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50.画中美人(五)
    房内丫头仆婢和苏小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义阳公主笔下的美人渐渐成型。

    落英缤纷的海棠树下,云鬓簪钗的美人面西而立,青色的衣裙随风扬起。她微阖着双眼,双手举在眼前,掌心托着一簇蓝色的火焰,形态仿佛一条绕动的灵蛇。

    “这火的颜色真奇怪……”

    义阳公主一边作画,一边蹙眉。

    若不是贴身婢女指天发誓,说看不到画中有人,她绝对不信,在场的其他人都看不到这位美人。

    苏小舟托着下巴,偏着头,嘀咕道:“炭火有时的确是蓝焰,但是绝对没办法凌空存在,更不可能被人托在掌心里呀。”

    “咦……这刀很特别。”

    义阳公主嘀咕着,寥寥几笔,便在美人的腰间画上一对短刀,“刀鞘上还写了字。我不擅长蝇头小字,就不写了。一个‘噬光’,一个‘破焰’,都是篆书。这对短刀,纹饰古朴,应该年代很久远了。”

    恍惚间,苏小舟觉得十分耳熟。

    “‘噬光’……破焰’……‘噬光’……啊——,噬光!”她恍然大悟,“噬光”可不就是李渔哄弄岚烟时说的,那把阴煞之极的“神兵”!

    据李渔说,关于它的最后一个传说是:五十多年前,前朝炀帝在江都被叛军缢死,贵嫔宇文氏以此刀自戕而亡。这位美人的服饰打扮的确是前朝贵族,难道她就是高祖杨妃的母亲——宇文贵嫔。

    高祖……杨妃……前朝宇文贵嫔……

    高祖陛下带进陵墓的画像,里面画着妃子的母亲,似乎又有些说不通。

    虽然出身北周皇族宇文氏,又是炀帝三妃之一,但却份属旁系侧枝,除了女儿又没有其他子嗣,因而哪位贵嫔娘娘并不算知名。要想弄清楚她的身世,只能去石渠阁查查前朝后宫名册家谱了。

    “这人……这火……小人好像知道……”茉儿在一旁,低声说道。

    “是什么?”所有人一齐望向她。

    茉儿深吸了一口气,“小人的家乡梁州,离大唐与吐谷浑的边境不远。那里往西,曾经有一个南秦部落,族众庞大,他们信奉着一位可以御火的‘神女’。传说,南秦神女不死不灭,一代代化身为凡人守护着南秦。”

    “南秦……”义阳公主点点头,“这我倒是知道。周末隋初时候,南秦虽然是边陲之地,但因为盛产铜矿,曾经繁盛一时。后来,不知出了什么变故,迅速衰落下去了。到本朝初建,南秦各部干脆彻底消失了。可惜……那么大片的土地,都归了吐谷浑,现在又落到吐蕃手里了。”

    听出她话中的惋惜,苏小舟不由心神一动。果然是皇家的公主,虽然已经嫁做人妇,却还是心系天下的。

    叹了口气,义阳公主继续说道:“我小时候读过一本书,记载了一些南秦的风土人情。那里并没有什么神女,都是前人编织出来的神话。南秦人会一种蛊术,与西蜀蛊术大相径庭,那里的蛊师会修炼蛊火,用来炼蛊,炼化成形后便会呈现不同的形态。我很小的时候,宫中有位巫师婆婆,通晓猫鬼之术,她说过蛊火是青绿色的。美人掌心这团火是蓝色,要么是作者画错了,要么就与蛊火无关。”

    到现在,她总算清楚,这幅画不是岚烟画的。可是,作者是谁?能将老师的笔法模仿到如此程度,当今世上实在是不多。

    这时,苏小舟慢慢蹙起了眉头。

    又是南秦!

    袁引说南秦有个不死“千岁姆”,温崇绱说南秦有“不死药”……阎司空的画,自己从吴凤麟手里拿的物件……一切的事情,仿佛暗暗有着关联,只是这关联太过虚无缥缈,一丝线索也抓不到。

    “噔噔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便“飞”进来一道倩影。

    扒住门边才站稳,眼见一屋子的人正在“研究”那幅画,苏岚烟差点两眼一抹黑。

    愣神看了一圈,发现挤眉弄眼的姐姐,她才定下神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公……公主……小女,回来晚了。在外面,出……出了点……”

    不等她把话说完,义阳公主已经把她拖到案前,指着案上的画说:“岚烟,这幅画是谁画的?你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啊——”看着案上自己看了千百遍的画和一旁墨迹未干的仿作,苏岚烟顿时傻眼了,张了张嘴巴,不知该如何回答。

    ……

    “姐姐——”

    她一扭头,高声道:“墨墨不见了!”

    “什么?”苏小舟大惊失色,“他不是随你一起出门了吗?”

    苏岚烟赶紧喘了几口气,“早晨是跟我出门了。可是我在西市茶楼见到韦大哥,说几句话的功夫,他人就不见了!我们找了大半个集市,也没找到他的影子!”

    ……

    一听说苏家收养的孩子丢了,义阳公主顾不上追究画作的事,连午膳也没用便要走,还催促苏家姐妹赶紧去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