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 第六百一十七章:敌至
    轰隆隆。

    西艳国在那巨大的轰鸣声下疯狂颤动。

    百姓们惊惧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着西边城外飘向天际的火光,他们如何能不惊慌?

    素予女皇已经来到了空中,那狭长的美目冷冽如冰山。

    她此刻正凝望着远方,那片大漠上有着一座巨大的深坑,而在上方正有几道身影,气息涌动,震动苍穹。

    有四个人,而且皆为天人!

    这些人忽然来此,莫非也是为了那残卷?

    可那个将残卷交予她的人早已身死,这些人又是怎么知道残卷在她手中的?

    素予女皇右手一招,只见得王城之中散发出一道荧光,将整座西艳国都给笼罩了住,她飞向了那个方位,要去一探究竟。

    这些人降临于此绝非偶然,定是有些原因,她还是要有心理准备。

    王城内。

    夏小蛮与秋白鹭也是有所察觉。

    夏小蛮沉声道:“八成是冲着残卷来的。”

    闻言,秋白鹭疑惑问道:“那些人怎会知道残卷所在?”

    莫非素予女皇说了谎,这消息其实早就流传出去了?

    可能性不小。

    夏小蛮说道:“我们要去帮忙,残卷不能落到别人手里。”

    “其实...残卷已经在我手里了。”秋白鹭无奈一笑。

    听得此话,夏小蛮也是一怔:“在你手里?”

    秋白鹭解释道:“第一天,女皇便将残卷拿了出来,我便收下了。”

    “她倒是放心...”

    “女皇乃是位好游戏之人,若我想强行带走残卷,这于她而言也算是一场游戏。”

    夏小蛮听了后却是小声嘀咕:“你倒是挺熟悉她。”

    她的碎碎念自然是被秋白鹭听到了,她的笑意装满了眼睛,像是被星辰点缀的夜空,令人魂牵梦萦。

    “吃醋了?”

    “我...不是。”

    “刚刚那个问题你还没给我答案。”

    想起先前的对话,夏小蛮脸上一红。

    轰!

    这一回传来的动静更大,连覆盖西艳国的结界都被震动,而夏小蛮也趁机开口。

    “之、之后再说吧,我们先去看看,这时候抛下人家跑掉可不合咱们傲天宗弟子的身份。”

    见状,秋白鹭也是笑道:“那就之后再说。”

    两人飞向西艳国外。

    若是那素予女皇需要帮忙,她们有必要帮上一帮。

    在秋白鹭看来,这位女皇不仅帮了她的忙,还如此轻易地将残卷交给了她,这是一份人情,需要还的。

    再则,若是能借此与西艳国结交,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且看看对手是何身份。

    此刻在西艳国外的大漠之上,素予女皇正在孤身一人与四位天人作战,她受了伤,只是交手没多久便受了伤。

    素予女皇乃是渡过一次天元劫的合道天人,实力颇为不俗,可敌人之中却个个都是这个层次的存在,甚至有一位渡过两次天元劫的强者。

    素予女皇凝视着那执剑的黑袍老者,她冷声开口。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黑袍老者漠然道:“西艳国女皇,将残卷交出来,我等或许可以放你与你身后的西艳国一条生路。”

    素予女皇喝道:“残卷不在吾手中!”

    听得此话,一位中年男子冷笑:“在你手中的乃是残卷,而我等也有,彼此之间有着联系,你如何能瞒得过我等?”

    原来如此。

    素予女皇这才知道对方为何会如此笃定残卷在她西艳国,于是她再次开口。

    “那残卷的确之前在吾手中,可现在已是交于其他人。”

    闻言,那黑袍老者便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劳烦女皇让我搜魂。”

    素予女皇美目一眯,斥道:“搜魂?你们当真是欺人太甚!你们究竟是何人?”

    让人搜魂无异于将性命交于对方之手,而这个选择更是无比耻辱,她如何能够答应过?

    这些人的态度如此不可一世,浑然不将她与西艳国放在眼里。

    彼此之间有着实力差距不假,但她同为天人,自然也有身为天人的傲气,怎可能答应让对方搜魂?

    一位女子淡声道:“我等来自至圣天宫!”

    浩元洲圣地,至圣天宫!

    素予女皇瞳孔微缩,万万没想到对方是这等身份。

    从遥远的浩元洲赶到青洲来就为了那残卷,可想而知残卷对他们意义重大。

    如今众所周知,瑶池仙境遭难和佛门破灭,至圣天宫乃是真正的主谋,圣地的字眼如今在人看来是何等的荒谬。

    黑袍老者缓缓摇头:“看来是多说无益。”

    四位天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意尤为清晰,素予女皇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两道身影从远处赶来,正是夏小蛮与秋白鹭。

    夏小蛮冷声开口:“至圣天宫的人不在浩元洲待着,现在管到我们青洲来了?”

    她二人来此,素予女皇也是感到讶异,她不禁传音而去。

    “残卷已在你们手中,何不离去?”

    秋白鹭回应:“女皇是可结交之人,而至圣天宫同样是我傲天宗之敌,我二人愿意相助与女皇。”

    “可以你们如今的实力...”

    “我二人自然有手段应付,女皇大可不必担忧。”

    见她态度自信又坚定,素予女皇便也不再多说,有两个帮手自然是好的,她一个人实在是无法应付至圣天宫的四人。

    黑袍老者注视着那位蒙着眼纱的白衣女子,他从后者的身上感受到了清晰凌厉的剑意。

    “你便是傲天宗的夏小蛮吧。”

    夏小蛮淡声道:“不错。”

    黑袍老者眼中有着淡淡的杀意,道:“听闻你已悟得剑域,我倒要向你讨教讨教。”

    一位合道天人对一位人道领域的剑修说出“讨教”二字,实在是颇具讽刺之意。

    只不过夏小蛮并未在意,她已跻身天罡极境,确实有着与天人一战的能力。

    可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却相当危险,绝非一般天人可比。

    素予女皇传音道:“此人已渡过两重天元劫,还是由吾来对付吧。”

    两边的境界差距太大,素予女皇不认为夏小蛮有能给与之一战的能力。

    然而夏小蛮却说道:“他是剑修,还是交给我吧。”

    素予女皇还想劝阻,但秋白鹭却是说道:“相信她吧。”

    夏小蛮浑身剑意缭绕,刹那间犹如神剑出鞘,令得那黑袍老者手中的佩剑为之颤栗。

    黑袍老者眼中杀意愈加浓郁,他执剑喝道:“妄想跨越天堑,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

    夏小蛮剑指一并,漠然开口。

    “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