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七话 当少女变成狐妖
    在本能反应下,白守猛然抬起放在地面上的手臂,横在自己的身前,缓缓地闭上双眸,等待着自己最后的命运。

    就是这一动作下,白守的手指却勾到环足金铃的红绳,在猛的晃动之下,清脆中带着一丝空灵的铃声,犹如天外仙音袅袅响起。

    “叮叮当当……”

    向着白守咬来的簿璃,在这阵铃声响起时,犹如木人般戛然而止,仿佛时间被按下了暂停键。

    “……”

    感受到身上各处没有任何疼痛感,白守这才慢慢地睁开眼睛。

    “嘶……”

    簿璃张着嘴巴吐出一口清气,刹那间的目光如炬过后,她那张俏脸之上,渐渐地浮现痛苦之色。

    一阵抓狂后,在血色眸子变得浑浊前,她转身冲向厨房。

    “咣当。”

    厨房之中传来一阵翻找东西的声音。

    “……”

    白守在片刻愣神下,握紧环足金铃,低下身快速捡起被簿璃拍飞的手机,悄然走到厨房门口好奇的探了一眼。

    “唔唔……”

    正巧看到狼吞虎咽撕咬烤鸡的簿璃,正向他投来余光,那般模样像极了护食中的球球。

    “呼……”

    白守脸色苍白,神色难看,他深吸一口气,匆忙转身离开家,来到小区广场,确定簿璃没有追过来,这才一屁股瘫坐长椅上。

    嘴唇微微打颤,手指也有些抖动,坐在长椅上的白守,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

    对于簿璃他从来都没有过任何怀疑或者其他的想法,但如今想来,簿璃整个人的上上下下全部都是破绽。

    就拿与簿璃的初见来说,她居然嗅着气味找上他家这件事,就足以说明簿璃的奇怪之处。

    只不过,那时候白守根本没有往神秘那个方面去想。

    直至如今,事发东墙。

    白守这才明白过来,簿璃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一位神秘。

    “怎么办…怎么办…”

    想到这里,白守整个人陷入恐慌之中;恐惧在他的内心深处不断蔓延开来,每每回忆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以及簿璃想咬自己的样子,他就感到背脊发冷一阵后怕。

    神秘在国内频频出现的事情屡见不鲜,所以,神秘案件局对外宣传的也很是到位。

    像他们出版的山海秘闻中,就存在无数关于神秘的记载,其中有一则,书中是这样写的: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能食人,食者不蛊。

    呈白毛狐者,乃王者仁智则至;修人身,而食五谷,其慧如童,习文通达,腹饥月满,其性兽显也;得子身功就,造化人间福泽临。

    很明显,簿璃就是这秘闻中所写的九尾狐神秘。

    至于这段记载是何意思,白守并不知晓,但怎么想也不会什么好事。

    “对了,神秘案件局领导的私人号码!”白守忽然想到,神秘案件局领导给他留下的私人号码。

    于是,白守连忙翻找手机中记录的那串号码,并且,拨通了出去。

    “嘟嘟嘟……”

    短暂的拨通提示音过后,对方终于接通了电话。

    “喂……”

    白守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正当他准备开口时,电话的那道却传来了一段对话。

    “队长,这个神秘要怎么处置?”

    “杀了!”

    冰冷无情的声音,犹如一盆冰凉的冷水,瞬间浇在白守的脑袋上,让他精神抖擞,看待事物逐渐清晰,思想也在这一刻变得不再麻木。

    白守的内心深处,在这一刻有了分歧,自我保护意识与不忍杀害无辜独立生命体的念想,发动了一场脑内风暴。

    “砰!”

    在这场脑内风暴进入最疯狂的时刻,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闷声刺响,在响动之下,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倾斜倒地。

    也正是这声响动,宛若惊雷轰然落在白守的心底,本该疯狂的脑内风暴,瞬间黯然失色。

    “呼呼…”

    当尘埃落定后,对方缓缓地将手机放在耳旁问道:“喂,哪位?喂?可以听到吗?有事吗?”

    “抱歉,打错了。”白守猛地吞咽下唾液,在犹豫了片刻,嘴唇微颤间说完这句话,瞬间挂断了电话。

    对方一脸茫然地看着来电显示的未知号码。

    “???”

    ……

    白守的本意是准备寻求神秘案件局的帮助,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保护,但听到他们在处置神秘方式后,他却打消了这个念头。

    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好人。

    在自己性命没有受到伤害前,他不能就这样直接宣判簿璃的死亡。

    这对簿璃不公平。

    身化九尾狐妖,是为神秘这不假!

    但这不是簿璃的错,她没有像书籍中与山海秘闻中所描述的一样,见人食之。

    初见簿璃现身化作神秘九尾狐妖,白守固然是心有余悸,恐慌不安。

    但若让他亲手或者借他人之手,判定簿璃的罪责,剥夺她的性命,白守做不到了。

    只不过在这件事情上,让白守内心慌乱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要该如何面对,甚至有些无法接受簿璃是神秘的事实。

    在这种不知所措的情况下,白守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兄弟,或许与他谈谈,可能会找到相对应的方法;于是,他打开手机给对方拨了过去。

    “哟,这不是食神大人嘛,怎么想起来给小弟打电话了?怕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吧?啧啧,我说呢,敢情是太阳公公忙里偷闲提前下班了啊!”

    有些阴阳怪气的话语,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

    “别废话,来小区门口接我!”白守板着张脸,音色有些严厉。

    “嚯,看样子食神大人的心情不太好啊,您老等会哈,这就过去。”

    “……”

    看着通话结束后,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白守有些沉重的心思,愣是消减了几分。

    约莫三十分钟左右,小区外的公路上,响起一阵刺耳的炸街声,白守挑了挑眉,目光看向灯光呼啸而来的一辆骚红超跑,心里却是一股暖流。

    这货就不能低调吗?大半夜的开着超跑出来炸街,不怕大爷大妈扔鞋板子?

    帅气漂移外加一个漂亮的甩尾,缓缓升起的车门里面,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庞,只见他拍了拍副驾驶的座椅,挂着有些欠揍的笑容。

    “哟,食神大人,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