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医判 > 022 银子必须找


    肖长军一副替叶文初和叶家着想的表情。

    “你不要给叶家惹麻烦。”

    “乖乖把钱拿出来,就当捐衙门,也算是善事了。”肖长军无所谓笑着,“至于我好死还是赖死,四小姐您也管不着。”

    “因为,我死不了!”

    自有人保他不死。

    大家听着,先是气愤继而是沉默,肖长军说的话是有道理的。

    鲁志杰在会客厅说的话,就是让叶家摆平这个事。

    众人都去看叶文初,她一直没有开口,静静立着,听肖长军说话,直到他说完。

    四小姐会放弃吧?

    毕竟年纪小,军中的事她不懂。叶家再有钱,可到底无权,一旦遇到大事,唯一能做的就是拿钱消灾。

    被人宰割了,也只能大事化小,求个太平。

    “你不会死吗?”叶文初终于开口了。

    肖长军点头,自信满满:“是!”

    “你太得意忘形了?你有破伤风,这个病除了云顶山两位大夫,天下无人能治好。”

    叶文初戳了戳肖长军裸着的胳膊:“你,死定了。”

    气息都凝固了,肖长军脸上所有的表情定格住了。

    “想去云顶山求医吗?”

    “求我。我可以帮你特例。”

    叶文初坐下来,扬眉看着他。

    肖长军周身冰凉,结结巴巴地道:“求您?”

    “昨晚,刘将军拜托我写信去清溪谷。”叶文初道。

    肖长军扑通跪坐在地上。

    连刘兆平都求四小姐走后门?

    那他真的死定了,什么将军、权势和钱财都没有用,他……他要死了。

    肖长军想完这些,抬头望着叶文初,带着哭腔问道:“四小姐,你也没有听懂我的话,我就算把银子所在之地告诉你了,你也拿不到。”

    叶文初道:“你敢说,我当然就有本事拿。”

    叶涛要站起来,叶松压着他的胳膊,让他不要动。

    老太爷要查的是参与偷盗的管事,并非说找到银子,叶文初自作主张要去找钱,他们这个侄女,可真是狂妄又愚蠢。

    “好,四小姐有胆色。但有句话要说好,我告诉您了银子在军营什么地方,您就能将我引荐给闻玉?”肖长军问道。

    “我能保证你不会死于破伤风。”叶文初对他道。

    肖长军盯着她,想从她眼睛看到哪怕一丝丝的狂妄,可是没有。

    四小姐很从容且坦荡,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她。

    “好,我告诉您。”肖长军说着,爬起来站在叶文初的身边,用只有他们两人的声音,说了一句。

    叶文初微微颔首,一点都没有惊讶。

    肖长军却很惊讶,叶文初居然没有怀疑他说的真假。

    叶文初当然怀疑,但会有人帮她验证的。

    在十几双诧异的目光中起身,叶文初抚了抚裙摆对叶俊道:“爹,您认识军营?”

    叶俊点头:“认、认识。”

    “马玲,带你去军营找银子。”叶文初笑着邀请马玲。

    马玲看着叶文初,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要去,可是看着叶文初她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

    “各位等我好消息。”

    叶文初往外走,一屋子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毛很远喊道:“四小姐,富平军是不许闲杂人进去,你去太危险了。”

    “多谢提醒。”叶文初出门,她当然知道去军营很冒险,也知道这件事最低成本,是找到肖长军,然后叶家直接给衙门十万两。

    省时省力皆大欢喜。

    可是,只要十万两拿出去,叶氏就再也不能翻身了。

    她不知道叶氏以前是什么样的,但她以后不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被人压制。

    看着叶文初离开的背影,众人神色各异。

    刘东志道:“找银子太难了,四小姐如此做太危险了。”

    “快去告诉老太爷,别酿了大祸。

    “大老爷,拦不拦?”一位管事问叶松。

    叶松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她眼里可没有我这大伯,我没有本事拦得住。”

    “嗐!我、我去回禀老太爷。”管事拍完大腿,火急火燎去叶府。

    肖长军呆愣地坐在椅子上,就听到叶涛指着他骂道:“蠢货,她有去无回,你既得罪了人最后还是个死。”

    肖长军喃喃地道:“刘、刘将军不还有求于四小姐,应该不会杀她吧?”

