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859章 粮案受阻没有证据
    彩月进来一看,衙役捕快全跪着,县太爷也趴在案子上审问,立刻明白王安的身份已经公开了,于是大大方方到王安面前行了个礼。


    这两天老在外头公子公子地叫,也不行礼,她都有些不习惯了,觉得自己冒犯了王安。


    王安冲彩月点点头,示意她到身边。


    他此次来到淮阳郡,为的是查贪污的案子。


    眼前这案件只不过是临时碰上,算不得重要,因此他想第一时间知道暗探有没有查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彩月上前,冲王安耳语两句,交给王安一张叠好的纸。


    王安从上往下,细细阅读,眉头越皱越紧,表情越发阴鸷。


    读到某一行的时候,王安突然抬了抬头,看了眼杜一爷,神色变得古怪起来。


    片刻之后,他收起纸条,对趴在案子上的县老爷说:“今日的案子,是非分明,罪犯杜一爷欺男霸女,还纵容手下杀人,罪恶滔天。着暂时入狱,严加看管,究竟如何处罚,日后本宫自有定夺。”


    “你听好了,他在牢里要是死了,没了,本宫要你的脑袋!”


    王安冲县令冷冷一句,那眼神令县令似乎置身于数九寒天,他忙不迭地点头,命令手下捕快和衙役将杜一爷给捉了起来。


    杜一爷被架着往外走,心里慌张无比大喊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我……我姐夫是淮阳郡郡守!求求你看在他的面子上,饶过我啊,太子殿下!”


    王安连头都没回。


    他堂堂大炎太子,淮阳郡郡守算个屁,要太子给面子?简直笑话!


    杜一爷见王安没反应,心中凉了半截。


    这次的事儿,本来根本闹不到官府的。杜一爷是郡守的小舅子,淮阳郡大大小小二十六个郡县,谁不知道他杜一爷的大名?


    谁敢跟他对着干?


    别说一个穷人家的女子,就是十个八个,他也玩了,不光玩,还玩死了不少。


    这么多年过去了,什么时候出过事儿?


    偏偏昨日,让他遇上了王安。


    杜一爷虽然横行乡里,却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


    昨天但凡王安仗着郑淳的武力,强行救下香莲,他杜一爷就是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吃个哑巴亏,可能会秋后算账,决计不会闹到官府。


    偏偏王安要跟他讲道理,要论国法。


    偏偏这杜一爷又觉得自己靠山大,觉得这事儿闹到公堂上他也不会吃亏,反倒能顺理成章地把这女子给拿下。


    这样事情才发展到了这一步。


    杜一爷哪能想到,王安是当今太子呢?


    这要是官府关他,他一点不怕,走个过场,隔天就出来了。


    可这时太子要关他,还言明人丢了死了,就让县官掉脑袋。如此他进了牢房,肯定就出不来了。


    而且严重了,有可能太子还会置他于死地!


    想到这种后果,杜一爷激动地大喊:“你断案不公,断案不公!人不是我杀的,凭什么关我!”


    对此,自然也是无人理会。


    只不过百姓也好,县官也罢都很是奇怪。


    这案子审都审完了,明显杜一爷说了假话,而且他的手下都认罪了,怎么太子不当堂判罚呢?非要把他押到牢里去?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别的事儿么?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王安敲打了县令一番,勒令县令放了香莲,并且强令县官给了香莲一些银子。


    香莲今天和昨天相比,身上有多处伤痕,明显是被官府带走之后,受过刑了。


    她本身就是一个受害者,来到“公正严明”的公堂,居然又受到了二次伤害。


    若不是王安到此给她主持了公道,可想而知,她日后会如何看待大炎朝廷。


    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谁还相信国家律法?


    到那个时候,大炎可就全完了。


    现在给些银子,作为错误用刑的补偿,也算是给她父亲的丧葬费。


    这点钱未必就能宽慰了她,但至少能给旁观者留个好点的印象。


    做完这些。


    王安直接带着郑淳和彩月离开了衙门,急匆匆回了客栈。


    彩月带给王安的纸条上,是暗探写的一份简报,简报的内容,让王安很是震动。


    淮阳郡的贪腐情况,远比他来之前想象的严重得多。


    蝗灾过后,淮阳郡二十六个县城,总共饿死了三千多人。


    平均算起来,每个县都有超过百人饿死。


    百姓死亡这么多,淮阳县大大小小的地方官员,都脱不开干系。


    要说他们没有贪墨赈灾粮,鬼都不信。


    可偏偏暗探在暗中调查的时候,查了不少地方的粮册,账本,上面的记录,竟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朝廷发了多少粮食到郡里,郡根据地方的灾情分发到县。


    数量,时间,应有尽有。


    而且现在调查,难以对证。


    因为从时间上来看,赈灾粮早就发来了,这些地方官员,完全可以推说粥棚早期耗费粮食太多了,已经用完了,反正王安手里也拿不到证据。


    这案子,不好办!


    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办,因为暗探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人,一个淮阳县的巨贾,做粮食买卖的,常年都有大量的粮食经手,若是所料不差,此人应该是淮阳郡的贪官处理粮食用的“白手套”,用来把不正当途径获得的资金,找一个正当的方法洗白掉。


    他是突破口。


    官员们贪污,无非是为了利益。钱这种东西,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要算清楚的。


    不管各地官员如何伪造自己的账册,但总要有一本账册记录着他们贪污来的粮食,偷偷拿去卖了多少钱。


    而这账册,就在这个巨贾身上。


    而这个巨贾,好巧不巧,就是今天的案子关键人物----杜一爷。


    所以王安没有着急处理他,而是先把他给关了起来。


    杜一爷如果真是这些贪官背后的人,肯定不会问什么答什么。


    王安得仔细把简报再读一遍,想想办法。怎么撬开他的嘴。


    “依奴婢看,可以用刑。此人欺软怕硬,定是吃不住刑罚的。”郑淳建议道。


    王安轻轻点头,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但胜在直接有效,就先给他用刑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