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 > 第二话 好像…没有了(修改版)
    当浑身湿透的白守回到家,关上房门后;很快,一道黑色的影子蹿了出来。

    “球球!”

    看到蹿出来的身影,白守咧咧嘴,露出一抹笑容;他缓缓地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

    球球是一只断尾八哥犬,它的毛发呈淡金色,摸起来非常柔顺,还有十分结实的肉感,别看它个头不小,体重却已经达到了11公斤,严重超标成年犬的门槛。

    球球舔了舔舌头,似乎很是享受白守的抚摸;片刻后,它跑向门前,挠了几下门。

    “球球,外面下着雨呢,今天就不出去撒欢了。”白守一把将它抱起来,走到客厅的狗窝前,将它放了进去:“等明天转晴了,再带你出去,乖乖听话。”

    球球哼呜一声,脸上流露出一丝沮丧,它乖巧地趴在自己的小别墅里,没有发出叫声以表抗议。

    白守走到卧室拿了一套换洗衣服,来到卫生间打开浴霸灯光瞬间照亮整个房间,他顺手关上门。

    水声哗啦啦的响起,蒸汽顺着抽烟机飘去管道;伴随着水声停止,白守吹干头发从里面走出来。

    他来到厨房切了些姜丝,打开气灶准备熬着姜汤;春雨不同于其他时节,如果不在意的话,很容易感冒发烧,喝些姜汤去去寒意最好不过了。

    “唔……活过来了!”

    加少许砂糖的一碗姜汤入肚后,白守感觉浑身暖和和的,因为淋雨带来的寒意,在这一刻也消除了大半。

    白守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球球,打开电视播放着最新上映的电影。

    窗外豆子大小的急雨似箭,其声如珠落玉盘格外清脆。

    当感到腹中略显饥饿时,白守将球球放在一旁,起身走进厨房;系上围裙煮上米饭,手持菜刀,一阵切菜响起。

    打开排风点燃气灶,左手持锅,右手握勺,锅干起油,放入少许辣椒与麻椒,待香味飘出,放入切好的五花肉,不断翻炒直到肉色金黄。

    倒入少许辣香酱,勾上适量的郫县豆瓣与味精,放入切好的蒜苗,继续翻炒直至蒜苗与五花肉呈色均匀;再将锅中菜品再倒入盘中,一份家庭版的轻微麻辣回锅肉出炉。

    “还不错!”

    白守嗅了嗅回锅肉的香味,再看了一眼色泽颇为满意;清洗锅底烧干,倒入豆油起热,将切好的豆腐丁中加入一枚鸡蛋慢慢搅拌均匀。

    油温烧热倒入搅拌均匀的豆腐丁,轻轻翻炒避免豆腐碎掉,待豆腐丁呈四面焦黄;放入泡椒段与猪肉沫,适量的精盐、味精、黄豆酱、蚝油汁以及两勺清水;当豆腐吸收汤汁,直至粘稠或少量汤汁,再倒入盘中撒上香葱。

    一盘微辣可口的泡椒豆腐丁就这样做好了。

    紧接着,白守再次洗清锅底,放入清水加适量干紫菜,加入精盐、味精、鸡精,待水开后倒入淀粉水,直至粘稠后,再倒入搅拌均匀的鸡蛋,打成漂亮的蛋花。

    端锅倒入碗中,爬上香葱,点上香油,紫菜蛋花汤呈现在眼前。

    “再做个汤,两菜一汤,齐活了!”

    看着眼前的三份菜品,白守闻着淡淡的清香,他颇为满意。

    “汪汪!”

    这时,厨房外传来球球的叫声,平日里很少叫唤的它,出奇地扒着门,一阵阵的叫着。

    “咋了球球?”

    疑惑间,白守走出厨房来到走廊处,看着小家伙急切地扒着门,他就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

    透过猫眼向外扫了几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后,白守慢慢地打开房门,探出头正巧与抬起头的少女目光对上,她眼中闪过一丝敌意。

    “……”

    这不是他之前救的那个少女吗?

    她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隔壁家的亲戚?

    就在白守疑惑间,球球跑了出去,并蹿到了少女的怀里。

    “球球,快回来!”

    见状,白守连忙呼喊,可那小家伙仿佛没听见似的,反而舔了舔少女的脸颊,惹得少女露出一展笑颜。

    “汪汪!”

    球球欢腾地叫了两声,似乎是在邀请少女来家中用餐,那姿态不要太讨好。

    “……”

    紧接着,白守就看到球球投向自己的眼神撇了一下,一头扎进少女的峰峦下,典型就一见色忘主的货。

    “你是隔壁邻居家的亲戚吗?他们家好像出去旅游了,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呢,你有他家的房门钥匙吗?还是说你忘记带钥匙了?”

    白守露出自我感觉和善的微笑,他在围裙上抹了抹沾上油渍的双手,热心地问道。

    “……”

    少女身上湿漉漉的,但她却给人一种鲜有的仙灵气息,眉眼间透漏着一丝灵气,且不说再搭配这一身的装扮。

    “夫君。”不知道是球球挑逗的缘故,还是感受到吴起的善意,少女最终还是开了口。

    “夫君?”

    白守愣了下,这是什么称呼?难道是汉服文化圈子里对男朋友的专业术语不成?

    看样子,这少女中毒不浅呐!

    白守顺着她的称呼,猜测道:“原来你是隔壁邻居的女朋友啊!”

    少女抱着球球,一对柳眉微微蹙起,她摇了摇头:“你…身上有…夫君姐姐的气味。”

    男朋友是个啥?

    她不懂,但也不敢问,夫君姐姐说了,要假装什么都懂!

    眼前这个身上有夫君姐姐气味的男人,一定是和夫君姐姐有关系,或许他知道夫君姐姐的下落。

    “???”

    什么玩意?

    这年头女孩子还有叫夫君的?

    这到底是多不会起名才叫这个个名字啊!

    不对,我身上怎么会有女孩子的气味呢?

    我自己怎么闻不出来?

    白守楞了下神,旋即,他一边解释一边反问道:“我的朋友里没有叫夫君的女孩,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身上的气味,就是夫君姐姐的,这绝对不会错!我是嗅着夫君姐姐的气味,才找到这里的。”少女一脸的认真。

    “……”

    你……

    是属狗的吗?

    还嗅着气味找过来?

    白守一时之间忍不住在心里吐糟道。

    白守深吸了口气,但少女流露出来的神情,不像是在拿他寻开心的样子:“那现在我身上还有你夫君姐姐的气味吗?”

    少女眨了眨眸子,她向着白守靠近几步,在他身上嗅了几下。

    “好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