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斗罗开始当太子 > 第13章被绑架的胡列娜


 
    “咳咳,老妹啊,做人不要太猖狂,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啊”说着,千钰泽又放出了他那两个“十万年”魂环,收起威压,只是若有若无的炫耀着。
    班级里的其他人都羡慕不已,唯有千仞雪完全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非要让我把真相说出来么?”
    千钰泽:......
    我艹!她是咋看出来的啊!
    装逼不成反被拆穿,一时之间这个比装的就很没有意思,悻悻的将魂环收了起来,也不知道继续说啥好。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走了进来,想必这就是这个班级的老师了。
    他站在讲台上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因为多出了一个千钰泽而奇怪,反而十分疑惑的开口问道:“胡列娜呢?她怎么还没来?”
    听到老者的问话,一个小女孩连忙开口答道:“光明长老,胡列娜的家族因为之前矿场的事情欠下了一大笔外债,可能被讨债的人给围住了。”
    嗯?
    闻言,千钰泽有些奇怪,望向了之前被他毒打的邪月。
    这特么不是她哥么?要是被堵了的话这两人不是应该一起被堵吗?
    邪月对上了他的目光,却有些不明所以,仿佛根本和胡列娜不熟一样。
    千钰泽突然有点慌,这武魂殿的律例写的很清楚,如果一个家族欠债还不上的话是有权将这个家族的年轻女眷按照世面最高价强行收购自行处理的,如果胡列娜被这群歹徒卖了,以后的武魂殿圣女岂不是就要没了?
    想到这,千钰泽十分愤怒,当场拍案而起,大喝道:“放肆!我武魂殿朗朗青天,怎能容忍歹人在这武魂城内作乱?同学受到欺辱我们怎能不管不顾?我们走!”
    说完,也不管有没有人跟着,自己便往出走。
    然而,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的打算,仰慕是一回事,跟他送死又是一回事,胡列娜的家族在这武魂城也是不小的势力了,能逼他们家族还债的势力,可能比胡家还小吗?
    千钰泽作为太子当然屁事都不会有,但他们这些家族实力不上不下的万一被那群歹徒记恨上了,说不定就会引来灭族之祸。
    千仞雪见状,轻笑了一下,也站起身来,和讲台上的老者示意了一下,便跟了出去。
    谁知,千钰泽根本就没有走远,一直在门口徘徊,看上去十分焦急。
    他特么不知道胡列娜家在哪啊!
    见千仞雪出来,连忙走到她身边,热切的握住了她的手,问道:“老妹,你肯定知道胡列娜家在哪吧?”
    “我知道,你快放开我......”突然被千钰泽握住了手,千仞雪一向古井不波的脸上竟闪过了一丝羞怯的神色,赶紧挣脱开来,却也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
    随后,她就走在前面领路,千钰泽紧跟其后。
    -------------------------------------
    两人释放武魂全速前进,没用多长时间就已经到了,千仞雪指了指前面那个比较大的豪宅,说道:“到了,前面那便是胡家了。”
    千钰泽望着前方那个里三层外三层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的别墅,良久无言。
    虽然那群人只是混混流氓之类的,但很明显是被某个家族刻意豢养的,最低的跑腿小弟竟然也是高级魂宗,魂王级别的也是极多,魂帝隐隐约约的也不在少数,为首一人更是魂圣级别的强者。
    这样的实力你要说是混混自发组建的,可能吗?
    一个十分可爱的小萝莉被这群人绑在一旁,显然这就是胡列娜了。
    那魂圣强者却毫无形象,一点强者的尊严也没有,拿着一个扩音魂导器在那里骂街:
    “狗儿子胡天!有本事借钱没本事还的孬种!你女儿都被我绑了你这鳖孙竟然还能视若无睹!你枉为人父十余载!”
    “呸!老匹夫!敢做不敢当,你踏马也配当个人?当初借钱的时候都快跟我跪下来叫爹了,现在竟然可以如此不要碧莲!”
    “我本以为你胡家世代忠良,虽家道中落却仍有一颗仁义之心,想不到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呸!武魂城之耻矣!”
    千钰泽看着这一幕满头黑线,走上前对着一个巡逻的小弟询问道:“哎,老哥,这是怎么了,你们为啥要绑架那个小萝莉啊?”
    那混混听到有闲杂人等和他说话本想直接打发走,不过看到千钰泽和千仞雪二人衣着不凡,明显就是名门望族,根本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顿时换上了一副谄媚的表情介绍道:
    “唉,这位少爷你是有所不知啊,你别看我们绑架了这小萝莉,可基本上没有虐待她,甚至还怕她被绳子勒的疼了里面还给她垫了点东西呢。”
    千钰泽闻言,看了看那一旁的胡列娜,确实如他所说,虽然小脸上满是悲伤哭的梨花带雨的,却并未看到任何痛苦的表情——要知道如果折磨她的话肯定会痛的叫出声来的。
    “啊这......那老哥你们为啥不宽限里面的人几天呢?如果人家家里出事了的话,那他也不会有钱还你们吧?”
    “害,这位少爷,你这就有点“何不食肉糜”的意思咯......”那混混听他这么说,也是叹了口气,却也并未因此对眼前这少爷产生什么别的看法,可能在他看来这有钱人家的子弟都是这样的吧。
    “我们宽限了他,谁来宽限我们?你别看我们像是在这里仗势欺人,可这房子里的主人指不定就正在喝着小酒,吃着上等人的食物,笑呵呵的看着我们这些人像跳梁小丑一样表演呢。”
    “他们有钱人生来就可以住在豪宅,前呼后拥的,何等风光?而我们呢?生来就只能在这街上游荡,若不是我们老大将我们聚集到一起,我现在还是一个街(gāi)溜子呢。”说着,这混混仿佛真的生气了一般,指了指那房子,又指了指那正在喊话的老大,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们老大当初将我们聚集在一起,说自己有几个绝佳的投资对象,保证能让我们赚到钱。”
    “事实也是如此,我们跟随老大几周时间,便已经赚了足以温饱的生活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