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64.死书上卷
    天将破晓,京兆尹府的殓房内几名仵作正在低头忙碌。

    李渔和图努站在三尺外,盯着他们查验一具焦糊的尸体,正是前任鸿胪寺少卿温崇绱。

    “禀大人,死者口鼻内有尘灰,四肢有挣扎的痕迹,是被活活烧死的。”一名仵作说。

    李渔点点头,示意图努将此记录下来。

    据温府管家说,当日家主宴饮归来,便一个人待在书房里,一直没有出来过。到了后半夜,书房忽然失火,并没有人听到呼救声。等到巡夜的家丁发现,火势已经起来了,不仅烧光了书房,还蔓延到周围几座空楼。

    如果温崇绱当时是清醒的,那他为什么不呼救?

    管家特别说过,家主的酒量不错,那日虽然浅酌,但绝不至于醉倒。跟温家许多人一样,他并不相信家主的死是个意外。

    唯一的解释是:现场还有别人,阻止了温崇绱呼救。

    那么,这便是一桩凶杀案。

    “你们看——,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年轻的仵作惊呼道。

    仵作们一起去看他查验的部位——死者的肚子,上面有一大片奇怪的伤痕,跟其他地方被烧得焦黑的皮肤不太一样。

    李渔探过头去,望见尸身焦黑的肚皮上,有一块块不规则的淤红。

    “这里的伤为什么跟别处不同?”他问。

    一名年纪大些的仵作抬起头,“禀大人,这些像是烫伤。没有一丝愈合的痕迹,应该是临死前烫的。”他指了指尸体的臂弯,“这里也有两道。”

    李渔又问:“是什么东西烫的?”

    那仵作回道:“这个卑职不敢妄断。应该是金属质地的东西,被火烧得滚烫,就像大狱里的烙铁一样。死者临死前去抱它,所以肚子和手臂都被烫伤了。这两处皮肤没有完全烧焦,是因为他一直抱着那个东西,到死也没撒手。”

    “到死也没撒手……”

    李渔皱起了眉头,温崇绱临死也要保护的,看来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勘验笔录上并没有写他救下了什么财物,若非事后丢了,就是被衙差们给忽略了。

    “这里,好像……好像是个字呀……”年轻的仵作嘀咕道。

    被他这么一说,李渔也发现了,温崇绱肚子上的淤红,有的边缘圆润,有的带有锋芒,的确像是文字。

    如果是文字,烙在皮肤上,应该是反的……

    “是‘社’字!”他忽然眼前一亮,扬声道:“金属的字——是个书联!图努,你继续看着,我去趟温家!”

    ……

    再次来到温府被烧废墟的书斋,李渔伏身进入断壁残垣,仔细去找此前被忽略的东西。

    起火点在书案附近,应该是有人打翻案边烛台所致。上好的黄花梨木书案用料厚实,是大火过后留下最完整的摆设。它靠近书架的一侧烧得更严重,印证了他的推断。

    温崇绱尸首被发现的地方,并不在这附近,而是往楼上去的悬梯下面。

    撬开被烧断的横梁……掀开一个个焦黑的木板和各种残破的器具……李渔终于在灰堆里找到一块铜制的书联。

    上面阳文凸起,写着:文章千古事。

    李渔眼中放光,“就是你了!”

    全篇应该是:文章千古事,社稷一戎衣。这道书联是太宗皇帝所撰,不少达官显贵都拓写下来,摆在家中用以自勉,温家书斋里有这样一副并不奇怪。

    眼前这块是上联,必然还有下联,就是温崇绱临死时抱着的那块。或许是仆婢们抢救家主时乱中丢下了,应该就在这附近!

    四下找了半天,李渔却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被旁人拿走了?

    他丧气地抬起头,却被什么东西反射的晨光晃了下眼睛。

    那里有什么?!

    他快步奔过去,很快在对面的角落里找到另一块半人高的铜板。

    下联被擦拭的很干净,好好地摆在那里,旁边还有几枚铜章、两个铜鼎和一个青铜方壶。

    袁引那家伙……真多事!

    李渔在心里骂了几句,赶忙拿来细看,果然上面写着“社稷一戎衣”。

    经过仔细比对,他确认字的大小、笔迹都和温崇绱的伤痕一般无二,他肚皮上的“社”字,就是被这块铜板烙上去的。

    这道书联有什么特别,他到死都不撒手?

    李渔将它翻过来一看,发现背面刻着两行小字:焰破琉璃碎,光噬载元归。

    这句话他从来没听过,单看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破”与“立”,寓意破旧立新,和书联的内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归元新生……不就是重生!

    难道这就是温家拿到的“死书”上卷?!

    他目光在这两行字上移不开,忽而心神一动,“焰破”和“光噬”倒过来不就是“破焰”“噬光”,就是祖父说过的那一对神兵——炽烈之极,可分万物的破焰刀;阴煞之极,可断轮回的噬光刀!

    他跟苏岚烟所说噬光刀的故事并非杜撰,而是祖父亲口所述,噬光刀也的确曾经为炀帝的宇文贵嫔所有。

    整个故事里,他唯一做了“修正”地方就是:宇文贵嫔并非自尽而死,而是宫城陷落之日被祖父李绩救下,并将她与小公主一起送出宫藏匿了起来。

    关于这两把刀的传说有很多,其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北朝时期的一个。

    传说,这两把来自西南边陲部落的神兵,辗转落到云中郡独孤家手里,为大隋文献皇后独孤氏所有。后来,她将两把刀分别送给了隋文帝的两名爱将。受赠“噬光”的是她的义弟——北周宇文皇族宗室子弟宇文熙,炀帝的宇文贵嫔便是他的独生女;另一把“破焰”刀因为再没出现过记载,去向不得而知。

    北周的西南边陲部落,从时间和地理位置上算,可不就是南秦部族!从鬼六的说法可以推断,南秦不死术就记载在“死书”上,那么这两把刀或许正和此术相关。

    可是鬼六并没有找到这块铜书联,就算上面刻的是“死书”的一部分,也对他寻找鬼六的下落毫无帮助。

    已经过去一夜一日,小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等了!

    强撑了两日,李渔疲惫到了极致,他努力去想还有什么可以找的线索,脑中却是一片空白。

    他从废墟里站起来,忽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倒进一旁的焦木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