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二十四话 有了宝宝会不健康的(修改版)
    拾里春风小区,在林伟民与张京华到来前。

    葛优躺于沙发上的白守,挂断电话后,对簿璃说道:“等下他们过来以后,你要配合我演戏!”

    “演戏?”簿璃剥了个橘子,眨了眨美眸。

    白守微微点头:“对,就是假装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好,但又不能太亲密,还有他们过来以后,你尽量不要说话,全部交给我就可以。”

    “嗯。”簿璃将橘子一瓣一瓣地放入嘴里。

    听着漫不经心的回应,白守挑了挑眉:“你就不能换个词?”

    “哦。”

    “……”

    你和谁学的这般惜字如金?

    白守慢慢地站起身,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按下了暂停键,电视上的画面瞬间定格。

    白守督促道:“不要追剧了,收拾一下,桌面上的瓜果皮。”

    “为什么你不收拾?”簿璃眨了眨美眸,反问道。

    白守眼睛一瞪,眉头一挑,脸色严厉了几分:“谁吃的谁收拾!”

    “你也有吃啊……”簿璃小声反驳道。

    因为桌面上一摊凌乱的瓜果皮里,多数是她一个人吃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她也不敢大声反驳。

    她只能小声表示对白守那句话的抗议。

    白守一只手指着她,一只手掐着腰,一双凌厉的眸子瞪着她:“还敢犟嘴,饭菜减量……”

    “不要。”簿璃撅了撅小嘴,满脸的委屈。

    白守一脸的得意:“那还不赶紧收拾?”

    “我收拾还不行嘛……”簿璃委屈的将瓜果皮,一一放入垃圾桶中。

    “嘿,这就对了嘛,小狐狸就应该乖乖听话。”瞧着簿璃乖乖听话的样子,白守脸上多出了一丝成就感:“把茶几上抹干净,顺便再把垃圾扔了楼下去的。”

    “……”

    瞧着白守蹬鼻子上脸的表情,簿璃默默地举起双手,缓缓地握紧。

    “咯吱。”

    拳头紧握间,发出了一道骨头作响声。

    白守向身后退了几步,他审视着簿璃,警告道:“你要干嘛?把拳头放下,我可告诉你,你这一拳下去,我至少要躺半个月的病床,没有我炒菜做饭,我看你怎么办!不想伙食减量,就把拳头放下!”

    “你……”簿璃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小委屈。

    像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簿璃从来都没有做过,衣食起居都有丫鬟伺候。

    “讲道理,你住在我这里,我一没收你房租,二没要你让出饭菜钱,三没把你的身份公布出去,只是让你适当的干点活,又不是在剥削你的劳动力。”

    瞧着簿璃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白守却没有怂,反而表现地格外强势。

    家庭地位这一块,他还是有必要争取一下的:“你应该对我感恩戴德才对,不要反客主知道吗?如果是在你们的那个世界,为报恩你不是应该以身相许或者做牛做马才对吗?”

    簿璃:“……”

    一言不发的她,在听到白守的这一席话后,默默地放下了拳头。

    白守说的没有错,她现在是寄人篱下。

    想想这段时间,白守对自己的一味迁就,簿璃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做的有些过分了。

    但听到白守说什么以身相许,她的耳根子刷的一下红透了。

    簿璃低着脑袋,尽量不让白守看到自己那有些泛着红晕的脸庞。

    见簿璃如此反应,白守反而更加有恃无恐道:“咳咳,想开点,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普通朋友,但必要的时候,你也应该学会擦亮眼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算是给我端茶倒水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啊!”

    “夫君姐姐说人类和狐族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以后有了宝宝会不健康的;所以,簿璃不能以身相许,这对白守是不公平的。我……我一定会努力挣钱,报答你的!”

    簿璃无处安放的小手,抓了抓衣角,低着脑袋,小脸滚烫如红苹果的她,突然拎着垃圾桶,转过身离开。

    “哐!”

    房门在一阵响亮的声音下快速关闭。

    “……”

    “她这小脑袋瓜又胡思乱想什么了?”

    瞧着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的簿璃,白守愣了一下,旋即,他挠了挠头,碎了自己一嘴。

    “呸呸呸,白守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又不是馋了她的身子,为什么要指望她的回报?”

