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夫人她又上热搜了 > 183你也有今日


    元家庄园,哪怕此时已经是凌晨,可依旧灯火辉煌。

    “怎么样?找到小绾了吗?”沈柔瞧见父子两人回来,连忙推开一直扶着自己的元宸,猛的朝着两人跑去。

    元屿连忙扶住爱妻,听了这话连连叹气。

    “还没有!”元屿有些艰难的开口,得了这句话,沈柔更是急得整个人都要昏过去。

    而元羲沉默的站在一旁,比起以往就冷清的元羲,此时的他更是如同一头沉默的狮子,甚至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就是父亲元屿此时也劝不动他。

    “怎么会?怎么会还没消息呢?这都失踪整整两天了,这好好的人难不成就这样消失了?”沈柔哭道,一双眼睛已经红肿不堪。

    距离姜绾失踪已经整整两天,在得知姜绾被人绑架后,元羲就动用自己一切的人脉和关系,也没有隐瞒父母,可以说整个元家都倾尽全力来寻找姜绾,甚至整个陆城都要被掀开。

    只是,他们如此大费周章的,却没有任何姜绾的消息,她整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

    元宸和元舸两兄弟也站在那,这两人这两天也急得夜不能寐,只是比起父亲和大哥,他们的能力不足,只能在家里等消息,而坐在家里等消息是最让人痛苦的事情。

    “你别急,一定会有办法的!”元屿搂着爱妻,其实心急如焚,姜绾多失踪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可元屿却是不遗余力的询问,竟然丝毫头绪都没有。

    沈柔此时已经急红了眼,一把推开丈夫,握着站在一旁长子的胳膊,迫切的询问“是不是我们元家的仇人做的?是不是?把那些有仇的都给抓来,一个个的审,大不了都弄死了!”

    “还是,什么人见不得小绾好故意害她的?那就去把那些和小绾有过节都给查一边,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此时的沈柔,满目都是恨意,平日里温婉大方的元家夫人,此时露出自己的狠毒来,而她为的不过是自己的孩子。

    “妈,都查过!”元羲的声音带着嘶哑和无奈,他抬起眼眸来,那眼睛里已经猩红一片,就像是藏着无数的尸骸。

    沈柔看的心疼,姜绾失踪了,他们一个两个急的都要命,更何况是元羲呢,姜绾对他而言可不单单是妹妹,还是他钟情的姑娘。

    元羲的肩膀有些耷拉,他这两天动了一切关系,甚至用了很多不能见光的手段,为的就是查找小姑娘的下落,可惜,不论他怎么查怎么审,甚至威胁都没有用,一无所获。

    “老大...”沈柔握着大儿子的胳膊,她想要说些好听的话来安慰,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话还没出,眼泪却早一步落下。以免儿子瞧见伤神,沈柔又连忙擦干眼泪。

    “放心,哪怕我们元家需要付出一切代价,我们都会把人给找回来!”元屿的声音很肯定。这一刻,元家人不计得失,不计后来过,为的就是要把姜绾给找回来。

    “大哥,你还是先上去歇会吧!”此时,元舸瞧着浑身都是生人勿近的大哥,不免担忧开口。

    姜绾出事,元舸他们震惊担忧,可元羲却是最痛苦的一个,他争分夺秒的利用一切关系调查姜绾失踪,甚至连喝水吃饭都不曾,更不要说休息了,明明才两天,可他整个人似乎用极快的速度消瘦下来。

    元羲不语,他现在就像是把自己封闭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除了关于姜绾的事情,他似乎接收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二哥,大哥他...”元舸有些难过,不仅仅是因为此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大哥,还因为姜绾的失踪。

    元舸前日从学校里回来,就发现家里的气氛很低迷,这让元舸有种不好的预感。当家人告诉他姜绾被人绑架的时候,元舸当时觉得愤怒充满了内心,可他再想去救姜绾,却连是什么人绑架了姜绾,姜绾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只能在家里苦苦的等消息。

    平日里总是挂着淡笑的一张脸此时也格外严肃,元宸拍了拍元舸的肩膀,看了眼大哥,终究是摇摇头。如今姜绾失踪,怕是他们已经劝不了什么。

    此时,元羲的电话突然响了,一家人连忙朝着元羲口袋里的电话看去。而元羲更是瞬间就拿起电话“喂?”

