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二十六话 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修改版)
    与林护国这位大人物敲定下,簿璃的身份证与户籍问题后,白守第一时间内下了逐客令。

    并且,相约几天后让白守陪同簿璃,去一趟拾里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至于所需要的其他手续,林护国负责全程包办。

    而全程打酱油林伟民与张京华二人,在林护国与林音音离开后,自然也不好意思留下吃饭。

    好在林护国临走前,给林伟民留下了私人联系方式,他也算是没有白跑一趟。

    在所有人离开后,簿璃迫不及待地卸下了伪装。

    一对狐耳再次出现,身后的尾巴更是如同群魔乱舞。

    簿璃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小心脏扑通乱跳道:“白守,刚才快吓死我了!”

    “谁说不是呢,林护国那老家伙的气场,真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白守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如果不是为了你的安全以及你的未来着想,我还真强装镇定。”

    之前,面对林护国时的气场,他都是强装出来的。

    如今人走了,他自然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种高难度又尽可能不让林护国察觉到什么端疑的彪戏情景,简直不是常人所为的事情。

    簿璃甜甜的一笑,夸赞道:“嘻嘻,要么说,白守最棒了嘛!”

    “既然我这么棒,你要怎么奖励我呢?”白守抹了把鼻尖,一副骄傲无比的样子。

    簿璃看着有些臭气姿态的白守,却没有半分厌恶:“那你想要什么奖励?”

    “这我可得好好想一下!”白守挑了挑眉,陷入了沉思当中。

    就在白守思考间,簿璃慢慢地靠近,在他脸颊上轻轻地一吻。

    “吧唧!”

    旋即,簿璃一张小脸,犹如红苹果一般,羞羞答答的模样,似是被人触碰的一朵含羞草,双手捂着脸庞转身离开。

    “……”白守摸了摸脸颊上的余温,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这奖励…

    过分地香艳啊!

    ……

    灰溜溜逃回房间的簿璃,直接爬上了床榻之上。

    她抱着球球坐在墙角埋着头,脸颊滚烫的像是发了烧。

    与白守相识的这段时间,说不短但也不长,他的处处迁就,他的温柔对待,他的细心照顾,这一切的一切,居然是在一位人类身上体现出来的。

    即便是她在那个世界,也没有几个人这样对她好。

    起初,簿璃只是相信夫君姐姐的话,嗅到了白守身上留有的气味,错把他当成夫君姐姐最亲密的人,想从他身上得知夫君姐姐的下落。

    但伴随着日复一日的相处,簿璃渐渐地开始对白守产生了无比的信任。

    这或许就是夫君姐姐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我走了,如果你饿了,就顺着我留下的气味追过来,他会给予你美味的食物。’

    ‘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他会帮助你解决身份避免暴露的问题,你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很好的活下去,你可以相信他,但不要太依赖他,更不要爱上他’。

    簿璃不认为自己对白守的情感有什么问题,顶多是按照夫君姐姐的话,无条件的信任他罢了。

    但今天发生的事,白守对林护国说的那些话,以及他的一系列做法,却让簿璃心中有些动容了。

    当白守问她讨要奖励时,她就感觉脑子一热,忍不住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簿璃,你怎么可以亲吻他!”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

    “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

    “不是的,不是的,我在奖励他,没错,这只是一种奖励。”

    “我是怎么会喜欢白守呢?呵呵呵呵…”

    “为什么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他。”

    “我不会真喜欢上白守了吧?”

    “不可以,不可以,我们是没结果的,是的,我们之间是没结果的,就算我们两个结合,宝宝也会不健康的!”

    “……”

    簿璃紧紧搂着球球的手臂,又用力了几分,她红着脸颊,贝齿紧咬,不断反驳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夫君姐姐,我该怎么办?”

    “汪呜呜…”

    球球本来很享受簿璃的怀抱,但伴随着簿璃手臂不断收缩,它快要被勒到窒息,发出一道凄惨的叫声。

    “啊,球球!”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感受到球球本能的剧烈反抗,簿璃这才连忙松开双臂,将它放到了床榻上,不断地向球球道歉。

    “汪呜?”

    球球歪着头,一脸委屈的神色,望着眼前的少女,不禁有些疑惑。

    今天的小狐狸这是怎么了?

