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别在我的世界蹦跶 > 25.方言的猜测(求收藏推荐票)
        傅明明对于炼体其实兴趣不大,但是他对于能够增强自身实力的修炼是极有兴趣的。

    冯耀武教导的这些虽然说并不高深,也不是短期就能够增强实力的,但傅明明练习的还是极其认真。

    因为方言他们交了八千块钱,所以中午饭他们就是在这边吃的。

    到了吃饭时间,方言还沉浸在修炼之中,他能够感受到,这样的拳架能够将体内蕴含的异兽能量快速的吸收掉。

    被冯耀武叫醒之后,方言还是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但很快就压了下去。

    “吃饭的时间到了,我们武馆的吃饭时间是固定的,而且炼体不能一个劲的修炼,需要充分的营养配合,要不然很容易伤身体的。”冯耀武看出方言的不爽,所以解释了一句。

    这也是修炼炼体功法的难处,不是富裕家庭,根本就修炼不起,光是每天补身体的营养品,就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的。

    方言他们虽然只是叫了五千块的营养费,但实际上,这还是因为霸王武馆这边的优惠价。

    他们都是统一采购,进价就便宜很多,而且他们其实也算是良心的,并没有在这上面挣多少钱。

    五千块的营养费,他们顶多挣了五百块不到,这已经不能够用良心来形容了。

    “嗯,我知道,谢谢了。”方言客气的说道。

    等到吃饭的时候,方言就开始观察这些学生,冯耀武跟着他们一起吃饭,并没有单独开小灶。

    这也是他们在告诉大家,药膳方面他们没有丝毫的作假。

    “最近你们武馆的生意怎么样?”方言好奇的问道。

    冯耀武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说话的,但面对方言的问题,他也只能回答,毕竟是客户,要是太冷漠的话,很可能会引起客户的反感。

    现在的生意不是很好做,他们家也不是什么知名的武馆。

    而冯耀武自己的修炼也都是需要靠着家里面提供资源的,也就是相当于方言他们这些学生提供的。

    “生意还不错,尤其是最近暑假期间,来我们武馆学习的人还是很多的。”冯耀武说道。

    “都有哪些人?”方言再次问道。

    这下冯耀武就有些不耐烦了,但是看了看方言,还是指了指一些人。

    方言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这些人都是有可能成为这次的任务目标的。

    下午的时候,还是冯耀武单独教导,只有等方言将这些基础的拳架熟练了之后,才会和其他人一起练习。

    这样可以省去很多时间。

    下午四点钟左右,方言和傅明明就学习的差不多了,尤其是方言,感觉这一天的修炼,肉身强度都明显的增强了一些。

    当然了,这是方言自己才能够感觉到的。

    不得不说,有了异兽能量的加持,而且还只是残留的一些能量,都能够让他受益匪浅。

    所以方言更加期待朱厌骨的融合了。

    而融合朱厌骨,方言更需要一门顶尖炼体功法,尤其还是以气血方面作为根基的炼体功法。

    虽然说炼体功法就是以强大肉身为目的,但是每一门都有着其不同的根基。

    就像是冯家的《霸王甲》一样,他们虽然也在强大气血,但实际上最终目的却是在体表修炼出一副铠甲。

    尤其是到达外罡境之后,和罡气结合,形成自己一套独有的体系,这样既有强大的战斗力,又有非常强的防御力。

    可以说冯家的《霸王甲》确实是一门不错的炼体法门,但是却不符合方言的要求。

    不管怎么说,方言的修炼根基其实还是《雷音剑诀》,他是不可能放弃《雷音剑诀》,从而转修《霸王甲》的。

    而且方言对怎么修炼,未来突破外罡都有着自己的规划。

    所以方言需要的是一门完全增强体魄的功法。

    不过这也不代表着方言这次的学习就是纯粹的浪费,相反,这样其实是在帮助他打好前期的基础。

    尤其是《雷音剑诀》在修炼的时候也可以增强他的体魄,配合着这次的基础修炼,让他在入门修炼其他炼体功法的时候,可以很快的入门,节省大量的时间。

    开车到了半路,方言就给黄队去了电话,将里面的情况稍微讲述了一下,顺便让黄队查一下那几个近几天才加入的学生资料。

    “黄队,你仔细查一下,看看他们这几人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方言叮嘱道。

    黄队没好气的道:“这还需要你来提醒我?”

    说罢,他又说道:“我还是感觉这些任务有些不太对劲,你给我小心一点,要是遇到了危险,第一时间记住逃跑,你们不是警察,没必要拼命。”

    对于方言他们,黄队的感官还是很好的,所以再次叮嘱了一句。

    方言笑道:“黄队,你看我像是莽撞的人吗?我是十分惜命的,放心好了。”

    “嗯,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汇报,我会让人在附近守候的,一旦出现意外,我们会立即赶过去支援的。”黄队说道。

    这其实算是老话长谈的,之前黄队就已经将这些事情都说了一遍。

    只是黄队察觉到这些任务的不同寻常之处,心中实在是没底。

    尤其是他隐约接到一个不是命令的命令,那就是这些任务,其实是可以有死亡指标的,也就是说即便是出现了什么意外,上面也是默许的。

    这和以前的任务不一样,以前上面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在安全可靠的情况下,让学生们去执行任务。

    顶多允许受点伤,但是这次却没有这样的表示。

    “我知道了,黄队,我们会小心的。”方言说了一句,随即挂断了电话。

    方言的眼神有些深邃,他也察觉出不对劲来,比黄队那种隐约的感觉要明显很多。

    方言其实有所猜测,但是这种猜测不能和别人说出来,因为即便是说出来,别人也不会记得。

    要是真的和方言猜测的那样,那么这次也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一个了解他们的时机。

    至于傅明明,则是完全不关心这些,他只需要做事情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