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 第363章 这女人就不能哄着!
第363章这女人就不能哄着!

有个人花大价钱从某个外地行商那里买了颗拳头大的夜明珠,送到二皇子的面前,却被发现是颗假珠子。

    二皇子觉得自己遭到了戏耍,命人将那个卖夜明珠的外地行商抓了起来。

    外地行商被吓得不轻,慌忙大喊。

    “你们别抓我,我姐在宫里当差,她是贵妃娘娘面前的红人!你们不能抓我!”

    李昊一听这话,立刻来了兴致,追问之下才知道。

    面前这个外地行商说的竟然是真的,他真有个姐姐在贵妃身边当差,名字叫紫鹃。

    李昊总觉得紫鹃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可惜他如今还在闭门思过之中,无法进宫询问母妃。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七皇子满月的日子。

    皇帝在宫中摆下满月宴,邀请皇亲国戚们前去参加。

    就连尚在闭门思过中的二皇子和五皇子也得到了特赦,他们可以入宫赴宴,向新出生的七弟表达祝福。

    花漫漫身上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正常的行走活动已经不成问题,只是身上还有些疤痕没有消下去,瞧着不太美观。

    飞鹤真人给她调配了祛疤的药膏。

    如今她正在每天使用药膏,至于效果还得再等段时日才能看得到。

    为了遮住身上的疤痕,她特意换了身领子比较高的衣服,宽大的衣袖遮住手背,只露出一点儿指尖,长长的裙摆拖曳在身后,行走间隐约能看到一点儿鞋面。

    整个人都包得严严实实。

    这样一来的确是看不到疤痕了,但是热啊!

    前往皇宫赴宴的路上,花漫漫推开马车的车窗,让风灌进来。

    她单手拉开衣襟,好让风能吹进她的衣服里面。

    李寂忍不住问道:“要不要回去换身衣服?”

    花漫漫哼唧道:“不要。”

    她可以热死,但绝不能丑死。

    李寂听到她的心声,劝慰道。

    “你身上的疤痕又不丑。”

    花漫漫幽幽地看着他:“你是认真的吗?”

    李寂面不改色地道:“当然是认真的,你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是完美的,哪怕有疤痕,也是可爱的疤痕。”

    花漫漫的表情逐渐变得古怪。

    她不由自主地想起在床上的时候,狗男人总爱在她那几处疤痕上反复亲吻,每次都要把那几处疤痕亲得变红了才罢休。

    她严重怀疑狗男人是不是患有恋疤癖?

    听到她心声的李寂:“……”

    神特么恋疤癖!

    他不就是想说几句甜言蜜语哄她开心吗?

    她至于歪曲成这样吗?!

    这女人就不能哄着!

    李寂伸手捏住她的脸蛋:“我对疤痕没什么兴趣,我只是觉得每次亲吻你身上疤痕的时候,你都会表现的格外敏感,我喜欢看你露出那种难以自持的样子,很可口。“

    说到最后,他竟然还伸出舌尖,舔了下自己的唇瓣,有种回味无穷的感觉。

    花漫漫被说他那露骨的话语说得面红耳赤,同时在心里疯狂腹诽。

    李二狗真不愧是李二狗,他真的好狗啊!

    直到马车停在宫门前,两人先后下了车。

    花漫漫方才反应过来,明明她刚才什么都没说,为什么昭王能猜中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难道他真的拥有读心术?

    ——这是她第二次冒出这个念头了。

    她下意识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李寂垂眸看她:“怎么站着不动?”

    花漫漫摇摇头:“没什么。”

    不会的,这世上怎么会有人真的拥有读心术呢?

    一定是她想太多了。

    李寂眯起双眼,他都表现得如此明显了,怎么她还是猜不中真相呢?

    真是个小笨蛋。

    满月宴上,皇帝当众宣告册立花卿卿为昭容,并正式为七皇子赐名琼。

    琼乃美玉,是很好的寓意。

    花漫漫不由得想起昭王的名字。

    寂这个字,在传统意义中并不是什么好字。

    它象征着静默,冷清,孤单。

    在佛家,它甚至还跟死亡挂钩。

    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拿这个字作为孩子的名。

    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落在七皇子身上时,花漫漫小声问身边的男人。

    “你的名字是谁取的?”

    李寂看着前方其乐融融的景象,漫不经心地回了句。

    “是圣人取的。”

    花漫漫怔住,皇帝怎么会给昭王取这么个名字?

    李寂解释道。

    “旷然无忧患,寂然无思虑。圣人希望我能如这句诗中说的那样,安详闲静,心志淡泊。”

    说完,他轻勾唇角,眼底闪过一丝嘲弄。

    皇帝名义上是给他取名字,实际上却是在借机敲打镇国公。

    他希望镇国公能够安详闲静,心志淡泊,该放开兵权的时候就放开兵权,不要再贪恋权势。

    如今镇国公死了,兵权也已经回到皇帝的手中,想必皇帝应该很满意了。

    花漫漫并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她只是单纯地觉得,狗男人的名字取错了。

    就他那副爱搞事情的性格,不应该叫李寂,应该叫李爱搞。

    花漫漫细品了下。

    咦?怎么听起来很像李二狗?

    果然最适合他的名字还是李二狗。

    李寂:“……”

    他面无表情地喝了口酒。

    敢叫他李二狗?

    今晚回去就让她哭着喊哥哥。

    趁着宴席上人多,二皇子李昊偷偷挪到贤妃身边。

    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儿子,贤妃颇为想念。

    她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儿子,拉着他好一通关怀。

    聊完家常后,李昊开始向贤妃打听有关紫鹃的事情。

    贤妃此人既没有淑妃那般显赫的家世,也没有刘贵妃那般明艳动人的姿色,不管是从相貌才情还是从家世背景来看,她在后宫里都只能算是中上等。

    按理说她这样的人应该很不起眼才对。

    可偏偏这么多年来,她在后宫里的地位一直都很稳,不仅为皇帝生下了二皇子,还能让皇帝一直记着她。

    哪怕他不经常翻她的牌子,但只要有什么好东西,都不会忘了她那一份。

    这样一个女子,聪明是必然的。

    贤妃知道紫鹃是谁,但她并未直接将紫鹃的事告诉儿子,而是温声细语地让他安心在家里呆着,不要再多管闲事。

    贤妃入宫多年,深知做多错多,很多时候什么都不错,就是最明智的决定。

    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被卷入刘贵妃被陷害的漩涡中。

    

?  ?求月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