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75.暗度陈仓(上)
    醴泉坊·塔台

    一个月内,这是太子殿下第二次深夜出宫。

    吐蕃使团遇刺,钦陵私下求见,地点选在坊门塔台,他没有带随从,太子李弘只带了苏小舟一人。

    以防行刺,塔台上没有点灯。

    晨曦前的黑暗中,苏小舟紧张地扶着刀柄。钦陵虽然没有武器,但这么近的距离,他若是出手她未必能应付。太子殿下为什么不让李渔或者卢佶陪他来,偏偏选功夫最不济的她呢?

    远处更鼓响起,一场谈判正式开始。

    “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想。如果钦陵将军执意追究,恐怕有违两朝修好的初衷。”李弘不紧不慢地说。

    “公主和我都受了伤,恐怕不宜拜见陛下。请准我等修养数日,休整好仪态再前去觐见二圣。”面对太子钦陵客气多了。

    使臣在蕃坊内受伤,说起来大唐是理亏的,他要求进行休整并没有不妥,虽然使团在长安逗留的时间会因此增加,危险也会随之增加。

    原来只为说这事,李弘松了口气。

    “此事本宫会禀告陛下,各位尽管好好休养。”

    钦陵好像没有打算结束对话,继续道:“这座蕃坊,人员混杂,好像不太安全……”

    话又绕回来了,李弘有些尴尬,“凶徒的身份还在查证,近日一定会有所交代。”

    他之所以如此有信心,是因为李渔抓了不少刺客,正在突击审理,很快就会有结果。

    并没有接他的话,钦陵笑着说:“既然不安全,我们想换个住处。”

    李弘微微皱眉,没想到此人这么难缠,深夜求见目的原来在此。

    如果使团挪地方,那么原先安排的食宿、护卫,入宫觐见的路线,全部都要随之变动,耗费人力不说,安全也是很大的问题。这群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大唐有多不受欢迎?这都已经遇刺了,还偏要再横生枝节。

    察觉他的不悦,钦陵话锋一转:“对面是叫金城坊吧?中心那座大宅院……是英国公府吧?老国公李绩一代名将,辉煌战绩无数,若是他在世,当年一战我们也不一能赢得那般轻松。”

    他的傲慢是刻在骨子里的,由赫赫战功堆积出来。苏小舟又有些牙痒痒,若是将来兵戎相见,一定先割了他的舌头。

    话说到此,不免气短,李弘说:“尔等为交好而来,何故旧事重提。”

    “不敢——,只是有感而发。”

    钦陵转过身,指着英国公府方向说:“国公府门庭巍峨,院墙砌的比蕃坊高多了,想来应该很安全。请太子殿下做主,让云珠公主移驾府中休养。我们只带几个亲兵过去,其他人还留在蕃坊。此事对外秘而不宣,以混淆视听,保护公主的安全。”

    他的要求看似荒唐,其实不无道理。暗中把公主移出蕃坊,对保护她的安全来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英国公府是重臣府邸中离蕃坊最近的一个,只隔了一条大街,公主移驾过去,不会太引人注意,对原先的安排影响也比较小。

    英国公李敬业是宗室重臣,只要太子殿下开口,他必然不会推辞。

    苏小舟忽然有点看不明白这个钦陵,能一眼选中英国公府,说明他并非如表面上的傲慢莽撞,至少把长安的情况摸得很熟。

    但他为什么要让公主搬进国公府?难不成对这家有什么企图?

    *****

    一大早,英国公李敬业被急召入宫。

    不到晌午,家中逆子李渔便带着几大车物品和一大群仆婢搬回了府。

    仆人打扮的多是钦陵和他的亲兵,苏小舟和卢佶也混在其中,在一群黑脸孔武的仆人里,他俩算是最正常的了。婢女打扮的一个是医女一个是宫婢,都是直接从东宫调来的。

    一家团聚的场面可谓精彩,李渔鼻孔朝天,叔叔婶婶、哥哥嫂嫂们横眉竖眼,唯有叔祖父李弼老泪纵横。最让一家人崩溃的是,李渔还带回来一个蒙着面的小姑娘。

    尚未娶妻就带回身份不明的女子,年纪还这么小,可是有辱门庭的事,李家的婶婶、嫂嫂们各个义愤填膺,恨不能当场开撕。

    身为家主的李敬业反而不言语,轻轻松松就让李渔进了门,还把他一行请进了曾经属于李南星夫妇的偏院。

    苏小舟知道他憋屈的厉害,云珠公主入府休养的事不能告诉家里人,还要压着他们容忍李渔大摇大摆的回家的事实。身为一家之主,李敬业委实不容易。

    说是偏院,必然不大,幸亏李渔和家里人关系差,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把府中丫头仆婢全赶出去院去,才把地方都腾出来。

    安顿了公主和钦陵以后,苏小舟有幸分到了一间房,不用和卢佶挤在一处。

    东宫府兵都布在外头,她和卢佶跟着进来,名为保护,实为监视,且看这个让人牙痒痒的敌将要在英国公府弄出什么画样。

    折腾了半日,总算都歇息了。

    回到房间,苏小舟松开领口,好好透了口气。把他们一群人带进府里,李渔就消失了,上下全靠她和卢佶张罗。这家仆真不好当,搬搬抬抬的累死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昨夜抓的人也不知道审的怎么样,素和贵可是赞普的亲信,要是找不回来该怎么办?

    正想着呢,门忽然被推开。

    李渔走了进来,随手合上门,脱了官服搭在桁架上。

    “你干什么?”苏小舟立刻掩好领口。

    “换衣裳——”

    李渔指了指自己的长裾和皂靴,“都回家了,当然要换件常服。”

    苏小舟白了他一眼,“这是我的房间,要换衣裳你回自己房间去!”

    李渔指了指墙边的大箱子,“这里就是我的房间,换洗衣裳、起居用品都在这头呢。”

    “瞎说,图努明明说这是我的……”

    苏小舟恍然大悟,不用和卢佶挤一间,她却要跟李渔挤一起。

    她直摇头,“又要挤一堆。我就知道,在人屋檐下没这么舒坦。”

    李渔摆摆手,“准娘子,你不跟我挤一堆,难道要跟林杰兄挤一堆?”

    苏小舟有些心虚,以前她也不是没跟卢佶挤一起过。这话当然不好说,她只能硬犟,“那我睡床榻,你睡地上。”

    “那是当然,难道不成你还想跟我睡一起?!”李渔一副诧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