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二十二话 堕天狐夫君子衿(修改版)
    林音音出院了,在男朋友的陪同下,离开了这所让她拥抱到父爱的地方。

    六月的天,已经燥热起来了。

    但却听不到熙熙攘攘的蝉鸣之音,需再等一些时日。

    林音音与男朋友的婚事定下来了,就在今年的十月份。

    西山景苑别墅区。

    林音音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她抿了一口茶,慢慢地盏杯:“爸爸,我和霄的恩人下落找到了吗?”

    “有消息了。”林父慢慢地端起盏杯,吹了一口气,轻抿了一口茶。

    林音音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那您和我过去当面感谢一下人家吧?”

    “霄那边不方便,他的恩人身份特殊,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至于救你上岸的那位姑娘,明日我与你一同去拜访她。”林父想了想,他放下盏杯。

    林音音点了点头:“好的,全听爸爸的。”

    在父女两个谈话间,林音音的男朋友孙霄从厨房里端着果盘走了过来。

    他将果盘放在茶几之上,拿了一块牙签叉着的苹果块,放到了林音音的嘴边:“音音吃水果,爸您也来点。”

    做完这一举动后,他没有忘记将果盘向林父那边推了推。

    林音音挽着他的手臂,将他按坐在自己的身旁:“霄,快坐。”

    “咳咳……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吃了一波狗粮的林父轻咳嗽了几声。

    孙霄笑了笑:“爸,瞧您说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音音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都是孙霄在旁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经历过跳江殉情一事后,孙霄成熟很多,也变得更加稳重了,对于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他变得更为看重。

    “霄,亲家那边联系好了吗?什么时候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猝不及防被女婿与女儿喂了波狗粮的林父,陷入了尴尬之境;于是,他开始转移话题道。

    孙霄:“爸,我妈说他们不搬过来了,怕影响到我和音音的二人世界。”

    “既然亲家有自己的主意,那就依她吧,你们成婚后,记得多去看望她,她一个女人把你拉扯这么大,是时候该享福了。”女婿都这么说了,林父也不好再说什么。

    孙霄脸上洋溢着阳光灿烂的微笑:“明白,我和音音会孝顺您和我母亲的!”

    林父:“有这份心就够了。”

    林音音开口询问道:“爸,妈那……”

    毕竟,那是她的亲生母亲,即使她没有做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但依旧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在得知父亲与母亲因为她,走上了离婚这条路,她作为女儿心里还是有一些难受。

    “不要再提她了,如果不是她,你也不会遭此劫难!”林父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站起身向外走去:“爸爸还要事需要去处理,你们就不要等我吃饭了。”

    “爸……”

    林音音看得出来,父亲的心意已决,即使她再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定。

    虽然,这一切都是母亲自己造成的。

    对于林音音的生母,孙霄是半点好感没有,因为他与林音音走上跳江殉情的绝路,都是那个不配做母亲的女人给逼的。

    ……

    “林局,有消息了,是夫君子衿救了您女婿,至于您女儿那也可能是她留下的一缕气机。”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

    挂断电话后,林父地目光眺望远方。

    ……

    位于寺院市外,尼陀江以北的江屿上,一所关押神秘的大牢——龙泉狱。

    龙泉狱的围墙与建筑内,都融合了一种特殊的金属物质,而这种金属物质拥有削弱神秘的力量。

    龙泉狱是华国最大的神秘大牢,但凡能被关押在这里的神秘,都是以现有力量无法杀死的存在。

    黑色轿车驶入龙泉狱的范围内,很快就有驻扎在这里的士兵走向前。

    “您好,请您出示证件。”士兵站在副驾驶窗前,敬了一个军礼。

    后排座椅的窗户,慢慢地落了下来。士兵的目光看了过去,见到里面坐着的人后,身子板挺的笔直:“原来是林局啊!”

