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57.蛊毒(中)
    

    从身后的归义坊到药王居住的光德坊,竖跨了大半个长安城。李渔带着苏小舟一路狂奔,顾不得沿途坊市牌楼上接连发出的示警哨声,宵禁中策马穿街而过,这回动静可闹大了。

    雨滴噼啪砸在脸上,苏小舟恍惚中醒来,下意识用力攥了攥双手,觉得麻木几近没有知觉。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丝力气都没有?

    “鱼刺……我……”

    “别怕——,可能是中毒,我带你去找药王。”李渔将她的肩膀揽得更紧,一边打马一边喊:“别乱动,更别睡着!”

    “不行,我不能这样去见药王。”苏小舟不知哪来的力气,反身一把扯住他的衣襟,“我经常去找他,跟药庐的人都算熟识,这个样子去……会给东宫添麻烦的!”

    李渔这才想起小舟此时的衣着打扮,堂堂东宫副率忽然变作个姑娘,孙大夫身边弟子、仆婢不少,人多眼杂万一传出去,的确容易招人口舌。于是一勒马缰,慢下前行的速度。



    “回我家,让妹妹去请孙大夫。”苏小舟强提着气说。

    李渔虽然犹豫,却知道她惜命的很,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好——,你可一定要撑住!”他果断横拉马缰,调转了方向。

    ……

    雨势渐渐转小,天色也亮了不少。

    空无一人的街巷,李渔策马疾速穿行,心中隐忧重重。怀中的苏小舟再度没了声息,好像又失去意识了。

    他们离义崇坊已经不远,可是天亮之后才能去请药王,从苏府到药庐来回又是半日功夫……到时候药王若是束手无策,又该怎么办?眼前还有个更大的麻烦——从偏远的货坊出来尚且周折,再进达官显贵云集的义崇坊就更不容易了!

    “啾——”

    马儿一声低嘶,崇义坊厚重的围墙映入眼帘。

    宽阔的墙头,严密的石壁,精巧的飞檐,显然是货坊无法相提并论的。

    沿着围墙到达坊市南面的正门,眼前的景象出乎他的意料,原本应该紧闭的坊门,此时正左右大开,两侧牌楼也灯火熠熠。坊外站了许多人,皆穿蓑衣、戴着斗笠,裹得严实看不清楚面貌。

    见有人策马走近,领头一人站出来,“来者何人?要去何处?”喝问声铿锵有力。

    李渔犹豫片刻,扬声回道:“鸿胪少卿李渔,有要事赶去荆州苏长史府邸。”

    没想到如此一说,那人竟然不再追问,反而挥手示意左右让出一条道来。

    一路畅行无阻来到苏府门前,只见门庭高峻的府邸大门敞开,内外灯火通明仿佛正在等他们。

    唯有婚丧嫁娶这样的大事,才能报备县衙在宵禁中如此行事,事出突然苏家人不可能未卜先知,一定是有别的状况发生。李渔不明原因,却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匆匆下马,抱着小舟直往府中跑。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内迎出,正是小舟的兄长苏泊沧。他还穿着操练时的甲胄,脸色铁青,眼前发黑,看样子是熬了一整宿。

    大哥在家,这可太好了!他是羽林中郎将,由他去请药王,可比小妹一个女孩子方便多了。

    “大哥,我们在外遇袭,小舟好像中毒了。”李渔赶忙迎上去。

    苏泊沧迅速从他怀中接过苏小舟,“跟我来——”

    “大哥,这毒非同小可,寻常大夫可不行。药王孙大夫旅居长安,得去请……”李渔话还没说完,余光忽然瞥见前院人头攒动。

    苏家可没有这么多人……

    “大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他警觉地问。

    除了苏小舟身份的秘密,苏家藏着的那幅画,也是个随时招致灭顶之灾的祸根!

    苏泊沧一言不发,只顾抱着苏小舟往内院跑,直到东厢一处精致的小院外才停下脚步。

    三层高的绣楼,内外灯火通明,小院三层外三层满是身着甲胄的内府戍卫。

    “可是小舟回来了?”

    一人从院内迎面而来,一开口,把李渔给吓了一跳。“卢将军,你——”他看了看神色慌张的卢佶,再看看他身后的绣楼,忽然之间明白了。

    苏家确实是出事了,长安今夜出了大事——宵禁中,太子殿下私自出宫,来到了属下臣子家中。此事非同小可,若让御史抓住把柄,殿下免不得被苛责。他实在想不明白,殿下明知道后果严重,为什么还要深夜来此。

    卢佶与他对视一眼,再一看苏泊沧怀里的小舟,陡然脸色大变。

    “我三妹受伤了!”苏泊沧脱口而出。

    卢佶这才反应过来,“快带三小姐进去,孙大夫在里面,请他给瞧瞧。”说着,便让戍卫引苏泊沧进去。李渔想要跟进去,却被他伸手拦住。

    “怎么回事?小舟哪儿去了?!”他急切地问。

    太子殿下深夜出宫,还在苏家待了整夜,他收到消息赶来才知道,是因为小舟出宫后失去了行踪。苏小舟又不是小孩子,从他出宫到入夜,才区区几个时辰,在长安怎么也丢不了的!可是,任他好说歹说,殿下见不到小舟就是不肯回去!

    等来等去,眼看要天亮了,来的却是李渔,还带着他的未婚妻——深夜离奇在府外受伤的苏三小姐,王昭大哥说他可能是个麻烦……果然还真是!

    看来他还没弄明白,李渔稍稍松了口气,“卢将军,殿下在里面?”

    卢佶并未否认,便是确认了他的猜测。

    “天快亮了,快点请殿下回去。”

    “你以为我不想?!殿下见不到小舟,不会走的!”

    “那请卢将军去办件事。”

    “什么?!”

    “我和小舟……还有三小姐,在城南货坊遇到了贼寇。三小姐手上,小舟只身抓贼去了,他好像……带了内廷追踪的秘香……”

    李渔还没说完,就一把抓住卢佶,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你见到小舟了!太好了!秘香……好,我这就回去调派人手,找他去!”

    说话间,苏泊沧匆匆小跑出来,“李五公子,殿下召见。”

    李渔沉了口气,对卢佶说:“你去找小舟,抓贼,我会劝殿下回宫的。”

    “好——”卢佶应承一声,转身就走。

    李渔扬声道:“贼寇手上有人质,是个孩子。”

    “放心,我们有分寸。”卢佶头也不回,口气和苏小舟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