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55.李渔的亏心事
    

    苏小舟知道李渔能发现自己留下的记号,却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侧目一瞥,鬼六竟然倏得全身打颤,眼爆血丝,嘴唇也咬得发白。

    如此异乎寻常的情绪,不是慌乱,更不是恐惧,倒像是恨意满满。看来他与李渔不仅是旧识,还似乎有不小的过节。

    “小五,你这些年躲到哪儿去了?”

    鬼六说话时,牙齿打架的杂音清晰可辨,看来他是李渔的债主,而且李渔欠了他不少钱。

    李渔纵身从梁上跃下,一边走向苏小舟和墨墨,一边说:“瞧瞧你这话说得,我可没躲过。只是犯了错,被发配边疆了,走得太急,没来得及跟老友们打声招呼。”他口气轻松,却抱着双臂,保持着防卫的姿态。

    见此情景,苏小舟背后双手微微一抖,松了绳索,随时准备出手。她与墨墨对视一眼,以目光向她示意,找到机会只管一个人先跑。

    鬼六一双眼已经长到李渔身上,根本没功夫注意她们的动静。

    “臭小子!老子的火呢?!”他一声怒吼,手中的刀嗖得飞向李渔。

    李渔早有预判,身子一侧,便灵活得避开。

    “别激动,当心气坏身子!瞧你这脸色,啧啧啧,日晡潮热,夜有盗汗吧?不如先瞧病,再找我的麻烦不迟。”

    “火——老子的火——”鬼六站起来,看他的眼神仿佛要吃人。

    李渔不以为意,继续絮絮叨叨道:“肝火旺盛,阴阳不和,血行不畅,痰瘀相互……若非我眼拙,恐怕是肝叶生疮,无药可治之症。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纠结往事,不如拿这位身家不菲的苏小姐换点赎金,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颐养天年为要。”



    苏小舟刚想动作,猛然被鬼六回身一把勒住脖子。

    “你认识她?!”他咬牙切齿。

    “欸——,唔唔——”苏小舟被掐得翻白眼。

    李渔有毛病吧?!说什么不好,说认识她,这是要害死她啊!

    “不熟——,不熟——”李渔赶忙摆手,“我欠你的债,跟她没关系。”

    “放手——,你放手!放开我姐姐!”墨墨急得要哭。

    “是谁?是谁指使你们的?!”鬼六看看苏小舟,又看看墨墨,目光再次挪回李渔身上,“十年——,老子被骗了整整十年!一直以为你是因为贪玩才偷走‘圣火’,却不想当年竟是有意接近,根本早就心存不轨!”

    与此同时,他心中也燃起一线希望。吴家的遗孤,偷“圣火”的小混混,此刻同处货仓,“死书”和“圣火”的线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能不能问出个所以然来,关键就在眼前这丫头身上。如此一想,手上力道旋即松了半分。

    “呼——”

    苏小舟猛吸了口气,骤然清醒了几分。

    圣火?李渔竟然偷了鬼六所说的“蛊灵”!阎司空的画……盗墓家族……不死之术……兜了这么大圈子,难道他是其中的参与者?!

    “偷东西是不对的,你赶紧还给人家!”她急忙喊了一声,生怕被鬼六失手勒死。

    “把火交出来。”鬼六咬牙切齿。

    “这就难了……”李渔清了清嗓子,“十年了,那团火早就灭了。”

    鬼六死瞪着他,一字一句道:“不可能。蛊灵之火,百年不灭,除非……它附着到了人身上。”

    李渔眉睫一动,虽然有心掩饰,神色却有微妙的变化。

    “不管你信不信,它真的熄灭了,就在我到漠北的第三年。当年我不问自取,的确有愧于你,只要你提出要求,我一定会尽力补偿。”

    苏小舟难得瞧着他如此诚恳的模样,并不像是在说谎。如此一来,鬼六想要复活他师祖的希望便彻底落空了。她十分紧张,生怕被他拿来泄愤。

    “你说什么……灭了……”

    鬼六眼中希冀顿时熄灭,牙齿咬得咯咯响,“如此,你就拿命赔吧!”他掏出一把铜哨,猛力一吹,发出阵阵短促的鸣叫。

    看来,他在召唤手下人。

    苏小舟看着李渔,掂量着他能打几个。

    李渔看着她,神情十分复杂。

    ……

    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略过,却无一人进来货仓。

    鬼六愕然,“你带了多少人?”

    手下几十人手在外面,却被无声无息被制住,李小五这小混混的手段不简单。

    李渔叹了口气,“我还不想死。因为那团火,惹了大祸,已被流放十年。现在好不容易回来,真的不想再因为它丢了性命。”

    说着,他抽出短刀,身法如流星,霎时逼近鬼六。

    他衣袂飞扬,攻势凌厉,苏小舟却见鬼六身形不动,微微提气,翻起掌心准备出手。

    鬼六的嘴角不禁上扬,李渔熟悉他的招式,采取快攻想一招致胜,却不知他在这十年间蛊术有大成,原先仅可用来炼蛊的蛊火,已经凝练化形。只需一掌,便能取他的性命。

    “鱼刺——”

    苏小舟一声惊呼,用力甩开散开的绳索,顾不得双腿还被捆着,一个飞身上前,左右手同时出击,从鬼六的双肩拉到手肘,同时发力,把他的胳膊交叠着缚在背后。

    “咯——咯——”,是鬼六筋骨错位的声音。

    她用的是禁军特用的擒拿术,普通男子被如此制服,也是难以逃脱的。

    果然,鬼六是久病之人,体力并不怎么样,用力挣了几下,竟然无法挣脱她的控制。

    刀锋停在鬼六脖子上,稳稳占了上风,李渔却忽然脸色骤变。

    “小舟,别碰他!”

    话音未落,一切已经迟了。

    只见鬼六双肩一耸,一道寸劲从他身上传到小舟掌心。

    “啊——”

    一阵酥麻的触感传来,苏小舟瞪大双眼,眼看着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僵住了。

    她仿佛断线的风筝,倏然倾倒在地。

    李渔立刻去扶她,却不小心给让出了空门。

    “丫头,是你自找的!见了阎王不要怪爷爷!”

    鬼六回身一掌打在李渔肩上,反身一把抓住墨墨的领口,犹如提小鸡一般把她提了起来,运力足尖点地,身形犹如残影,瞬间从侧门闪了出去,无声无息融入无边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