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53.南城鬼六(中)
    “欸——,小丫头!不想死的,赶紧把东西给爷爷交出来!”一个花白头发的刀疤脸老头,坐在大木箱上,一手搭着自己半弓的腿,一手把玩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脸凶神恶煞地瞪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俘虏。

    “你是什么人?”苏小舟认真地打量着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虽然她和墨墨是被带上马车,再被带到这里来的,但从距离上估算,应该没有离开长安城。此时天已经黑了,壁上灯影晃动,这里看样子是个货仓,眼前老头儿的模样做派,应该是江湖中人。

    这个时辰了,外头还很嘈杂。如此杂乱都没人来管,看来是离长安和万年县衙非常远的坊,甚至有可能是边缘的货坊。

    光天化日,天子脚下,堂堂东宫率卫竟然被绑票了。

    当时她并没有试图反抗,一来不知道对方功夫深浅,担心动起手来伤到墨墨;二来,她很想知道这人是谁?他的目标又是什么?因为,她亲眼所见,当一只飞蛾掠过,老头以为有暗器袭击时,竟然自掌心发出一道青绿的火焰,内力击中飞蛾的同时,还在墙上留下焦黑的掌印。

    坊市里杂耍“玩火”的艺人不少,但能以火为兵器,并且玩出这种诡异色彩的,却从未见过。或许,正是茉儿所说的南秦部落的“蛊火”。

    墨墨似乎被吓坏了,一动不动,紧紧靠在她身边。

    苏小舟手脚都被捆了,只能用手肘撞撞他,“别怕,有姐姐在呢。”

    “喂!大叔,你是哪条道上混的?绑票之前打听过吗?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知道我家……唔唔唔……”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老头一团麻布塞住了嘴。

    老头啧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匕刃贴上墨墨的下巴,“小丫头,她是谁呀?怎么这么多话。”

    墨墨眸子一闪,激动地说:“我不认识她!您放她走吧!”

    “那可不行,要是她去报官,爷爷多少会有点儿麻烦。小丫头,把你爹娘藏的东西交出来,你们都不会少一根头发丝的。”老头儿眼睛一眯,瞬间换了个口气,似笑非笑道:“乖孩子——,我和你爷爷是老朋友了,你爹小时候我还抱过他。”

    墨墨往后退了退,“我爹娘什么都没留下。您也看到了,我家那么穷,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老头儿不死心,继续循循善诱道:“你再仔细想想。你爹娘或许说过,十年前他们从陵墓里带出来的东西,收藏在哪里了?”

    墨墨一听,便直摇头,“十年前,我还没出生。我爹娘也没去过什么陵墓……”

    苏小舟瞪大眼睛看着对峙的一老一小。

    墨墨竟然是个女孩子!而这老头,不仅认识吴先生、吴凤麟父子,还知道他家祖传的营生。

    “噗——”

    她终于把脏兮兮的麻布从口中抵出来,“大叔,墨墨年纪还小,你不说清楚要什么,她怎么知道家里有没有?!”

    “嗯——”

    老头眉头一皱,又一啧,“爷爷又没见过,怎么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样子?!”

    “你——”苏小舟翻了个白眼,“你自己都不知道要什么,别人又怎么会知道?所以,绑票不能临时起意,你得提前摸清楚情况。”

    “啰嗦——”老头转身去捡麻布。

    “欸——,等一下!”

    说话间,苏小舟已经解开身后腕上的绳结。此时她只需要一个跃起一招锁喉,再一个鹄跃反手双扣,就能制住眼前这嚣张的老头。但她暂时不打算这么做,此人和吴家的关系、吴凤麟留下的东西、他控制的离奇的火,她统统都很感兴趣。

    “你跟吴家爷爷既然是故交,怎么能对一个孩子强取豪夺?”

    “呸!爷爷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当年我跟吴老头一起下墓,要不是他名不符实,半道上失了手,爷爷早拿到那东西了……”老头骂骂咧咧,倒是没拿麻布再塞住她的嘴。

    “你们一起下过墓!”苏小舟瞪大眼睛。

    这家伙不简单,竟然跟吴先生这样的世家高手搭伙盗过墓!

    “大叔怎么称呼?”她难掩激动。

    鬼六一撇嘴,“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南城鬼六爷。”

    “鬼六……怎么这么耳熟……”

    “哼,算你有点见识,听过爷爷的威名。”

    “鬼六爷,你这么说……我就不能苟同了!就算你和吴家爷爷一起盗墓,顶多可以参与当年的分赃。后来墨墨爹娘从陵墓里带出来的东西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不是强取豪夺又是什么?”

    “你——,榆木脑袋!”

    鬼六被她气地够呛,利刃在地上剁地锵锵响,“爷爷和吴老头二十年前下的,跟他儿子、媳妇下的就同一座陵墓!找的也是同一样东西!有言在先,那东西本就应该归我!”

    “哦?”苏小舟眼珠一转,“你们盗的是何人之墓呀?”

    “丫头,你问那么细干什么?”鬼六忽然警惕起来。

    苏小舟人畜无害地咧嘴笑了笑,“这不是问的越细越能找到你要的东西,赎回我和墨墨的小命的机会越大嘛。”

    “你这丫头,看着就不太老实!”鬼六审视着她。

    苏小舟朝身上的绳索努努嘴,“我再不老实,也是你的阶下囚。你怕什么?”

    鬼六仰头冷哼了一声,“怕?爷爷这辈子还没怕过谁!告诉你也无妨,我跟吴家人下的是前朝开国皇帝的墓,找的是我族的‘圣火’和‘死书’。吴凤麟那小子,偷了爷爷的舆图,私自下了泰陵,侥幸拿到‘死书’,藏匿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被我给逮到了。”

    “前朝开国皇帝……你是说,大隋文帝的——泰陵!”苏小舟呼吸加促。

    这和墨墨娘亲说的完全一致,他果然是吴先生当年盗墓的同伴!

    二十年前,前朝文帝的泰陵中,吴先生不幸殒命。鬼六侥幸逃生,却没能找到要找的东西——“子母鼎”的另一个。十年后,吴凤麟和妻子再次探墓,不仅收殓了父亲的遗骨,还找到了那个鼎。

    吴家一目了然,并没有什么琉璃鼎。鬼六要找的“死书”,就是温家当年要找的手稿,想来应该早被吴凤麟拿到了。

    听鬼六的口气,当年并不知道手稿被收藏在哪里,更不知道上面写了些什么。不久前,他见过吴凤麟,却没能拿到手稿,所以今天才会把墨墨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