小仙女,满汉全席了解一下呗?”

    “咕咚。”大招不愧是大招,当它被开启的瞬间,簿璃就开始丢盔卸甲,猛地吞了口涎香,露出一副‘上天作证我被你的真诚求学’所感动的表情,说道:“我告诉你啊,我这可不是收受贿赂!是你的真诚打动了。”

    “没错,我这么真诚的一个人,肯定能打动你啊!”白守犹如小鸡啄米狂点头,同时,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簿璃学着小视频里,某个蔫坏蔫坏黑化小姐姐的样子,邪魅地一笑:“看在你这么上道…呸,你这么真诚的份上,就先饶了你,如有下次,定赐你绝育套餐一份。”

    “……”

    白守忽然感到下半身吹起一阵凉飕飕的阴风,他浑身猛地抖了一下,神色惊恐地看着簿璃,弱弱地问了一句:“你这个绝育套餐的词组,是从哪里学来的?”

    “哦,就是从DY上的狗狗小视频里学来。”簿璃将白守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拿起来,然后打开锁屏界面,指着某个黑音符号app,一脸无辜的解释道。

    白守当即白了她一眼:“以后少看那玩意,狗狗那么可爱,你们为什么总想给人家绝育啊!”

    他突然后悔让簿璃接触网络了。

    尤其是网络上的某些短视频,简直不要太害人不浅呐!

    “……”

    簿璃两只手的食指与中指相互碰了碰,她低着头,小脸之上挂着一丝红潮。

    一时口快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说出了这种话。

    洁净的脚指头,用力地抠着地板砖,恨不得抠出一个缝钻进了。

    这也太羞死小狐狸了。

    白守看了一眼耷拉着的右肩膀,阵阵痛感充斥着他的大脑,提醒着他,不要东扯西扯:“哦对了,你能先帮我把肩膀接上吗?”

    “咯吱!”

    簿璃点了点头,抬起手掌,运转体内的气机,抓住他的肩膀,轻轻地一抬,再那么一推。

    白守的肩膀就恢复如初,完全没有一丝半点的脱臼痕迹。

    “哎呦嘿,想不到你这手艺活还真不错,简直就像没脱臼过一样!”

    白守活动了一下肩膀,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以前端铁勺炒菜落下的暗疾,似乎也消失不见了。这一发现后,他惊呼出声来。

    簿璃挺了挺傲人的峰屿:“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那是!那是!”白守应和了一下,旋即,询问道:“话说,你说的那个什么经什么妙源什么食的仙法,我要怎么学?”

    “这简单啊,像这样就可以了!”簿璃微微一笑,她猛然抬起手刀,一下子劈在了白守的脑后。

    白守只感觉脑袋一阵刺痛,紧接着,晕沉沉的感觉涌了上来:“你…特么…打…我…干…”

    当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内心之中却早已经开始骂上了MMP。

    说好的什么玄学传功,双修秘法,脑内风暴教学,七十二路推拉坐神功……

    统统都是TM骗人的。

    这分明就是在趁机报复。

    “扑通!”

    白守眼睛一闭,两腿一蹬,身子一斜,倒头睡倒了沙发上。

    “睡吧,睡吧,等你睡醒来了,你可要记得给我做满汉全席的哦!”

    簿璃慢慢地低下身子,俏脸慢慢地靠近白守,诱惑红唇微微一张,在他耳根旁响起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