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超越柯南开始 > 第965章:久违的委托
    前去米花町2丁目22番地的路上,诸葛减弱三角追迹者的速度,侧头瞥了眼身后的柯南,“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出来,别藏在心里。我骑车都感觉毛毛的。”

    “以前就感觉你隐瞒了许多事,但从来没觉得你离我们有多远,可现在,我却感觉你有些不真实了。”柯南说道,“我知道你的立场从未变过,可就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他很困惑,作为同伴,他已经感觉彻底的摸不透诸葛的心思了,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好像他们之间,只剩下一个相同的目标,但对方却已经走入了分叉口,与他不是一路人了。

    “有什么不真实的,我只是在找一个更快的捷径,慢慢等下去,或许会胜利,但也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失败。”诸葛叹道,“知道了组织的底细后,我不想在被动的等下去了。”

    原先的黑暗组织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只窥见大门的雾中山庄。但随着与琴酒等人的碰撞,赤井秀一的情报,伊森本堂的情报,水无怜奈的情报,加上他自己的调查。

    这一把把“钥匙”的存在,渐渐的让他窥见了这座雾中山庄的全貌,更是步入其中,游览了主要建筑,看遍了客人卧室,只剩下主卧,厨房等私密空间未曾去过。

    但这已经足够了,他已经知道了敌人是谁,仆从多寡,那么也该试探性的主动进攻了。

    “这座山庄不欢迎客人,也漆黑的不见五指,水无怜奈就是我们的引路人,她会成功点燃自身,帮我们指引方向。”

    “可是,她也有可能会在潜入时被发现,出师未捷身先死不是吗?”

    “你不相信她?还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亦或者你能够阻止她回去?”

    “......”

    “所以别天真了,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一切都在变,我们能做的是减少变量,补正漏洞,帮她成功。”

    诸葛微叹,“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怕宫野明美的死亡重演吗?可战斗哪有不牺牲的,她已做好准备,我也随时可能会死,你也是,那么接受吧,接受自己的脆弱,接受自身的无能,在这环上,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接受自己的无能吗.....柯南默然,是啊,这有什么难的,他不就是不甘心吗,水无怜奈即将走上生与死的岔路口,但他什么忙也帮不到。

    可再怎么不甘心又如何,他既没办法阻止水无怜奈回去组织的决心,也没办法帮她获得真正的信任,那么只能选择接受现实吧。

    “你已经计划好了对吧?我不相信你真的会在没有万全把握的情况下,让水无怜奈回去。”

    柯南走出迷惘后在看,又觉得不对劲,依照诸葛所言,水无怜奈太过重要了,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让她活下来,依照他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放她回去的。

    “或许吧。”诸葛嘴角微扬,“毕竟贝尔摩德能帮到她的,也只有帮她圆谎,证明她有能力自己逃回去,可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卧底嫌疑被洗清,组织那边势必还会有进一步考验。”

    “.....我差你一步。”柯南沉默半饷,憋屈地说了一句,随后又道,“不过你别得意,我会追上来的。”

    “一步?”诸葛挑眉,确定是一步?他笑道,“那等你追上来在说吧。”

    柯南没回去毛利侦探事务所,毕竟要圆谎,也就给他送去了阿笠博士家。

    等回到自家事务所时,已经是接近深夜12点,晚风微凉,打包好的关东煮早已没了热气,刚刚想着热一下,叫醒灰原哀吃夜宵,忽然想起来,她还在三澄家,没有回来。

    “没口福啊。”

    诸葛无奈,只好放进冰箱冷藏,还好跟小摊老板要了很足的汤水,明天早上热一下,做早餐也不错。

    隔天,大清早的,诸葛还在用着昨晚的宵夜,朱蒂就打来电话,说是水无怜奈已经决定离开,而不是等待组织那边行动。

    “嗯,她准备什么时候走?”

    “也就这两三天内吧,现在正给她做最后的出院检查,好像还打算最后见见本堂瑛祐,这方面我们没法给她安排,她也没有要求。”

    “谢了,就先这样,等她离开的时候,麻烦在通知我,还得跟赤井商量下后续计划。”

    “后续计划?还有什么计划吗?喂?喂?混蛋....”

    朱蒂的抱怨,诸葛是听不见了。

    看看时间,早上6点,也差不多该去接灰原了,刚刚这么想,事务所那长年哑巴的座机电话像疯了一样震动吵闹起来。

    “咳咳,这里是诸葛侦探事务所,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

    这一定是一起委托,诸葛有种强烈的直觉,他清了清嗓子,以感觉最正式的口吻询问道。

    “是诸葛侦探本人吗?”

    电话那头是名男性,在确认了诸葛的身份后,语速极快的说明了自己的遭遇,他被恐吓了。

    “哦?恐吓是吗?不要慌,具体的是什么情况?”

    诸葛连续跳动着眉头,心里狂呼YES!YES!终于,终于TND有委托上门了!哈哈哈哈哈.....

    诸葛都快要乐疯了,像是毛利小五郎那种人,是绝对不可能明白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的。

    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接过委托了?好几个月了吧?他都记不清了,好像自从乌诺瓦国那边回来之后,就没在接过任何委托。

    “对,对,我不能慌,先说名字吧,我叫今村敬辅,刚过完49岁生日,就在练马区的一家公司任职,今早在家起床的时候,那份恐吓信就出现在了我的床头,可我明明有锁好门窗的。”

    “你是独自居住吗?”

    “不,还有.....还有我的爱人,但是,她是不可能这么做的,而且昨晚她回家去了,明明睡觉前还没有的。”

    “这样....恐吓信的内容呢?”

    “他让我辞去工作,还要我变卖所有资产并且花费掉,可是那太滑稽了吧?”

    “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没必要找侦探吧?”

    诸葛心生诧异,那边立即喊道:“当然不止如此,他还扬言要我的命,总之,电话里说不清楚,您还是过来一趟吧,我付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