    “求不求,你认为刘兆平在乎吗?”

    肖长军傻了。

    八角挽着马玲的胳膊,跟着叶文初后面。

    叶文初正和一位乘凉的大婶说话:“两刻钟后,城外富平军营发鸡蛋,大婶记得去领。”

    “发鸡蛋,为什么?”大婶问。

    “将军可能有喜事吧,我倒不知。总归有免费鸡蛋,不亏。”

    大婶连连点头:“有便宜不占是傻子。”

    “大婶聪明。”叶文初道。

    马玲想问为什么,可叶文初拐了一条街,停在卖鸡蛋的大伯面前,细交代了几句。

    “两刻钟后,你去富平军营外找我,你的鸡蛋有多少带多少,若你亲朋好友也有,一起拿来。”

    “还有这好事,成,我这就回去拿鸡蛋,保证准时到。”

    马玲追问着叶文初:“叶四小姐为什么要去领鸡蛋?”

    “您刚才在摊子上写得信是给谁的?”

    叶俊帮叶文初送信去了。

    能送信给谁呢?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叶四小姐才回从化啊。

    她看不懂叶四小姐行事。

    “一会儿就知道了。”叶文初对马玲道,“倒是你,事情至此,你还不和我说实话吗?”

    马玲想跑,却不料叶文初搭住了她的手腕。

    马玲的手臂顿时酥软提不起来。

    马玲心里哀嚎,道:“其实我们前天就找到了刁三,他、他全部招了,银子确实在军营。”

    “原来如此,你们昨天去叶府,不过是做做样子走个过场。”叶文初道。

    “难怪,胡捕头一番筛选就非常肯定,嫌疑人是这四位,合着你们有人证。”八角道,“你们也太狡诈了。”

    马玲苦哈哈地指着自己的胳膊。

    “抱歉,不小心捏错了穴位。”叶文初道。

    马玲:“……”

    捏错了穴位?叶四小姐我怎么觉得您诓我呢?

    走了一路,马玲被叶文初“搀着”,她几次劝着:“其实小人去没有用,叶四小姐您神通广大,一个人足够了。”

    “我一个人不行,还是需要你帮忙。”叶文初笑着道,“你喊人回去报个信。”

    马玲做梦都没想到,她会被叶四小姐挟持。

    她半路抓了个人,让他去县衙报信:“告诉鲁大人,说叶四小姐热情地带我去军营了。”

    叶四小姐太坏了,知道县衙避嫌,却偏要抓着她一起,让县衙撇不干净。

    块头大身形壮的马玲,被身形纤瘦娇滴滴的叶四小姐拉着,直奔了富平军的大营。

    军营就在城外打马坡,一共驻扎六千人,其他富平军六万七千人分散在整个广东南路。

    军营设门,四名护卫把守。

    “站住!”守门的兵士冲着她们呵斥道,“军营重地,闲杂莫入!”

    叶文初上前去,略颔首,道:“民女叶氏,找富平将军有要事商议,二位如此回复,将军必定会接见我们。”

    “叶氏?”兵士打量着叶文初,视线透着深意和猥琐,“等着!”

    兵士正要去,叶文初就看到门内大步出来一人,穿着军装,人高马大眉心一颗断眉痣,蒜头鼻唇瓣丰厚皮肤黝黑。

    看到她他招呼道:“叶四小姐来军营有事?”

    来人是刘兆平左副,名叫徐锐,昨晚在抱月斋见过了。

    “是他。”马玲假装咳嗽,提醒叶文初,“主谋之一。”

    还有一位是右副将,名叫王彪。

    叶文初扬眉,能在这里碰见,当然不会是巧合,只可能是徐锐已经知道肖长军招供的事。

    富平军果然与众不同,挖地道来头库银已经很迂回客气了。

    应该直接抢。

    “徐大人。”叶文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