    “通知杜典狱,我要见堕天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音音的父亲,林护国。

    这名士兵正步走回控制台:“好的,请您先前往接待室。”

    他在说完这句话后,控制着滑扇门慢慢地打开,并且,在第一时间拨通电话给杜典狱长。

    黑色轿车驶入龙泉狱,停靠在了接待室大楼的停车位。

    林护国从车里下来,走进接待室等候杜典狱长。

    很快,一位身穿中山装男人在一名卫兵的陪同下,来到了接待室面见林护国。

    他一看到林护国就激动地走上前,握住对方的手:“林局,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杜典狱长我这次来有正事,你带我去见堕天狐!”林护国开门见山道。

    杜典狱长一时间有些为难了:“这……”

    林护国突然造访,又直言找堕天狐。

    他一时间摸不清,堕天狐那个煞星是不是又偷偷逃出去制造杀戮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他这顶乌纱帽保不住不说,多半还要严厉的惩罚。

    “放心吧,她没有出去制造杀戮,我这次来是有些事情向她了解一下!”林护国似乎看出了他的担忧,直接了当的说道。

    杜典狱长松了一口气,陪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这就带您去见她。”

    说完他带着林护国来到龙泉狱的中心,在那个位置,有一座人间仙境般的桃园小院,院子外面开满了各种奇特的花植与树木。

    “堕天狐,有人来看你了。”杜典狱长站在院子外面喊了一声,旋即,他转过身对林护国做了个请的手势:“林局,堕天狐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

    “麻烦你了。”林护国客套了一句。

    杜典狱长哈笑回应着:“应该的,应该的。”

    林护国深吸了口气,他慢慢地走到院门前,轻轻地一叩,门缓缓地自动打开。

    他一步迈了进入,院子里依旧栽种中许多奇珍物种,一条曲径延伸的青石小路上,一位身穿红色束腰幻纱长裙,头顶一对银色狐耳,额头一朵业火莲花印记,身后九条银色狐尾的女子,正提着水露花洒,低着身子打理着院中的花植。

    这女子有着精致的五官,一对淡金色的眸子,嘴角弧度呈现出几分邪魅笑意,当她听到阵阵脚步声传来时,她方才缓缓地抬起头。

    伸出芊芊玉手,恰巧半遮住下巴。

    看着雅兴别致的女子,林护国却是剑眉轻挑,一对星目之中闪烁着一丝光泽:“堕天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局这是来兴师问罪了?”这女子看着来人,她却是盈盈一笑,倾城之姿下,却有一股冰冻三尺之寒。

    林护国态度依旧强硬:“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不妨猜一猜!”女子依旧面带一丝微笑,只见她抬手间,身后飞来一个躺椅。

    她身子向后一仰,裙摆摇曳间露出那双白净皎洁的美腿。

    林护国咬了咬牙:“堕天狐,你到底想干什么?”

    “猜不出来?”女子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你这娃娃比如宋老头,可无趣的很呢……”

    林护国:“……”

    “林局,你若是没事就离开这里吧,别耽误我打理花圃。”

    “……”

    林护国最终失去了耐性,他直接喊出了对方的真名:“夫君子衿!你有什么要求直说,我林某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

    “许我离开这里!”夫君子衿那张妩媚的脸庞上,渐渐地流露出一丝寒意。

    林护国:“不可能!你再换一个要求吧。”

    “林局,你是知道的,这里关不住我。”夫君子衿骤然站起身,她声音瞬间冰冷了几分,她神色严肃,身上也多了几分杀伐之气。

    她想走,龙泉狱自然困不住她。

    整个华国也没有地方可以困住她,但唯独那份契约着实让她毫无办法。

    林护国摇了摇头:“这是规定!你换一个要求吧。”

    “那我可得好好想想,毕竟救林局女儿与女婿的性命这种事不常有……”夫君子衿重新坐回躺椅之上,翘着二郎美腿,轻轻摇曳。

    “……”

    亲口听到夫君子衿承认后,林护国反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另有神秘盯上他的女儿就好。

    至于龙泉狱无法困住夫君子衿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但她与老头子的契约却是另外一回事。

    夫君子衿口中的许她离开,自然是想解除契约。

    因为有契约在,夫君子衿不能制造太多的杀戮。

    而契约一但解除,整个华国将会成为她的腹中食。

    要说夫君子衿救了他的女婿孙霄,以及在他女儿体内留下气机,间接又救了林音音,不存在任何目的,林护国是一万个不相信。

    对于夫君子衿越是了解,他愈发感到对方无论是实力还是计策之上的恐怖之处。

    “夫君子衿,祸不及妻女,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