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60.南秦遗族(二)
    

    穿过林间小道,鬼六迅速爬上向西的山坡。这里地势较高,视野开阔,周围一览无余。

    终于抵达约定的地点,他把墨墨丢到一边,喘着粗气去拔自己腿脚上戳进的荆棘刺。

    嗡——

    忽得一声耳鸣,他仿佛被人击中,眼前顿时没了光,迅速扶住身旁的树干才没倒到地上。天旋地转一阵晕眩的同时,他的脖子仿佛被人勒住,呼吸骤然困难起来。

    稍微缓过神来,他用力甩甩头,蹭掉右手上的泥污,很快找到一个小小的针眼。

    “玄冥针!你这死丫头——”

    他猛地扑上前,伸手想去掐住墨墨,却再提不起一丝力气。

    没想到这孩子身上竟然有毒针!她的父母并非常人,是他自己太大意了。耽搁的太久,毒素已经走遍全身,此刻的他连驱动体内蛊火稍作抵抗的力气都没有。

    “我娘死之前,你去过我家。你这个坏人,是你逼死她的!”墨墨冷冷地看着他,从衣袖上取下一支绣花针。

    “胡……胡说!”

    “你别再撒谎了。那天,我在家里捡到一颗裹着泥巴的干豌豆,这么巧你的货仓里堆的全都是。还有方才你扔掉的靴子,底上有齿缝,很容易卡住豌豆,再把它留在你去过的地方。”

    没想到这孩子观察入微,鬼六顿时哑口无言。那天他的确去过吴家,的确拿墨墨的性命威胁过吴夫人,没想到竟因为一颗小小的豌豆暴露给了这孩子。

    “唔——”

    嘴角溢出污血,毒性攻心彻骨寒凉,一下子激起了他的求生欲望。看着墨墨稚嫩的小脸,他立刻换了个口气,“好孩子,你有解药对吧?快点拿出来。我去你家,是想帮你们母女……你……你爹失踪之前,我见过他……他说要去送货,货物我看过……是……是……”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墨墨慌忙把耳朵凑过去,尽力想要听清他的话。

    手上的针是她从家里墙上拔下来的,这种样式的绣花针,母亲从来不让她碰,说是有毒。从前她并没有当真,却没想到真能让方才还凶神恶煞的人变得这般奄奄一息。

    她当然没有解药,救不了这个恶人。

    “我有很多手下,一定能……帮你找到你爹……救救我……唔……唔唔……”鬼六求饶的话还没说完,便口吐着污血,渐渐没了声息。

    墨墨的耳畔回荡着他的话:找到那件货物,就能找到你爹失踪的真相。

    她颤抖着小手,探了探鬼六的鼻子。

    没有呼吸,他已经死了。

    还来不及感到恐惧,她便听到一大阵急促的马蹄声。有人在靠近,有许多人,是苏姐姐来救她了吗?如果是坏人的同伙怎么办?!她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本能地想要逃跑,却没力气抬腿。

    “呼——呼——”

    “呦呦——”

    ……

    杂乱的呼喝声越来越近,很快小道那头骑马涌入十来个周身穿着黑衣的人。

    他们骑的马矮而健壮,马嚼子上嵌着颜色鲜艳的宝石,不是长安寻常能见到的样式。这些人的头发也很奇怪,他们都剃了顶发,两边还编了奇怪的辫子。他们之间叽里咕噜说的话,也不是她所熟悉的。

    鬼六带她来这里,显然不是为了躲藏,坡上视野开阔的同时也没什么遮蔽,黑衣人很快发现了他们,纷纷纵身下马,拔出随身刀剑,一点点向坡上靠近。

    这时,一个穿着黑袍,帽沿遮着脸的中年男人,快步走到最前面。他稍一抬手,黑衣人们纷纷后头,面向四周各自警戒起来。

    “师兄?是你吗?”

    黑袍人独自上前,靠近的同时保持着警惕。

    听到他的声音,墨墨像被惊醒一般,“哇--”一声哭了起来,猛地扑在余温尚存的鬼六身上,“爷爷--,爷爷--”哭喊着,哭声撕心裂肺,震彻山林。

    一老一少,一个污血满身卧倒在地,一个哭得惊天动地。黑袍人探头一看,躺在地上的正是与他约定在此见面的师兄——鬼六。立刻上前扶起师兄,伸手一探,他仿佛被烫到一般,猛地缩回手去。

    师兄死了!

    “咳咳咳——”他一阵激烈的咳嗽。

    身后众人略微紧张,他们和国师前来接应密探,难不成周围有大唐兵马的埋伏?!

    近身的墨墨看得清楚,黑袍人帽沿遮盖下苍白的脸一阵激红。最坏的情况发生了,这些人和鬼六是一伙的。她瘦弱的肩膀颤抖起来,为了掩饰心中的恐惧,继续用力摇着鬼六的胳膊。

    “爷爷--,爷爷--”

    “他是你爷爷?”黑袍人的声音阴沉沉的,比昨夜的雨还冷。这些年,他和师兄偶有书信往来,却从没听师兄提过有一个孙女。

    “是,他是我爷爷。”墨墨抬起头,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水。

    “哦。”黑袍人的口气听不出情绪。

    乍一看鬼六身上并没有外伤,扒开他的眼皮一瞧,异样的乌紫让他眉头紧锁,师兄中了毒,不是寻常的毒,他被人算计了,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你们来这儿之前,遇到过什么人?”

    墨墨眨眨眼,摇头道:“爷爷……没说。”

    黑袍人盯着她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墨墨一愣,昨夜鬼六一直和苏姐姐说神女、蛊灵什么的,想必是和他关联甚深的东西,要想假装他的孙女,也得跟他关联地深一些,于是脱口而出:“我叫灵儿。”

    “灵儿。”黑袍人低声沉吟。

    七十年前,南秦一族被灭,父辈们远离故土,颠沛流离,就是为了寻找“圣火”。三十年前,终于有了一个线索,师父便派师兄潜入长安,一别便是今日。他们这代人,一生都在寻找师祖的蛊灵。这孩子名叫“灵儿”,无疑是师兄十分重要的人。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柔和了不少,缓缓点了下头,“你爷爷是我的亲人。他死了,你自然由我照顾。孩子,跟我走吧。”

    墨墨看了眼鬼六的尸体,深吸了一口气,摇着头说:“我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爷爷说过,不可以相信陌生人。”

    “呵呵……”黑袍人笑了两声,“我是吐蕃国师素和贵,你爷爷鬼六是我师兄。今后你叫我爷爷便是。”

    这人竟然是吐蕃国师?!

    早听说吐蕃人要入长安朝贺,没想到他们早派奸细潜伏在长安,说不准在打什么坏主意,这个消息一定要尽快告诉苏姐姐他们。已经假作鬼六的孙女,他的师弟也信了,这个戏必须做下去。

    墨墨打定主意,便伸出脏兮兮的手,“爷……小爷爷。”抓着素和贵的衣角颤巍巍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