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十四话 坦白原谅你,抗拒打屁股(修改版)
    白守忽然感觉身后一阵冷风吹过,激起了他全身的鸡皮疙瘩。

    眼前这一脸人畜无害的簿璃,居然有过这么可怕的想法。

    果然,还是把她上交给国家才是最安全的。

    “你等会!”白守瞬间感觉饥饿感消失了,他目光凌厉神色严肃道:“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啊嘞,我刚才有说什么嘛!”簿璃摸了摸球球的脑袋,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的模样,企图萌混过关:“没有吧?嗯,一定是你幻听了!”

    不要给我装傻啊喂!

    白守内心中发出一声咆哮,声色俱厉道:“说!快说!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坦白原谅你,抗拒打屁股!”当白守把这句话说出来以后,他发现自己应该是打不过簿璃的,于是又改口成:“坦白原谅你,抗拒没饭吃!”

    “嘤嘤嘤嘤……”一听到白守要断她美味的食物,簿璃立即撅起小嘴,脸上满是委屈:“我说就是了嘛,干嘛动不动就不许我吃饭啊!”

    白守绷着张脸:“说!”

    “那时候夫君姐姐走了,我当时很伤心,后来你救了我,我嗅到了你身上有夫君姐姐的气味,但再次见到你时,气味消失了,我再次心灰意冷;在深夜之时,我心底生出了一个念头,想趁着你在熟睡中时把你给吃掉,至于为什么,你别问,我也说不清楚!”

    簿璃紧紧地抱着球球,她的目光不敢直视白守,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明显轻细了很多。

    当时白守就感觉奇怪,以球球的短小四肢是怎么爬上他的床,更别说是舔他,当听到簿璃的说法后,他恍然道:“所以……那天晚上并不是球球爬上了我的床。”

    “嗯。”簿璃点了点头。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白守问道:“那你当时为什么又没有把我吃掉呢?”

    “你把我当成了球球时,正好也把我给点醒了,一想到你做菜那么好吃,如果把你吃了,我就再也吃不到了,所以,当时也是犹豫了好久呢!”

    簿璃微微一笑,那张脸庞尽显倾城倾国之姿,

    “……”

    白守本以为她是因为自己长得帅气逼人,从而使她芳心暗许,结果却是这般原由……

    他仍然不死心,企图从簿璃嘴里听到他所期待的话;于是,再次开口问:“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原因。”

    “没有吧?”簿璃蹙了蹙柳眉,想了片刻。

    白守感觉什么东西瞬间碎掉了,他连忙转移话题道:“那你吃过人类?”

    “没有,夫君姐姐说不可以伤害人类,也不可以吃人类。”簿璃臻首轻摇,神色十分确定的回答道。

    闻言,白守当即心里松了口气,这个回答他还是很满意的:“可以和我说说,你和你夫君姐姐之间的故事吗?还有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的意思是指,你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和夫君姐认识的时间不长,只有短短几天的时间,那时候我被一阵奇怪的风卷入了黑色空间,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这个世界了。”

    “而我睁开第一眼的时候,看到的人就是夫君姐姐,她和我一样都是九尾狐族,只不过不是来自同一世界。”

    “夫君姐姐说,我和她都回不到自己的世界了,只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下去。但身为九尾狐族的我,却成了这个世界人类口中的神秘。”

    “夫君姐姐还说,一对环足金铃只要带在身上,我不主动暴露耳朵和尾巴,人类就无法查出我的真实身份;并且,告知我看到任何陌生的东西,都不可以恐慌,假装自己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就算心里有再多的疑惑,也不能问别人……”

    “在遇到你之前,夫君姐姐是对我最好的人,但她留下了一句话,就不见了。”

    簿璃酝酿了一下,她开始回顾自己与夫君的相遇,以及夫君对她的百般叮嘱和处事方法。

    听到这里,大部分的疑惑白守也能明白过来,为什么簿璃不会使用淋浴喷头,为什么她看到电视以及各种家电会有惊讶的表情,为什么她对警察和救助站以及医生们的惜字如金。

    当一切明了后,白守也恍然了,对于簿璃的夫君姐姐,他还是相当好奇,当即直言问道:“她留了一句什么话?”

