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36.窃陵案犯(中)
    屋内空荡荡的,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然而,几面墙上都有悬挂卷轴的边痕,地面上也有摆放桌椅、案、柜的痕迹,看来为了给女主人治病,这家人已经把能卖的东西都给卖掉了。

    出乎苏小舟意料的是,跟随墨墨走到卧房外的玄关下,除了浓重的药味之外,她没有嗅到一丝陈腐的气息,这里完全不像常年卧床的病人的居所,可见这个孩子把他母亲照顾的很好。

    看着前面瘦小的身影,她不禁有些动容。

    这么懂事的孩子,正是跟父母撒娇的年纪,却要一个人扛起一个家,着实不容易。

    真希望是自己找错了……

    “娘,李大夫和夫人来了。”

    走进卧房,墨墨喊了一声,便去打开右侧的窗子。

    晨光透进卧房,苏小舟终于看清整个房间。

    房间中央是一个灯架,左右各安了一盏灯;临窗这边有一个浴盆,擦拭得很干净;对面则是一张比寻常床榻底脚更高的卧榻,一旁案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卧榻罩了纱帐,隐约看到里面半坐着一个人,手里捧着一个笸箩,正在缓缓地绣着花。

    房间里这么暗,墨墨娘能看得清吗?

    她正犯着嘀咕,李渔已经提着药箱走了过去,“温夫人,这几日的药都按时吃了吗?感觉怎么样?让我替你号脉吧。”

    卧榻上的人,终于停下手上的活计。

    “墨墨,你不是要去码头吗?”

    她的声音很虚,微弱的几乎听不清。

    墨墨回过头,“娘,我等李大夫给你诊治过以后再去吧。”

    温夫人用力抬起手,无力地摆了摆,“你先去吧,答应了人家就别迟到。娘会招呼好大夫和夫人的。”

    “哦——”

    墨墨应了一声,挪了挪步子,想要走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李渔笑了笑,问道:“这几日的药都按时给你娘服用了吗?”

    一听自己被问话,墨墨有些开心,赶忙说:“汤药都按时喝了,药浴也泡足了时辰。我娘的气色都好多了呢!”

    “那天我忘了问,抓药的钱可够用?”李渔不动声色地问。

    墨墨笑着说:“药店说,方子上都是好药,比我以前抓的要贵上一些。幸亏前阵子攒了些钱,勉强够了。以后,我会继续好好赚钱,争取付诊金给您的。”

    “你在码头上做些什么活?”苏小舟问。

    “扛粮包。把一包一石的粮包从船上卸下来,送到粮仓里摞好,能得一文钱。我一天可以扛五十包,除去给工头的分成,能拿到三十文钱。除去抓药和买粮,一天能攒下五文。”墨墨掰着手指头算道。

    这么小的孩子,一天竟然能扛五十趟粮包?!寻常壮年都不一定能做到!

    苏小舟有些诧异,“你能扛这么多吗?”

    墨墨有些得意,“我比那些大叔扛的还多呢!因为我有一个秘诀——扛包的过程中,千万不能歇脚,一歇可就再扛不动了!”

    “累吗?”

    苏小舟心疼地揉了揉他的肩膀。

    “不累——”墨墨满不在乎地说。

    李渔暗暗算了下,即便如此,也还是不够的。

    难道这孩子中间有偷偷卖过冥器?

    他微微蹙眉,“就这样吗?”

    “码头上船多、人也多,附近有三十多家仓库,各家的工人大多不识字,船一到岸,大家就乱糟糟一起上,经常会把货物送错仓。前阵子,总把头发现我会画画,就让我待在船舱里,往每个粮包上画不同粮仓的符号和里头装的东西,这样大家就不会搬错了。每画一个包,他就给我一个签,还不让工头抽成,所以一天下来,能换到一百文钱。”墨墨笑呵呵地说。

    李渔终于点头,这样算来还差不多。

    要不要继续增加用药,再逼逼这个孩子呢?

    他心里有些不忍……

    想到信封上画的双鱼和墨墨在信中对父亲旧主的恳求,苏小舟心底有些沉重。

    这个孩子没有等到别人来拯救他,却等到了无端的祸事。

    替他理了理衣裳,她说:“好孩子,你去吧。我们会照顾好你娘的。”

    ……

    听到轻缓的关门声和墨墨远去的轻盈的脚步,苏小舟和李渔相视一眼,立刻达成了一致。

    事情应该速战速决,早一点知道真相,就可以早一点想办法帮这对可怜的母子。

    “温夫人,墨墨他爹呢?”苏小舟试探着问。

    床上的人很安静,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

    “温夫人——”

    她走上前,小心地撩开纱帐。

    “嗖——”

    一道细微的破空声传来,眼前同时划过一线银亮。

    她未反应过来,便被身后一个力道拽着,避开了那道微芒。

    “嘚——”

    一根极细的绣花针,深深扎进墙上。

    很难想象这样的力道,这样鬼魅的招式,竟然出自一个久病之人。

    “玄冥针——,你是益州陈氏的人?”李渔脱口而出。

    他之前盘问过几个盗墓家族的人,都说发源自益州的陈氏家族就有人擅长使用暗器。神乎其技者,可以将极细的绣花针变作杀人的凶器。

    使出这样的杀招,榻上的人却瞬间歪倒,喉咙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在被褥中痛苦地扭作一团。

    “别怕,我们是来帮你的!”

    苏小舟想要在靠近,却被李渔一把拉住。

    把她拉到身后,他上前说道:“温夫人好身手。可惜,身手再好,你又有多少根针,能杀多少人呢?我们是官府的人,在许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进来的。如果迟迟不出去,就会有一大群的官差冲进来。动静闹大了,恐怕会连累到墨墨。”

    温夫人好像缓过来一些,伏着身子说:“夫君的事情,我们母子什么都不知道。”

    李渔也不反驳,一字一句道:“你根本没有患‘痹症’。”

    温夫人沉默不语。

    李渔继续道:“你是中了毒,是尸毒。因为症状和痹症太过相似,多年来没能得到适当的医治,毒性已经深入骨髓了。能中这么罕见的毒,说明你和尊夫是同道中人。”

    被他一语戳破,温夫人猛然抬起头,“你们到底什么来路?!凤麟已经失踪了三个多月,你们不可能从我们母子身上得到任何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