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谪芳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愣头
    黑衣人冰冷眼眸扫了仨,质疑问道:“难道我还能有命?”

    “你都成了神后了,能没命?”颜娧调侃着慌张抱着玺印之人。

    人全在这也不担心他跑,就算真跑了,适逢锦江大潮能上哪去?

    “我?”黑衣人一脸错愕。

    他怎就成了神后?

    “你方才不是对着掌印之人喊神后,现在是誰拿着自然是谁。”颜娧一派无辜地大眼扇扇。

    两人此番往来,听得相汯心里有了几分顾忌。

    神国灭世多年,神后至今不知所踪,肇宁帝也成了庶人关押东越至死,再怎么辉煌鼎盛的过往也不过云烟。

    相家为保子孙不再重蹈海贼之路而主动臣服,只为固守织云岛,求得一份后世安宁。

    接掌家主后应对了诸多接踵而来的问题,方知晓原来相家造船厂,竟随着神后一夕间沉入织云岛海域消失无踪,不管水性再好的船员们,如何深潜也没能找到半点痕迹,恰似从未存在于织云岛。

    至此相家仅能年年耗费重金努力勤修养护船只,以确保家族世代船只不匮,因此当小妹儿抛出重建船队入运河不符成本时,他心有戚戚焉啊!

    年幼的相芙也开始忧心相家是否能延续,进而四处奔波寻找冶铁术,期望能冶炼出能承受船只龙骨的卡榫。

    神后再现一事,在两人口语间如此稀松平常,小妹儿来自北方,难道也知晓在东越盛传之事?

    相家所需如今全系在颜娧身上,怎可能对神后一事全无念想?

    黑衣人颤颤捧着玺印不敢动弹,手下如何成为干扁尸身仍记忆犹新,捧着受诅咒之物,不知何时损命,心里如何湛然?

    想也没想地将白轩玉也塞到黑衣人手中,承昀弯下腰戏谑问道:“这两个物件全在你手里了?你是神王?神后?”

    黑衣人嘴角莫名地抽了抽:……

    “如果拿了这东西就能成为你口中的人物,这个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颜娧话毕不忘语重心长的慎重颔首。

    “快!我要看你怎么变?变给我看一个。”相汯暂撇心中忧思,又挂回那玩世不恭的浅笑,跟着蹲在黑衣人面前。

    惊恐过后,面上全是被嘲笑后的愠色。

    三人包夹得黑衣人心里全是扼腕,物件全在手上又如何?

    能跑得了?

    “如若这世道能拿个物件就能成为天选之人,你那主子怎不自个儿来取?傻得叫你来?”承昀将物件归回锦袋塞到相汯手中,力道大得差点栽跟斗

    “你要当哪个?”见黑衣人迟迟不语,颜娧眼底狡黠笑意不减,意味深长道,“想来你以为里头有些什么,哄着相家主打开,好让你以为的东西索了相家主命?”

    黑衣人因被准确臆测心思而局促不安,不敢迎视询问目光的撇头。

    “敢领着人来此地,想来也是知道要找的是什么。”承昀擒住闪躲的下颌,瞳眸里异色乍现,低沉清雅的嗓音缓缓问道:“你的主子要这些物件作甚?”

    黑衣人眸光瞬间涣散,口中喃喃细语似乎有所抵抗,在他次次声声寻诱下,四肢终于放弃了抵御无力下垂。

    “奕王想取得神国玺,希望能够开启皇陵密室取得肇宁帝陪葬品,多年来苦寻不得,奕王在一次周折,辗转得知神国玺封藏在雨田城,因此数度遣人打探藏于何处。

    梁王得知相家正在寻找冶炼之法,也清楚相家目前困境,亦是辗转得知白轩玉能够开启织云岛造船浮岛,为能取得白轩玉进而控制相家而派人哄骗梁同知血祭机关楼阁。

    此次潜入两王安排的人手,只是奕王麾下暗卫一位死于城东楼阁,两位死在城北楼阁,我们已事先处理好部份尸首,打算佯装潜入失败,未曾想棋差一着取得的两个物件都在家主手上了。”

    相汯没来得及消化完面前施展魅术的吃惊,又皆收了大量讯息,不由得啧啧说道:“这是黑吃黑啊!”

    承昀纳回内息丢下贼人,不知深意的浅笑瞅着相汯道:“想来相家在梁王眼里还有点利用价值。”

    “海船快被我霍霍光了都……”相汯不可置信的端详,与家主令牌有相同雕琢的白轩玉,半晌都没瞧出这块白玉有何用处,一察觉不小心泄漏了真实状况,连忙捂着嘴讪讪笑着导回正题道,“想不到两个王爷都是穿着衣冠的禽兽。”

    一脚踢远黑衣人,在旁警戒的戍卫立即向前,将受魅术而昏迷之人捆绑送狱,颜娧负手于后,瞟着相汯手中的白玉令牌,不冷不热问道:“看了半天可有看出来怎么用?”

    “刻划的铭文有点熟悉,好像...嘶...织云岛的佛正寺....可是又缺了一角。”相汯不肯定是否真瞧出些门路,心里也纳闷得紧。

    凡胎肉眼看不出来,她还能看不出来?

    “给。”颜娧一声轻叹息由腰际取出相家徽印递上。

    “嗯?”不是说不还了?相汯没反应过来。

    “试完得还,就最海贼起家也得信守承诺。”颜娧慎重提醒着。

    相汯:……

    都被涮了一天了,天都快亮了还没打算放过他?

    心里边咕哝,手里没忘继续拼凑。

    哒——

    手底传来玉器结合的清脆的结合声,叫他讶然的抬眼回望两口子,双手没忍住颤抖地捧上令牌,低声问道:“居然能拼起来?”

    “所以?到底看清了没?”颜娧瞧着那不淡定的作态,不禁努力抿住笑意。

    这话题醒了相汯,立即又借着火光想看清玉佩,岂料紧密结合后不仅寺庙模样消失,连自家徽印上的纹刻也全然消失,展现出截然不同地图案。

    他这个家主之位是不是当到头了?手中令牌任他如何施力也无法分开,似乎本就浑然一体……

    看着面有难色的相汯,承昀纳闷问道:“认不清?”

    相汯嘴角抽了抽,尴尬说道:“解不开……”

    两口子交换了个神色,也是讶然得不知该说么。

    这状况再再说明想摆脱相汯这愣头青还得需要些时日吶!

    接二连三自个儿送上门的物件,仍与神国旧物脱不了干系……

    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