    她的这个状态,有些不对劲啊!

    “啪啪!”

    忽然,簿璃抬起双手,拍打了两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

    “???”

    夭寿啦!

    小狐狸居然有自虐倾向。

    见状,球球脚下抹了油,灰溜溜的逃出了簿璃的房间。

    “球球?”

    簿璃一脸茫然。

    ……

    “球球,你怎么出来了?簿璃呢?”

    瞧见落荒而逃的球球从侧卧房间跑出来,白守有些疑惑地看着它,问道。

    “哼唧!”

    球球头一甩,高傲地提了提后臀,摇着一介断尾,回到了自己的小别墅里。

    白守:“???”

    今天这狗子是什么态度?

    居然一点也不过来舔他的正牌主人!

    要知道在簿璃来之前,这货可愿意讨好他了呢。

    簿璃那个小狐狸一副有心事的模样也就罢了,就连他养的狗子,也已经不再舔他这个主人了。

    白守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哪里有些不对劲。

    ……

    到了晚上,白守一如既往地为簿璃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簿璃,吃饭啦!”

    他敲了敲门,说了一句话,自己就回到餐桌前。

    “???”

    白守坐在餐桌前十几分钟都过去了,也不见簿璃从卧室里面出来吃饭,换做平时,她恨不得直接破门而出。

    “你不饿吗?”

    他再次来到侧卧敲了下门。

    “……”

    簿璃依旧坐在角落,缩成了一团,埋着脑袋,也不会回应白守。

    就连肚子都表示反抗了,她仍然没有起身走出去。

    “你一会儿记得自己出来吃啊,过两天不是要重新开业吗?我要去店里一趟,把店铺里的卫生搞一下。”

    白守虽然疑惑簿璃的反常,倒也没有太过探究,小狐狸闹闹情绪的什么的,这不是很正常嘛?

    在吃过晚饭后,白守准备了一下,拿上钥匙离开了家。

    “嘎吱!”

    当白守离开后,簿璃这才打开门探出个脑袋,确定白守真的离开后,她才散乱着头发,赤着玉足走了出来。

    “咕咕…”

    簿璃舔了舔嘴唇,她快速来到餐桌前,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

    当白守再次回到家里时,卫生间里的灯没有关,门也是打开着,地板上湿漉漉的,显然是簿璃洗过澡才会变成这样的。

    “小狐狸今天这是怎么了?”

    平日里簿璃都是在洗澡结束后,坐在沙发上追网剧,但发现电视关闭,沙发上空荡荡的样子,白守不禁有些疑惑。

    但白守依旧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打扫店铺的工作很累,他洗了澡便睡下了。

    ……

    一大早,白守就听到了房门开关的声音,以及球球撒欢的叫声。

    不用想,他就知道,这是簿璃去外面遛狗了。

    以前这些事都是他自己来做,现在家里多了一个小狐狸,白守自然而然把遛狗的工作,交给了簿璃,也算是让她适应当下的生活。

    白守开始起床做早餐,伴随着早餐做完后,他进入卫生间洗漱,簿璃带着球球从外面回来了。

    “早餐给你做好了,你先吃吧!”

    正在刷牙的白守,听到卫生间的动静,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嘎吱!”

    簿璃从餐桌上拿起早餐,给白守留了一份,她带着球球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并且,锁上了房门。

    “啥情况?”

    离开卫生间,回到餐桌前,看到仅剩的一份早餐,白守皱了皱眉头,他愈发感觉簿璃不对劲了。

    “簿璃,你没事吧?”

    白守走到侧卧门前,他轻轻地敲了敲门,询问簿璃的情况,但回应他的却是一片沉默不语。

    “……”

    几天后的下午,林音音开着车过来了,簿璃乖巧地和她离开,走之前甚至和白守都没有打声照顾。

    “她到底想干嘛?”

    白守这才意识到,簿璃似乎在有意识的疏远自己,而这种疏远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尤其是他不知道簿璃疏远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在簿璃的户籍信息以及身份证办理完后,林音音又将她送了回来,而簿璃一回来,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种明知簿璃在,但却一直看不到她的日子,就这样又渡过了三四天。

    在簿璃户籍登记结束的第五天早上,白守做完早餐后,他主动来到房门前,轻轻地叩了下门,开口说道:“簿璃,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