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十三话 这不是你咬我的理由!
    “白守,白守,白守!!!”

    “咋啦?”

    “你好了没?”

    “快了!”

    “你再不好,我就要死了!”

    “……”

    簿璃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峰峦倾斜间,压在了球球的头顶上。

    她看着厨房的方向,发出了阵阵抗议。

    身在厨房心在簿营的白守,在听到她的这话后,顿时,老脸一阵通红。

    拜托不要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啊喂!他擦了一下额头上汗珠,内心深处发出了一声咆哮。

    “噗呲噗呲!”

    很快白守就静下心来,将排骨倒入高温中的油锅后,响起了一阵阵热油烧灼肉质的美妙声。

    待排骨被炸至金黄色捞出锅沥干,再放入熬制好的糖汁之中翻炒均匀。

    最后盛入摆好的盘中,放上几朵胡萝卜雕成的花苞,撒上彩色椒小段点缀,糖醋排骨也就齐活了。

    紧接着,白守将地瓜滚刀切块,倒入最佳油温中,炸至金黄捞出锅沥干,再放入熬制好的糖色之中翻炒均匀,倒入盘中冷却后,糖丝渐渐成型,撒上白色芝麻点缀。

    熬制糖醋排骨的糖汁时,加入比例刚好的水、白醋、糖、少量上色的番茄酱以及促进糖汁吸收必不可少的芡汁,想要排骨颜色炸至金黄,外面需包裹少量的淀粉,这样做出来的糖醋排骨,其颜色偏橘黄泛点红。

    而拔丝地瓜的糖色略有些不同,糖色熬制需要用冰糖搭配着菜用上色的橙汁(做菜专用的橙汁上色非常好,酸味偏淡)。

    熬制糖色时火候不宜太大,也不可以太小,必须要把握好控火时机,不然,很容易把糖色熬黑这个时候糖色会发苦涩味(说白就是糊了)。

    ……

    “白守,白守,白守!”

    “你再等一下!”

    “你到底好没好啊!”

    “这就好了!”

    “可是……可是!!!”

    “哪里又那么多可是!给我等着!”

    “……”

    听着客厅外面玩累的簿璃不断催促,白守却依旧心如止水,将全部精力放在做菜上,由于簿璃的饭量比较大,他必须要做够六个人的饭菜量,才能保证自己能吃上几口饭,甚至是可以吃饱。

    “白守……”

    “又咋得了!”

    “肚子……好饿……”

    “嘶…麻烦你先把嘴撒开,再和我好好说话!”炒菜中的白守,忽然感觉肩膀一阵疼痛,用余光瞄了一眼,只见簿璃张开嘴巴咬住了肩膀,他当即腾出一只手,在她白净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簿璃吃痛地双手捂住额头,俏脸上写满了委屈二字:“啊啊啊啊!我快要饿死啦!”

    “我知道,但这不是你咬我的理由!”白守扫了眼肩膀上犹如手表般的环状牙印,既生气又感觉好笑,好在簿璃根本没想真正的咬他。

    不然,这一口下去,绝对能把白守肩膀上的肉肉全部咬掉。

    簿璃嘟着小嘴,抵抗着来自人肉的诱惑:“可是……你肉香……”

    “忍一下,菜肴马上就做好!”看着她脸上因为忍耐而流露出的丝丝痛楚表情,白守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簿璃:“……”

    白守转过身看着九尾狐与少女形态结合下的簿璃,他笑如春风道:“今晚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拔丝地瓜还有昨天你偷吃光的摇滚烤鸡,再等五分钟就可以了。”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闻言后,簿璃眼中闪烁着小星星,微微张开嘴巴,舔了舔红唇,嘴角慢慢地溢出一抹涎香,在听到白守的这句话后,她猛地吞咽,喉咙间发出阵阵响声:“吸溜吸溜!”

    “咦!!!”白守看到簿璃嘴角的涎香,滴落在自己的肩膀上;并且,开始慢慢地浸湿了,他神色陡然严肃起来,挥舞着勺子,命令道:“都粘到我身上了,赶紧把你的口水擦干净,老老实实坐到餐桌前去!”

    “略…”

    簿璃眨了眨灵动的美眸,将嘴角上的那一抹涎香,在白守雪白色的T恤上蹭了好几下,直到嘴角看不到一滴后,她顺手抱起闻香而来的球球,对着白守吐了吐舌头,然后乖乖地扭头走向餐桌。

    白守:“……”

    啊!这该死的俏皮模样,简直要把老夫的玻璃心都融化了。

    ……

    “这是球球的…”

    白守从盘中夹了块烤鸡腿,低下身子,放在球球的餐盘上。

    “咕咕!”

    簿璃眼中充满了羡慕之色,她舔了舔嘴唇,肚子不争气的抗议着。

    “这也是球球的!”

    白守又夹了一大块排骨,放到了球球的餐盘里。

    簿璃眨了眨美眸,目光之中闪烁着期待之色:“我的呢,我的呢!”

    “这些都是你的!”

    白守指了指餐桌上的所有菜肴,露出阳光般灿烂的微笑。

    “耶!白守最好了!”

    簿璃欢呼一声,将菜肴一一拉到自己的身边,探出玉手抓向摇滚烤鸡的肉块,那般模样像极饿毛了的小狐狸。

    “……”

    看到簿璃如此模样,白守幻想瞬间破裂,她哪里还有初见时的端庄典雅,他连忙喝止道:“不能用手抓啊!不然要筷子有何用?保持你该有的优雅啊喂!”

    “为了救回那个人类的命,我把好不容易炼化的一缕气机渡给了她,趁我还没有被饿死,请不要打断我吃东西!”

    “再打断我吃东西,我真跟你急啦!”

    簿璃眼中闪过一丝红芒,一副生怕白守抢夺的护食模样,她一边往嘴里放着饭菜,一边警告白守。

    “……”

    当看到簿璃的发色开始改变,再见到她眼中闪过的那一丝红芒,白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啊!”

    “终于活过来了!”

    簿璃挺着大肚子躺靠在椅子上,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但下一秒,她被撑起的肚子很快又瘪了下去,犹如是被放光气体的球。

    白守:“……”

    你……好歹给我留口汤嘛!

    他本以为做够六个人的量,就足够他们两个人吃的了,直到白守眼睁睁看着餐桌上的饭菜,逐一被消灭干净,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严重错判了簿璃的饭量。

    “当初没有吃掉你,果然是我有生以来最正确的选择!”

    感受到菜肴不断被炼化成气机,以及味蕾上残留的美味口感,簿璃兴奋之余,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呜呼,不然……我哪里能吃到这么多美味的菜肴!”

    “!!!!”

    坐在椅子上的白守,在听到她这两句话后,一脸的懵逼他,瞬间眼中闪过一丝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