    ——————场景切换专用分割线——————

    打开的房门,门外站着的身影,二女相拥在一起的画面。

    “两位还请进来坐,地方有点小,还请不要见怪。”

    白守匆忙起身来到家门口,招呼着林护国父女二人。

    他和林音音有过一面之缘,当然,也仅仅是见过她而已,如果不是当时的那个情况,他或许都认不出林音音来。

    但对于林护国的身份,白守却是心知肚明,毕竟,将来可能会和他们这些神秘案件局的人打交道,有必要了解一下神秘案件局的成员组成。

    白守拉了一下簿璃的小手,邀请林护国父女进来后,他故意向她使了个眼色:“簿璃还愣着干嘛,快给客人倒茶!”

    林护国连忙拒绝道:“不用,不用!”

    一旁的林伟民和张京华突然酸了。

    瞧瞧,这前后的对比态度,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白守,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林护国主要负责处理簿璃这样的神秘案件。

    所以,白守不敢让林护国察觉到簿璃的与人不同之处。

    这样一来,簿璃的处境才会更加安全。

    不过,白守不确定,林护国会不会有特殊的方法,感知到簿璃的真实身份。

    林音音好奇地打量着白守,她突然开口问道:“你是恩人姐姐的男朋友吗?”

    “不不不,我和簿璃是普通朋友。”白守连忙摇头,但身子却忍不住又向簿璃靠近了几分。

    簿璃则是紧紧地握住白守的手掌,面对林护国时,她的模样有些紧张。

    没办法林护国的身份摆在那里,她自然怕被抓走,然后……

    林音音眨了眨眸子:“真的?”

    “千真万确,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簿璃现在暂住在我这里。”白守憨憨笑道。

    “林局,想不到在这遇到您。”林伟民伸出手掌。

    林护国礼貌性握住他的手掌,挑着眉头问道:“你是?”

    “家师市局李家荣。”林伟民笑了笑。

    “原来你就是李局的那位弟子啊。”林护国恍然,但瞧见林伟民在白守的家中,他不禁有些好奇:“你们来这里莫非有什么案子发生?用不用我和音音先回避?”

    “不不不,我们是专程过来探望簿璃女士的。”林伟民连忙摇头。

    “专程?”林护国感觉到了一丝猫腻,旋即,他对白守说道:“白先生,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的吗?”

    在来之前林护国自然也是对白守做了一番调查,同样的还有簿璃。

    这个女孩子好像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似的,这让林护国难免对簿璃有所怀疑。

    但见到簿璃后,在她身上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反而像极了普通家庭的女孩子。

    这才让林护国对簿璃松懈下来,再加上簿璃是自己女儿的恩人,他现在以父亲的身份,好奇地询问。

    在一定范围内,林护国不介意帮一下忙。

    “确实有些事,林所这件事要不你告诉林局吧。”白守点了点头,他担心自己说漏了嘴,连忙这件事推给林伟民。

    他可以看得出来,林伟民是想结识林护国,不然,他也不会选择今天过来。

    这其中的猫腻,白守还是看得出来的。

    “林局,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得到白守的首肯后,林伟民还特意看了一眼簿璃,见对方没有拒绝,他开始从白守将簿璃送到所里再到一系列的猜想,全部说了出来。

    听着林伟民的讲述,林护国的表情变化不大,对于簿璃的身份,他也没有再执着下去。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黑户,以及被拐卖的女孩。

    像簿璃这种被证实了,身上的伤疤是虐待所致,再加上医院出示的失忆证明。

    很好解释了簿璃为什么没有在这个世界上频繁出现的信息问题。

    “想不到恩人姐姐还有这样的过往!”

    听到这里时,林音音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竟然会有这样的遭遇。

    林伟民:“经过我们的失踪人口调查,也确实找到了符合簿璃女士的相关信息,她的父母亲人已经不在人世,簿璃女士的身份证信息无法落户,记忆方面……”

    “爸爸,你帮帮恩人姐姐吧。”林音音晃动了一下林护国的手臂,撒娇道。

    林护国思考了一下,提议道:“如果我收簿璃为养女,她的身份证和户籍方面是不是就可以解决了?”

    “理论上是可以的。”林伟民给出了回复:“主要是看簿璃女士个人的意愿。”

    “白守……”

    簿璃看向白守,这样的结局她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但让她天天和林护国相处,这明显是在作死的路上。

    “林先生,您是认真的?”

    白守抬着头,他看着林护国,一脸的严肃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