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八话 我裤子都穿上了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拾里春风小区前的公路上,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引擎炸裂声扬长而去,骚红色超跑化作红色光束,消失在了夜幕当中,只留下一抹鲜艳夺目的车尾灯。

    “食神大人有啥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也好让老弟乐呵乐呵……”

    一家私菜坊内,三个小菜,一箱啤酒,拆迁大户柳羽上来就闷了一口,咧了咧嘴,一副八卦脸。

    白守横了他一眼:“没有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能找你了?”

    “不是……食神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吓得老弟上膛的枪都没来得及上缴子弹,把刚交的小女友丢在榻上,自己一路火急火燎的炸街而来,你给老弟就整这么个玩意?”

    柳羽翻了翻白眼,嘴里一口老痰硬是上上下下吐不出来,不痛快的脸庞像极了便秘。

    白守:“……”

    呵,你丫是在变相虐狗吗?

    还是炫耀你个狗大户换女友如衣服的速度?

    白守酸酸的说道:“那行吧,你现在回去,没准还能续上……”

    柳羽:“……”

    神TM的还能续上!

    我裤子都穿上了,你就给我整这一套?

    柳羽愈发感觉自己的这位发小,气人的本事见涨!

    嗯。

    关键,这货说话还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这着实有些哔了狗。

    下一秒,白守端着酒杯,一副严厉老父亲的姿态:“不是我批评你,以后少霍霍人家小姑娘!”

    话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

    毕竟,腰肾是人家的。

    而自己却还没有找到用武之地。

    “这话说的!什么叫霍霍!你老难道没听过累死的牛……呸呸呸,让你搞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柳羽瞪了他两眼:“兄弟我这是为爱插刀!”

    听到这里,白守嘴里的一口酒水没喷出来:“呵,早晚死在肚皮上!”

    敢情这货明白这个道理啊!

    但就是不改!

    “呸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柳羽碎了嘴,很快他的神色严肃起来:“说真的,你真没事?”

    有事!

    事情老大了,但白守却不能和他坦然,几分真几分假:“还别说,有事!”

    “说来听听……”被白守这么一说,柳羽的好奇心瞬间勾了起来。

    白守咧了咧嘴:“我记得你曾说过家里有亲戚在神秘案件局当差,这事是不是真的?”

    “咋地,你遇上神秘了?”柳羽眼前一亮,一句戳中靶心。

    芜湖!

    一下子就让你给猜中了!

    你丫不愧是咱们那一届的老蒙神了!

    “你觉得可能吗?”白守无法安放的小手,摩擦着酒杯:“这不是前两天大半夜被神秘案件局里的领导请过去喝茶了嘛。”

    柳羽:“……”

    “我当是什么事呢,这不是很正常吗?咱们市里百余位拥有好人资质的,都被请去喝茶了,一点也不稀奇!”大失所望的柳羽,本以为能听到点振奋人心的消息,结果,竟然只是这种事。

    白守当初把拆迁款捐了一半出去,就连自己开的那家守缘饭馆也经常出现不收菜钱的事情发生。

    周边的孤寡老人或者环卫工人,甚至有些人一时落难,在他店里都可以免费用餐。

    所以,他被神秘案件局请去喝茶这件事,柳羽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妥。

    “正常吗?这很不正常好吧!”白守大眼瞪小眼:“你是关系户,自然知道喝茶是因为什么,但我这种平头百姓哪里清楚,不知道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呢!”

    “你把心放肚里吧,没事!”柳羽挥了挥手,筷子夹着菜就往嘴边放:“之所以请过去,是因为某些领导想从你们这些拥有好人资质的群众里寻找合适的人才好招入局里!”

    说到这里,他神色带有一丝期待的看着白守,问道:“话说回来了,当时局里给出的四个选项,你选的是什么?”

    “D。”白守没有隐瞒,道。

    柳羽:“???”

    “不愧是你!”柳羽寻思了一下,这完全符合白守的个性:“据我所知,还没有人选D!不过,这也无关紧要,只要不是选A和B就可以了。”

    白守追问道:“往细里说说!”

    “选A,有极大的概率会被神秘盯上。而选B,就可以入职神秘案件局了。至于另外两种选项的人,则是存在着不定因素,属于局里不考虑在内的。”

    “说到选项问题,就离不开神秘了!近几年内,国内频频出现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而这种现象被统称为神秘。这是民间的说法,对也不对,只能说不算全面。”

    “神秘之所以被称为神秘,是因为他们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或者说他们拥有超能力,而正是这种破坏平衡的力量,所以他们拥具备‘神’的资格,覆灭一个国家也不再是嘴上说说。至于秘,则是国家不想让居民了解真相,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按照小说的思想,神秘是来自异世界或异空间的生物,拥有好人资质的人,将会成为他们提升力量的捷径。同时,好人资质的人,也可以杀死神秘,至于怎么杀,那就不得而知了,属于机密。”

    白守静静地聆听,柳羽把自己知道的也没有隐瞒,毕竟,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在那,又不是什么机密;所以,他没有任何保留。

    “所以,我一点事也没有?”

    “也不能这么说,不排除你会神秘盯上的可能性。”柳羽说道:“不过呢,你若真被神秘盯上了,现在应该被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白守:“……”

    呵,兄弟还真被神秘盯上了。

    家里就有一个美得不像话的狐妖妹子呢!

    白守:“你说神秘有不吃人的吗?”

    “这个……还真有!”柳羽想了想:“前些日子,就有个收留流浪猫狗的家伙,碰上了一只猫型神秘,两者相处了好几个月,他都没有被吃掉。”

    说到这里,柳羽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那个人,最后还是被神秘给吃了;至于是不是那人收养的神秘所为,就不得而已了。

    察觉到白守对这种事的关注度后,柳羽感觉自己的发小,有什么事隐瞒在隐瞒自己:“不是,你怎么对神秘这上心呢?”

    白守:“有吗?”

    “没有吗?”柳羽反将一军。

    白守:“……”

    “你不会真被神秘给盯上了吧?”柳羽问道。

    白守:“……”

    “你想多了,如果我被神秘盯上了,明年你就得给我上坟了!”

    话音落下后,白守的心里却不是滋味。

    因为他真怕明年的自己,变成深埋土里的已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