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神医在现代娱乐圈秀翻了 > 第184章,故意
    “你们说的这都是什么啊?我一点儿也不明白!”

    张家成咬死不曾任,一时之间倒是显得陆氏夫妻俩一直不肯放过他似的。

    恰好这时又有其他人过来,陆鸣和徐薇彼此对视一眼,到底是陆鸣伸手拉过妻子,冷冷地看了张家成一眼。

    “你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要是兮兮没能把人治好,耽误了功夫,肯定跟你拖不了关系!”

    “凭什么?”

    张家成见状瞪大眼,语气有些不甘愿,“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你们要是随便扯到我头上,那可就过分了。”

    “既然不想被扯到,那你就老老实实的旁观最好。”陆令宜从旁边陡然插嘴,便是连陆鸣和徐薇都没注意到,一时之间夫妻俩不由回过头来怔怔看他,“令宜?”

    “爸妈你们先休息会儿,这里交给我吧。”陆令宜如此说着,人竟是直接就坐到了张家成身旁,目光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我就在这里陪着张总,也好免得张总再被误会,对不对?”

    张家成见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也敢跟自己叫板了,当下气的不行。

    但偏生陆令宜个子比他高不少,这一站,还真就气势不低,搞得张家成被这一家子轮番搞,弄得心态很不好,但让他走他又不甘心,最后只能留下,脸色很不好看。

    陆令宜见他果然老实了不少,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但也没在去挑衅他。

    且不说重症监护室外面的情况,只说里面的。

    陆婉兮将床帘拉死,刚打开锦盒,又觉得这样不太保险,但毕竟这边情况简陋,她只能朝在这重症监护室里的护士打了个招呼,“麻烦你帮我看着这边,别让别人过来打扰我。”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陆婉兮目光却别有他意的看了一眼坐在那边的张家助手。

    护士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仅仅是医生和助手的单纯关系,处于对陆婉兮一个小姑娘的怜爱,她到底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等张家助手反应过来陆婉兮那话代指自己的时候,才拉开的床帘已经又拉死了。

    “……不是,陆小大夫你这是几个意思?我难道还能闯进去不成?”

    张家助手越想越憋屈,忍不住就走到病床旁边跟陆婉兮理论,然而不等他走近,护士已经拦了过来。

    目光很是戒备的看着他,“这位先生,麻烦你安静一些。“

    “……所以你跟我就没别的话了吗?”助手简直被护士给搞得无语了,“我除了安静一些,就不能说话了?”

    护士也很是无奈地看着他,“先生,这里是重症监护室,您一直大声喧哗很容易影响别的病人休息的,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跟医院领导反映了。”

    “……”张家助手瞪眼,跟她彼此对峙了好一会儿,才不得不败下阵来,老老实实在旁边等候。

    因为这么一出,接下来陆婉兮在床帘内施针时,几乎没人打扰。

    她这一施针就是两个小时过去。

    一直到张家助手觉得时间有点太长了,忍不住过来询问,陆婉兮这才把银针一一收起。

    恰好这时旁边护士推着小车从旁边路过,不小心带起一片床帘,里面的景象一下子被张家助手发现,他见那病人浑身上下扎满了银针,立马惊得跳了起来。

    “陆婉兮!你这是在干什么?”

    因为着急,他干脆直接喊了陆婉兮的名字,但所幸有护士几次提醒,导致他这次音量没敢太大,只够陆婉兮勉强听清楚的。

    陆婉兮一抬头,正好跟他视线对上。

    发觉自己的施针被人察觉了,陆婉兮也不慌,只是眼底闪过一丝不悦,手下动作仍旧稳如泰山,直到将所有银针收起来都放到锦盒内才重新为病人盖好被子,一把拽开床帘,冷冷地看向张家助手。

    “我是不是说过不准打扰我诊治的过程?”

    张家助手一懵,“什么?我哪里打扰你了!”

    他说完才顺着陆婉兮的目光看向床帘,才蓦地回过神来,赶忙解释道:“你可别误会,刚才不是我拉开的床帘,是护士推车子的时候不小心带到的!”

    陆婉兮双手抱臂,语气极为冷淡,“哦。是吗?”

    摆明了不相信他。

    张家派来的助手不由觉得头有些微微炸裂。

    最后他不得不站起身来,拖着椅子朝门口的方向又走了走,语气带着几分恼怒,“我距离你远一些这样总行了吧?这要是再被弄开可不是我的问题!”

    陆婉兮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微微挑眉,到底是没再说什么,转身拉死床帘继续去忙了。

    而张家助手随着她人影再次消失在床帘内,总算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应该现在抓住机会就谴责她的吗?

    明明是违规使用针灸,结果她竟然还好意思反过来找自己的不是?

    不过助手想到陆婉兮方才平静却不容小觑的目光,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是不敢再凑过去触霉头了。

    算了,要不然就等她弄完再说!到时候她更没处抵赖。

    于是助手就这么守着陆婉兮一直把银针都收好,抱着锦盒出来,他才冲上去压低声音质问道:“说好要你自己医治,可你怎么擅自动用银针?这种手段可没说能用!”

    “但也没说不能用。”陆婉兮静静地望着他,目光像是关爱儿童似的,“大概你们张总请你来的时候没跟你说清楚吧?我最擅长的便是银针点穴治病,你要是有什么异议,大可以去找你们张总汇报。”

    助手闻言一愣,有些傻眼地看着她。

    陆婉兮见状便又好心地继续提醒他,“不过我觉得这大概率是不能够的,因为你们张总当时也提出不允许我用银针。”

    “……可我们分明是赌的西医治疗手段!”

    “但是张家和陆家也卖中药材,莫非你歧视我们自己老祖宗传来的中医?”

    一开始陆婉兮的语气还算温和,但说到后面歧视的时候,她的态度明显变得冷冽起来,且还带着隐隐的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