    等元羲挂断电话,他整个人朝外跑去,还是元屿叫住了他“老大,有消息了吗?”

    “找到司机了!”元羲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出去了。

    当日姜绾失踪,于筱说司机周师傅被人收买出卖了她们,这两天元羲一直在找这个人,可这个人藏的有些深,直到现在才被找到。

    元屿看着爱妻着实放心不下,只能吩咐两个儿子“去,你们跟上,不要让老大出什么乱子!”听了这话,元宸元舸连忙跟了出去。

    若是以往,元屿从不担忧大儿子,他的大儿子最有分寸也最有章程,可这不过短短两日元屿就瞧见大儿子的疯狂,甚至视人命不顾,简直和疯子没什么差别,他也是怕他在这个时候出事,那么这个元家就真的要迎来暴风雨。

    “总裁,人被关在地下室!”方为一身黑色休闲运动装,此时眼镜后的双眼少了平日里在公司里的精明,多了几分说不出的狠意。

    元羲大步朝着地下室走去,方为在一旁说道“我们是在城外一家宾馆找到他的,当时他身上带着不少现金,正准备逃跑!”

    漆黑锃亮的皮鞋踩在地下室水泥地面,地下室里灯光昏黄,元羲看见被捆站在角落里的司机周师傅。

    他看着只是个很普通的平常人,有着四五十年纪男人的沧桑,一张面孔有些慈祥。

    “你...”周师傅被人抓了就知道事情不好,他瞧见面前的男人如同踩着尸骨而来,莫名的就有些害怕,开口的声音也带着结巴“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这样拘禁我是违法的!”

    可惜,周师傅的话没能让元羲停下脚步,他径直来到周师傅面前,猩红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可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才更让人害怕。

    “什么人指使你?”元羲直截了当询问。

    “我也不知道,那人穿的裹得紧紧的,戴着墨镜,我根本就认不得!”周师傅狡辩。

    “啊!”周师傅痛苦的嚎叫,只是因为元羲根本没有任何预兆的一拳打在周师傅的脸颊上。

    元羲没有停止,他直接将人给按在地上,一脚加上一脚的朝着周师傅不要命的踩踏,没一脚都随着周师傅痛苦的哀嚎,而这些声音元羲就像是听不见。

    方为就站在一旁,他有些庆幸这家地下室隔音效果很好。至于面前这个看样子似乎想杀了周师傅的元羲,方为并不陌生。说起来,方为比起元家人更能接触到元羲不为人知的一面,商场上尔虞我诈,背后更是手段层不出穷,方为早就见识过元羲狠辣的一面,甚至他觉得,如果这不是法制时代,元羲一定是个手染鲜血无数的枭雄。

    “我真的不知道!你饶了我!饶了我!”周师傅哀求道,可元羲却没有丝毫的同情心。

    等元宸元舸两兄弟赶来的时候,就见到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周师傅,还有手中拎着个长棍的元羲。

    此时的周师傅已经进气多出气少,整个人被打的看不出模样,哪怕如此,元羲手中长棍却依旧朝着最让人疼痛的地方打去。

    “大哥,停下吧,再打这人就没救了!”元宸上前去制止,倒不是心疼这人,也不是怕了什么,只是这个时候弄出一条人命,解决起来挺麻烦的。

    元家表面上是个商人,但祖上之前可是什么都做过,甚至他们的父亲手中也有人命,只是,如今姜绾失踪,何必再弄出一条人命来。

    元羲像是没听见,此时手中的长棍对准周师傅的胳膊,周师傅吓的瑟瑟发抖,他可以肯定,这一棍子下去自己的这只胳膊怕是要废了。

    “那人是个女人!”周师傅大声喊了句,他瞧见元羲停下动作,连忙说道“我听声音只知道那人是跟女人,可她穿的严实,我真的认不出,我真的只知道这么多!”

