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860章 郡守前来
    就在王安研究如何获得证据之时,回山县的县令,已经派人快马加鞭到了淮阳郡,把太子提前到淮阳的消息,告诉了郡守。


    淮阳郡的郡守四十多岁,正直壮年,是个大肚便便的胖子。


    叫李太奇。


    穷秀才出身,能坐到郡守的位置,颇是有些能力的。


    得到县令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什么?太子提前到了?”


    听完传信之人带的话,原本坐着的李太奇忽地就直起腰,站了起来,一点也没有胖子该有的迟缓。


    他立刻判断出此事的严重性来。


    这次太子南下的目的,就是为了彻查赈灾粮之事。这些京中早有消息。


    李太奇也早就对此做了准备,仔细地吩咐到了各县,让各地的官员们都小心应对,提前处理自己治下的灾民,力求在太子殿下来之前,能把赈灾粮的事情给处理干净。


    到时候太子来了,什么都查不到,各地官员一齐喊喊冤枉,再找一些“模范百姓”出来做做样子,最后把死掉的那些百姓,归结到时疫上,就都过去了。


    可谁能想到,太子提前来了!


    “糟糕了,糟糕了!”


    郡守在屋里背着手来回走动,嘴里念念有词,说了一会儿,准备睡下的他,突然喊来下人,喊道:“快!备马备车,要最大的车,最好的马!”


    于是,第二天一早,王安所居住的客栈之外,淮阳郡的郡守,到了。


    看着日头差不多应该不会影响到太子睡觉了,李太奇才带人进了客栈,亲自上楼敲响了王安所在房间的门。


    王安打开门。


    李太奇利索地跪下:“淮阳郡守李太奇,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开门的是彩月,见外面跪了个官儿,便让开到一边。


    王安刚刚洗漱完毕,扭头看了李太奇一眼,冷哼一声:“你来的倒是快。”


    这地方贪污,郡守是必然脱不了干系的。


    可王安手里没有证据,便拿他没办法,只能这样冷眼相待,释放一下情绪。


    “起来吧,进来说话。”


    “谢太子。”


    李太奇站起身来,谨慎地迈步进屋,随后主动把门关上,回头堆满了笑对王安说:“太子殿下这次南下,怎也没提前派人告诉一声。身为淮阳郡守,殿下都到了两天了,我这才知道,实在是罪该万死。”


    “怎么个意思,本宫来你这淮阳县查案,还要先知会你一声不成?”


    王安看叶不堪李太奇,自顾自整理着袖子,冷冷地说。


    “下官不敢,太子殿下千万别误解了下官的意思。下官只是想说,若是能提前知道太子殿下到来,一定会做好准备替太子接风洗尘的。”


    “太子殿下万金之躯,怎能让太子殿下,住在这样简陋的客栈里呢?”


    “下官已经安排下人在淮阳县安排了一处地方,虽然比不上行宫,但至少比这小县城的客栈强多了。还请太子赏脸,带领人马,移驾淮阳县。”


    王安没有说话。


    暗探能调查的东西,都已经查完了,接下来就得看他这个太子如何把这地方的贪官全都揪出来了。


    到淮阳郡也好,住在郡守那,想找下面哪个官员,也好让他安排。


    “李太奇,你可知本宫此次来到淮阳,是做什么的?”


    王安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太奇问。


    李太奇十分镇定,故作不知,笑着摇头道:“启禀太子,下官不知。下官猜测,太子殿下是一路游历到此,不知道说对了没有……”


    王安冷冷扫了他一眼。


    这三孙子,还挺能装的。


    这次南下,完全是托了宫里两位皇兄的福,他们必然是不想让自己这趟查案顺利进行的,因此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百分百叫人通知了下来。


    否则这淮阳郡地方二十六个县,竟然都这么齐整,一本有问题的账册都找不出来?


    王安提前了七天过来,本以为能杀本地官员个措手不及。


    现在想想,是他想多了。


    既然王瀚给他出这么个难题,那肯定早有安排,恐怕那边指使人上奏炎帝的时候,这边儿就已经传下消息来了。


    王安见李太奇在这跟他装糊涂,心情差的很,这就好比跟人玩牌对面开了记牌器一样。


    因此,王安也懒得跟他绕圈子,直接道明了来意:“游山玩水?哼,本宫这次来淮阳县,是炎帝听说这里官员贪腐,赈灾粮款不知去向,导致灾民遍地,民不聊生,特派本宫为钦差大臣,查这粮款贪墨之案的!”


    “李大人,不知对此事,你这个郡守,了解多少?”


    李太奇脸色发生了变化,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来,不可置信地问道:“什么?赈灾粮款不知去向?”


    “这、这可从何说起啊?”


    “朝廷给的钱粮,下官已经根据各地的受灾情况,如数分发了下去,怎会有粮款不知去向?”


    “究竟是朝中哪位大人,在污蔑我们淮阳郡呐?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王安冷冷看着他戏精附体般的表演,直接用戏谑地口吻告诉他:“是户部度之徐怀之大人牵头把这事儿捅给圣上的。”


    “而且本宫这一路南下,随便走了你淮阳几个县,也的确看见了灾民遍地的情景。你……作何解释?”


    李太奇震惊了一会儿,眉头一皱,捶胸顿足地说道:“这……都怪下官对他们太过信任,只是把粮款分发下去,就任由他们自行去赈灾了,没想着派个人去监督他们。一定是有些人禁不住钱财的诱惑,做出了贪墨之事!”


    李太奇攥了攥拳头,苦大仇深地对王安说:“太子殿下,下官乃是穷人出身,也是挨过饿,受过穷的!知道其中滋味!”


    “殿下放心,此案下官一定尽心协助,帮着殿下早日查明,究竟是哪些不争气的混账,连百姓们活命的粮食也要贪!”


    发了发狠,李太奇再度邀请到:“还请太子到淮阳郡暂住。这案子,就包在下官身上了!”


    “交给你就不必了!不过淮阳郡的确要去一趟。你既是淮阳郡守,本宫第一个要查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