    “她说:她走了,如果我饿了,就顺着她留下的气味追过去就可以,会有人让我吃到美味的食物,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更不用担心身份会暴露的问题,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很好的活下去。”

    球球慢慢地站起身,在簿璃怀中找了一个更舒适的位置,又重新趴下身子。

    簿璃没有任何的抗拒,反而更加亲昵抚摸着球球身上的毛发。

    她说起夫君姐姐留下的这句话时,神色格外认真,甚至,更多的是对夫君的信任。

    白守张了张嘴,他虽然感觉有些酸溜溜的,但没有嫉妒簿璃这个夫君姐姐的意思,再说了他也不会去妒忌一个女孩子不是?

    “然后,我救了你,你嗅到了我身上有你夫君姐姐的气味?”

    毕竟,他和人家不是一个层次。

    更何况,白守对簿璃的感情,并不是爱慕,更倾向于妹妹这样的家人与朋友之间微妙的情感。

    簿璃臻首轻点:“是的,一开始我以为夫君姐姐和你关系亲密,但结果很明显并不是,你不认识夫君姐姐,更不会知道她的下落。”

    “……”

    白守顿时沉默了。

    他能感觉到簿璃的夫君姐姐,绝不是一个简单的狐族。

    她不但策划他和簿璃的相遇,还预料到了相遇后会发生的车祸,甚至就连白守会出手救簿璃的事情,似乎也在她的计划之中。

    不然,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簿璃会嗅着气味追过来的事情了。

    白守越是这样推测,他越觉得一系列的事情,竟是这般的细思极恐。

    对于这位夫君姐姐,白守的心里只剩下恐惧,一种犹如棋子被人随意拿捏的感觉,是非常令人感到不舒服的。

    白守尽量平复内心的恐惧,脑海中不断切换着画面,最后浮现出簿璃事出反常的那一幕:“对了,你昨天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变成……变成……”

    话说到这里,他就没再细说下去。

    因为那时候的簿璃,对他的内心也留下了一丝阴影。

    “不知道,那种情况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好饿好饿,好想吃东西,尤其是闻起来香香的东西。”

    簿璃摇了摇头,仔细回顾昨天的一幕又一幕,她也是很迷惑。

    白守:“额……”

    难道是因过于饥饿导致的缘故?

    白守不禁在内心里猜测道。

    “白守身上的气味就很香!”簿璃眼里再次亮起一丝光泽,她舔了舔嘴唇。

    看她那个模样,白守突然跳了起来,躲到椅子后面:“你不会改变主意想吃我吧?”

    “不会的,我们九尾狐族本来就不吃人类;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感觉自己变得好奇怪!”

    簿璃斩钉截铁,挺了挺胸脯,峰峦如浪涛,一波三晃。

    但很快她的脸色又沉了下来,把心底的困惑也一并说了出来。

    白守精神抖擞:“怎么奇怪法?”

    他发现自己快要抓住影响神秘玄妙之处的尾巴。

    “我体内的气机在不断消散,总想咬一口那些可以从身上飘出香香气味的人类,好像吃了他们,就可以补充体内消散气机。”

    簿璃想了想,给出了一个接近答案的回答:“一但气机彻底消散,我也会死去。”

    “……”

    这就是柳羽那货说的好人论?

    好人的身上会散发一种独特气味,刺激着那些闯入或误入这个世界的所有神秘?

    白守突然感觉当个好人突然不香了。

    当好人等于移动伙食,不知道哪一天就被那些意志不坚定的神秘,一口吃掉了。

    对簿璃这货纯属意外,她只知道吃。

    不过,白守却突然感觉自己值得庆幸,遇见的神秘是簿璃,心中感慨道:“还好,遇见的是你。”

    如果换做是别的神秘,没准就把他给吃掉了不说。

    果然,铁憨憨般的簿璃好应付,他可以做菜满足她的需求,不用担心哪一天会被肉偿。

    “嘻嘻,安心吧,我是不会吃白守的,虽然真的很想咬你一口。”簿璃莞尔一笑,模样带有几分俏皮。

    “……”

    所以,你还是想咬我啊!

    白守扶了扶额,脑瓜子嗡嗡的。

    看来他以后需要掰正簿璃的三观问题,让她从此不再有想吃掉自己的邪念,以免日后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凄惨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