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63.南秦遗族(五)
    “医书上说,南秦人受到天罚,头骨比中原人少一块。你是或不是,拆开来看看就知道了。”李渔已经不在乎自己是否在胁迫一个姑娘。

    “花朝姐姐,你要是南秦人就老实招了吧。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不会杀人的。你也看到了,这位朋友冷血无情、心狠手辣,你要是隐瞒不报,他可真的会拧掉你的脑袋。”袁引的声音传来。

    “那倒不至于。我与苏小舟沾亲带故,自然会对她的朋友客气些。验明正身这种小事,交给京兆尹府的伙计们即可。”李渔不紧不慢地说。

    审讯是场心理战,越着急越不能表现出来,这些年在边境时常审问外族细作,他也算练出来了。

    半晌,花朝终于抬起头,咬牙切齿地说:“我父亲出生于益州,母亲是当地人,我出生在长安,我们都是大唐子民。仅仅血统而已,根本算不得南秦遗族。我在花楼卖笑,干干净净赚钱,问心无愧。就算被抓下狱,也自有分辩!”

    她这么一说,无异于承认自己的身份。李渔看到一丝希望,袁引言行虽然不靠谱,眼睛却当真是毒。

    “你的父母呢?”他问。

    “父母……”花朝露出一丝苦笑,“我刚刚记事,他们就接连病死了。”她瞥了眼袁引从纱幕后探出的脑袋,“别用那种同情的眼光看我。命不够苦的姑娘,又怎么会沦落于此。”

    “在长安,你还认识哪些南秦人?”李渔继续问。

    “没了——”花朝摇摇头,“我的祖父母来自南秦一个叫‘夏木’的小部族。前朝逃难时,便和族人走散了,辗转到了益州,隐藏身份才活了下来。”

    “你认识鬼六吗?”

    她仍是摇头,“从未听过。”

    李渔有些心烦,她的样子不像说谎,说明线索可能又要断了。

    这时,袁引小心地捧着一件舞衣走到他面前,“就是这件了。”

    俩人交换了眼神,李渔重新打起精神,“这件裙子从哪来的?”

    花朝嘴角微微一抖,“是几年前从旧衣坊买的一件破袍子改的。”

    她越是极力撇清自己和衣裳的关系,越说明她清楚其中的利害。

    李渔立刻追问:“你的家族里有蛊师?”

    花朝心里一惊,没想到他们知道这么多。南秦被灭族之前,有数十万族众,蛊师是各部族中身份最尊贵的人。她的家族里当然没有,但是……那件旧袍子的主人或许……

    “告诉我,衣裳从哪来的?那个蛊师是谁?他现在在哪?!”李渔步步逼问道。

    “我不知道。”花朝紧咬牙关。

    李渔一把攥住她的胳膊,将她从榻板上提起来,另一只手顺势勒住她的脖子。“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去死吧。”他的力道瞬时加大,花朝顿时不能呼吸。若是她会蛊术,生死之际,一定会施展自救。

    心中默默数着数,袁引撸起袖子,随时准备从他手里救下佳人。

    “我说……她可能真的不知道。”李渔可能要疯了,他开始寻找趁手的家伙。

    眼见花朝脸色青紫,几乎没有反抗的力气,李渔终于松开了手。

    袁引扑上去接住她,“李兄,你出身名门,官阶不小,绝不会草菅人命。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透个底,我们再想办法。”

    李渔冷笑,什么名门,什么官阶,若是杀人能解决眼下的问题,他并不介意拧断花朝的脖子。

    “小舟中蛊了,快死了,我必须找个蛊师去救她。”

    “什么?!苏二中蛊了!”袁引倒吸了口凉气。

    前几日还神气活现,苏小舟怎么就……这几日,为了考据南秦的“不死术”,他翻遍前朝古籍,见过关于蛊术的只言片语,算是了解它的隐秘强大和杀人无形。

    “他,中了蛊毒……”花朝瑟瑟发抖。

    关于族中蛊术,她虽然连皮毛都不会,却知道但凡下蛊的蛊师有心,蛊毒便无药可解的。怎么会……苏小舟怎么会中蛊?难道长安真的还有南秦族人,而且是神秘又强大的蛊师。

    李渔望着她,“你有任何线索,一定告诉我。”

    “怎么会这样?!没救了,没救了……”她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顿时花了妆容。

    “告诉我,上哪能找到南秦蛊师?”李渔死盯着这最后的希望。

    “蛊师——,蛊师——”

    一把推开袁引,花朝艰难地爬起来,跌跌撞撞扑到榻上,掀开被褥,掰开下头的木板,她抱出一个沉甸甸的铁皮匣子。

    抓出大把大把的金银珠玉丢在一边,她终于从最底下找出一个羊皮卷。

    “几年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族人。她说自己是南曲部的蛊师,想要收我为徒,传授蛊术给我。当时她病的很严重,我只当她在说胡话,便哄着答应了她……没几天她就病死了,留下这个羊皮卷和一个旧袍子。袍子上的花纹很好看,我便将它改成了舞裙。这皮卷这上头的字,我根本不认识!”

    这或许是她和族中蛊师、蛊术唯一一次交集。然而,她对蛊术一窍不通,更别说救人了。

    “是南秦部落的密书。上面提到了蛊术,我暂时认不全,需要花点时间。”袁引确认过后,对李渔说,“花朝的确不会蛊术。古籍上说,南秦蛊术都是自幼修习,基础是修炼蛊火。蛊火呈青绿色,能与人的血肉之躯合而为一,通常来自于蛊师们的师父。起初时,蛊火仅是一簇小火苗,随着长年累月反复的使用与炼化,它会随着蛊师技艺的精进而不断成长,可以灼烧外物、焙炼蛊毒;之后可以离体燃烧,而且时间越来越久;再后来,可以被随意操控,甚至用于他人的身上引蛊;到最后,蛊火凝成不同的形态时,便是真正被练成了,也就从一个普通蛊师成为被人膜拜的大蛊师。”

    “袁引,你尽快把密书译出来,送到东宫交给太子殿下。”李渔阴沉着脸说。

    他不确定皮卷上的内容是否有任何价值……鬼六能隔空伤到苏小舟,显然技艺不俗,除非上面写的是大蛊师们的住处,否则一时间东宫又能到哪找更厉害的蛊师来救命?!

    此刻,他只确定一件事——如果小舟死了,那鬼六必须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