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斗罗开始当太子 > 第47章收网会议


 
    千钰泽仔细了一下,这几个新功能都比较有用,不过商城、任务以及雇佣模块这三个功能暂时都没有开放,大概得等宝儿回来再说了。
    而没有宝儿的帮助,自己也没办法吸收魂环拉去伙伴,可以说现在对他来讲这更新之后和更新之前一点区别都没有,四个新功能全用不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躺在你面前对你抛着媚眼,可当你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只是一个幻象,实际上啥也没有!
    “艹,还不如不看呢,这下子估计都得睡不着觉了!”
    千钰泽挠了挠头,越来越好奇这些新功能的效果,然而就是看不到,简直心态豹炸!
    但不管怎么说,再急也没什么用,还是先看看别的吧。
    话说回来,自从来到了这边之后诺娃就一直没有消息,到底是去哪了?
    想到这,千钰泽调出了控制台,准备看看诺娃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嗯?这是......”
    -------------------------------------
    “哥,你说那洛元基找我们去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雪玥就和冰珂前去赴约,一路上雪玥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终于她还是没忍住对冰珂问道。
    冰珂神态却很淡然,完全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不过看雪玥这副模样还是劝解道:“不管他要做什么都与我们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就算是真的要设伏杀掉我们又能如何?以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又能再活几年?”
    “如果他真要杀死我们的话也不过是白白给我们陪葬而已,能成为整个北方行省覆灭的导火索,这不也是能名留史册的事?”
    说完,他耸了耸肩,似乎早已不在意生死,如果这番话从一个老头子嘴里说出来很正常,偏偏他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违和感实在是太强了!
    “也是......将死之人又何必贪生怕死呢......”闻言,雪玥眼神变的更加暗淡了,显然她并不像冰珂那样,她还是有很强的求生欲的。
    看到雪玥这副绝望的模样,冰珂叹了口气,拉住了她的手宽慰道:“妹妹,你也知道我们如今只有二十八岁,却已经成为封号斗罗了。”
    “这个世界向来是公平的,你想想,别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境界却被我们如此轻易的达到,就算是死又有什么遗憾呢?”
    不得不说,这冰珂虽然长的挺帅但属实是个钢铁直男,他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雪玥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更加绝望了。
    在历史上几乎每百年在这北方行省都会出现几个阴煞之体,年纪轻轻就成为封号斗罗强者,偏偏从未有人能够活到三十岁。
    也因此,对于阴煞之体该如何移除的研究几乎就从来没有断过代,到了他们这一代几乎已经是近千代的传承了。
    最终,在第七百三十五代的时候,那位先辈研究出了解决办法:
    同时击杀五位拥有不同极寒属性武魂的封号斗罗和五十位同样体质偏寒的魂斗罗,将所有人死去时散发的力量凝聚到一起,就可以解除至多五人的阴煞之体,失去三十岁必死的诅咒以及修炼天赋。
    这不是说想要解除一人只需要击杀一名封号斗罗和十名魂斗罗就可以的,重点在于必须是五位不同极寒属性武魂的封号斗罗,将他们的力量中和在一起才行。
    这样一来,不论是再认真修炼的阴煞之体拥有者也无法在三十岁之前修炼出可以杀死五名封号斗罗的实力,就算是请人也不行,封号斗罗强者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根本不可能同时杀死五人。
    所以从未有人达成过这一点。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解决阴煞之体的办法,但一直一无所获,无数先辈都没能完成的事,又岂是这么简单的?
    想到这些,二人皆是开始沉默,默默的继续赶路,不管怎么说,能够为下一任阴煞之体的人创造一些有价值的事就算是没白走这一遭......早晚有一天这个诅咒会被破解掉的。
    很快,二人就到达了约定的地点,其他人早已在此等候。
    这冰落川也是个神奇的地方,这里本不是一片山谷,而是一片平原。
    据说曾经有一名来自神界的神祗因为此处的某种生灵触怒了他,导致那位神祗亲自下界来到此处,在神祗的攻击下这片地域直接凹陷成为一片峡谷,其攻击中蕴含的威压到现在也没能消散。
    雪玥和冰珂一边谨慎的观望着一边向里面走着,生怕有什么埋伏,但除了前方那几百人就没有其他的声息了。
    在整个山谷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圆桌,周围放置了十张椅子,洛元基和其他六名来自黑暗势力的封号斗罗已经入座,算上他们二人便是有九人了,却不知道这最后一个席位是为谁准备的?
    而周围则是这些人各自带来的随从,都是魂斗罗级别的强者,加一起差不多有一百多人。
    见他们二人到来并入座,为首的“洛元基”并没有和他们说话,而是直接站起身对着所有人说道:“诸位,冰长老和雪长老也来了,我想现在人也差不多齐了,那我们便开始吧?”
    其他的人可不像“洛元基”这样文质彬彬的,有一人直接狠狠一拍桌子,大喝道:“少特么废话,你不是说狂猎也会来么?他人呢?”
    狂猎!?
    听到这个名字,冰珂和雪玥身躯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其他人可能对这个名字没有那么敬畏,可他们这些武魂殿的长老不行啊!
    但想到他似乎不一定像传说中那样残暴,还是镇定了下来,继续准备听他们的谈话。
    “哦,你们说狂猎啊。”
    “洛元基”突然一改往日的绅士形象,看上去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扫视了一下众人,轻描淡写的说道:“他可能不会来了,你们也可能走不了了。”
    听到“洛元基”如此嚣张的话语,一众黑暗势力领袖当即坐不住了,拍案而起道:“你他妈......”
    可接下来的话却完全说不下去了。
    因为和之前那个人拍桌子产生的巨大声响不同,他们狠狠的一拍竟然连一点声响都没有激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