    周师傅说完这话,还没等他松口气来,元羲手中的长棍却没有任何预料的朝着周师傅的胳膊狠狠打去,能听见骨头碎裂声,这只胳膊怕是真的废了。

    谁都没想到哪怕周师傅说了自己所知道的,元羲依旧没放过他。瞧着人昏了过去,元羲这才扔掉手中的棍子。

    “把人送到方家手里!”元羲吩咐。方家掌控着警力,和元家交好,这人送给方家,怕是要在牢里不知要呆多少年,又要经历怎样的折磨,而这些其实不足以抵消元羲此时心里的愤怒。

    “查,和绾绾有过节的女人!”元羲吩咐道,虽然周师傅说的线索很少,但至少现在可以将范围给缩小一圈。

    元羲从地下室走出,人们只能看见他如今行事越发疯狂,却没人知道他也会怕。他怕小姑娘会遭受不测,他怕小姑娘会受伤会遭受折磨,甚至他还怕小姑娘受委屈,他甚至不敢闭眼,只要一闭眼,耳中脑海中都是小姑娘在喊着自己,他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元宸元舸两兄弟目光带着担忧跟着元羲走出地下室,而此时的元羲走在大街上,明明街上还是这样热闹,可元羲却觉得浑身冰冷又孤单。

    他仰头看着天空的明月,想着若是小姑娘在此,一定会拉着自己的胳膊,软软的说话,满身梨花香。可此时,他似乎把她的小姑娘给弄丢了。

    夜里寒冷,更何况是这间什么都没有的小屋,屋顶四处漏风,姜绾身上那身白色礼服裙已经脏乱的不成样子,她只有使劲的抱紧胳膊才能让自己至少感觉暖和些。

    姜绾的目光透过门缝看着外面,此时外面的那些壮汉在喝着啤酒聊天,而姜绾被关在这里已经整整两日。

    从一开始还算镇定,此时姜绾内心里已经慌的不成样子。她没有等来家人,整日里在这里担惊受怕,甚至不敢睡觉,生怕自己睡觉那些壮汉就闯进来。

    甚至,姜绾已经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明明上辈子自己跳楼的时候无所畏惧,可此时的她却是那样怕死,她有太多舍不得的人了,她不想离开他们,更不愿意离开他们。

    这样想着,姜绾的眼眶又开始泛红,也就是在此时,姜绾突然听见一阵车子的声音,这让她立刻警惕起来。

    不过一会,就见有人打开了门,姜绾听见壮汉和来人交谈着,原来这人就是幕后黑手,也是将自己绑架来的人。

    姜绾努力的站起身,她全身上下都是警惕,甚至连汗毛都竖起来了。只见屋门被推开,姜绾看见一道还算娇小的身影走入屋中,看样子是个女人的身形,却瞧不清面容。

    只因为这人穿着长到脚踝的黑色风衣,头上戴着一定帽子,一张脸都被墨镜给遮挡的严实,更不要说她还戴着一个口罩。

    来人透过墨镜欣赏着姜绾此时的狼狈,她朝着两个大汉吩咐“将她按跪在我面前!”

    女人应该戴了一个变声器,声音就像是机器发出的一样,根本就听不出任何她原本的声音。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两个壮汉,姜绾本就被捆了双手,只需要人轻轻一推就跪在地上。

    膝盖磕在地上很疼,姜绾咬着牙不吭声,而此时面前那女人突然扬起手就朝着姜绾的脸颊狠狠扇了好几巴掌。

    脸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屈辱,重生醒来,姜绾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被人扇过巴掌,扇巴掌似乎还是上辈子的事情。

    “呵呵...呵呵...”姜绾低着头有些癫狂的笑,她缓缓的抬起头来,一向清澈的目光中竟然都是诡异的暗光。

    “江芮,原来是你啊!”姜绾笑的更欢了,她这两日都在想着是什么人绑架自己,却没料到竟然是江芮,更没想到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竟然都栽在江芮的手上,简直是可笑。

    江芮没想到自己会被姜绾给认出,她明明把自己遮的这样严实,甚至连声音都变了。

    只是,既然都认出自己,江芮一把拿下脸上的墨镜和口罩,那张化着浓妆的面容,可不就是江芮。

    “姜绾,你也有今日!”江芮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