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69.复生之死(下)
    “李大人,死者死于外伤,心口一刀,失血过多而死。凶手出手很快,他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就倒下了。遗体被仔细清洗过,没有留下凶案现场的蛛丝马迹。用纱布裹尸的方法处理遗体,老朽当了三十多年仵作,还是头次遇到。不过,这并不是在侮辱遗体,而是曾经西边一些部落的特殊丧仪。”

    老仵作擦擦手,瞟了眼李渔欲言又止。

    “老先生但说无妨。”

    “我们当仵作的,本来不该妄加推测。但是这具遗体,颇有些蹊跷。事关一条人命,老朽务必将一些可能的细节禀告大人。”

    “是什么?”李渔立刻问。

    老仵作回道:“心口一刀让死者无法反抗之后,凶手又在原处补了一刀。后面一刀开的大一些,足够……伸进一只手。凶手好像从死者的心房里,取走了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李渔攥着的拳头青筋暴起,“凶手拿走了什么?”

    老仵作摇摇头,“看起来什么都没少。但是死者的心房……确有撕裂的痕迹,是在他活着的时候造成的。”

    手段竟然如此残忍……

    苏小舟站在一旁,脸色煞白。

    复生被纱布裹起来的尸体,和墨墨爹手稿上画的剥皮地狱一模一样。原来却不是剥皮,而是取心!画中黑袍人捧在手里的东西,或许就是凶手从复生身上取走的东西,可惜那张画是背面,就算找回来也看不到那是什么。

    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去找卢佶问个清楚。东宫能使唤他的没几个人,要么人是他杀的,要么也只在几人之中。

    转身想要走,她却被李渔一把拉住,“小舟,别冲动!”

    仵作见此情景,赶忙收拾工具退了出去,敛房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复生的死状和吴凤麟画上的一模一样,背后一定有蹊跷。他死在东宫,真相自然得回到那里去找。你难道不想知道凶手是谁?”苏小舟仰头问他。

    李渔看着她,眉头皱成一个川,“我想!但我不想也这样给你收尸。”

    苏小舟眼眶泛红,“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凶手是手足兄弟该怎么办?”

    李渔按上她的肩头,“你继续找墨墨,我入宫去见殿下,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要去找卢佶。”苏小舟一把推开他。

    李渔说:“他什么都不会说的。你哪儿都别去,在这等我回来。”

    苏小舟瞪着他,“我哪有那么听话?除非你把我绑起来!”

    “图努,拿绳子把她绑起来!”李渔扬声道。

    木门被打开,图努低着头站在门外。他的身形很宽,把敛房出口挡了个严实。

    苏小舟走到他面前,“对不起,我……”

    “我陪你去找那个人。”图努抬起头,眼神坚毅沉着。

    他与复生一起待了十年,比家人还亲近。虽然不是同族,却是真正的兄弟。

    李渔露出无奈的神情,两个都是他拗不过的人,只能对等在外面晋阳说:“多派些人暗中跟着,不惜一切保护他们的安全。”

    苏小舟说了句,“放心。”

    李渔说:“不管有没有结果,在你家汇合。”

    *******

    东宫·丽政殿

    来的路上李渔想过,太子殿下或许会避而不见,没想到轻易见到了他。

    “棘剡,你终于来了。见到小舟了吗?多亏你找到的蛊术皮卷,才救了她一命,她有没有好好感谢你?”李弘看起来的精神似乎不错,虽然脸色一如既往的差。

    李渔恭敬地行礼,“衙中事务繁多,臣复命来迟。”

    “哈哈——”

    李弘笑了几声,“你啊你,与本宫说这些虚的作甚?”

    李渔依然低着头,“臣有个家奴,名叫复生,前几日随小舟入东宫寻了个差事。近日他家里有亲戚来长安,臣想……”

    “他死了。”李弘说。

    李渔一惊,“殿下……他是怎么死的?”

    李弘说:“你们每个人都说要为本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若为本宫而死,你是否要追究呢?”

    没想到李弘会直接承认,李渔想了一肚子如何套问的话,忽然都派不上用场了。

    “臣能为他收尸吗?”他问。

    李弘淡淡地回道:“入了东宫,便是东宫的人,生由东宫养,死由东宫葬,你无须再过问。”

    李渔扑通跪地,“殿下,复生不仅是臣的家奴,也是臣的兄弟。若然死在东宫,请你给臣一个交代!”

    “交代……”

    李弘踱了几步,对他说:“与宫女私通,由太子妃亲自处置。这个交代你可满意?”

    “私通?!”

    这个说法,李渔自然不能接受,复生不是这样的人。

    李弘说:“宫闱之事,传扬出去有损英国公府的声威,太子妃处置的没有问题。你若想收尸……本宫让人把太子妃唤来问问。”

    太子竟然搬出了太子妃,这把李渔逼到了死角,他立刻叩首,“谢殿下!是臣莽撞,不敢劳烦太子妃娘娘。”

    李弘笑了笑,“你既然来了,本宫便交给你一件差事。”

    “是……”

    “吐蕃使团提前入境,将于七日后抵京。鸿胪寺卿于英是个读书人,迎来送往、典仪礼制还可以,但这趟吐蕃来使示好,违了不少内外势力的意,一着不慎,恐生兵祸。非得由你坐镇蕃坊,本宫才能放心。”

    “此乃臣分内之事。”

    “棘剡,要不了多久了。”李弘忽然说。

    “什么?”李渔没听明白。

    “你拒绝了父皇和李卿,没与苏家解除婚约。本宫原本担心,你对小舟……只是一时利用。如此看来,你是真心喜欢她,至少是真心想和她结为连理的。”李弘说。

    “苏家三小姐,知书达理,聪慧直爽……”

    李渔还没说完,李弘便摆摆手,“行了,不用说这些。本宫会成全你,等到时机成熟,东宫的苏小舟就会永远消失。”

    他的意思自然是让苏小舟做回苏晚晴,但在李渔听来却觉得毛骨悚然。

    在宫中,让一个人消失何其简单。如果小舟有朝一日真的不见了,他又能上哪里去找?

    李渔猛然抬起头,“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