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35.窃陵案犯(上)
    北城·义宁坊

    除了宫城、皇城,长安城的外郭城素来东贵西富,北尊南贱。

    西北十二坊临近皇城,地势较高,比南边的坊市更加通风、干燥,虽然其中的义宁坊位置较偏,但宅子也是千金起步的,一般的平民百姓可住不起。

    果如李渔所说,那孩子的母亲患有痹症,吴凤麟选择定居这里,应该是为了妻子的病情。

    温崇绱宁愿辞官还乡,也想不出找到吴家人的办法。她本以为线索就此中断,没想到竟然在温家门房找到一封信,来信之人正是吴凤麟的独子吴墨韵。

    他在信上说,父亲失踪多日,母亲病重无钱医治,走投无路之下,恳求旧主帮忙。

    完全对上了,他就是那个卖画的孩子!

    想着将要面对的是妇人和小孩,苏小舟特意换了一身裙装,独自一人来到坊中偏僻的小巷。

    眼前的宅院不大,比周围的宅子要低矮许多,从门口破损的石阶,檐上尚未清理的杂草和斑驳脱落的墙面,都可以看出这家人生活的困顿。

    她微微勾起嘴角,李渔……再给他三天,也找到这里来。

    刚要上前叩门,却听见低矮的院墙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墨墨,这张方子抓药,一日三服;这张方子抓药,煮水沐浴,一日一次。”

    李渔?

    那家伙竟然先找到这里了?!

    苏小舟猛吸了口气,胸中憋闷的紧。

    “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个大约幼学的男孩,正引着身后的人往外走。

    跟在后面的正是李渔!

    他也是自己一个人,打扮的有些古怪,穿着一身褐色袍衫,端端正正带着幞头,斜跨了一个陈旧的木箱,脸上还贴了两撇小胡子。

    “你找谁?”

    男孩看到苏小舟,瞪大眼睛望着她,眼神中充满戒备。

    “我……我是……”

    苏小舟本来想了各种理由,却在看到李渔这副模样的瞬间,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娘子!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李渔快步走出门,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娘子?”

    苏小舟没太反应过来,忽然胳膊被他猛力一揪,“哎——”一声喊了出来。

    ……

    “原来是李夫人。您好,我叫墨墨。”男孩恭敬地躬身行礼。

    他的衣衫很破旧,皮肤黝黑却难得挺干净,言辞举止一见便知很有教养。

    李渔笑了笑,拉着苏小舟一边往外走,一边招呼道:“墨墨,我们先回了,过几日再来给你娘复诊。药一定要按时用啊!”

    “一定,多谢大夫!多谢夫人!”墨墨一个劲地行礼。

    “相公,你一个人跑来这里,怎么也不跟家里说一声?”苏小舟扯过李渔,在他耳边恨恨地说。

    李渔凑到她耳边,“说来话长,回去再说。”

    “李大夫和夫人真是恩爱,就跟我爹娘一样。等我爹回来,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们的。”墨墨十分认真地说。

    李渔懂得这种坚强,欣慰地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到苏小舟的时候,他便知道,这孩子是找对了。

    ……

    一路携手,穿街过巷,确保完全离开墨墨的视线,苏小舟终于忍不住了。

    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异常,她一把扯过李渔,急着问道:“你是怎么找的这孩子的?为什么不抓人,却要扮成大夫去给他娘瞧病?”

    “唉——”

    李渔歇了口气,往她身上一倚,“你是不知道啊,找到他有多不容易!这三天,我看了不下一百个病人,号脉号得手都麻了,眼睛也看花了。都说这北城富贵人家多,没想到随便开个义诊,一样的大排长龙。盛世繁华背后,有许多看不到的心酸啊!”

    苏小舟抵抵他,“那孩子……墨墨,你确定卖画的是他吗?”

    “你我两条线都找上他,十有八九就是了。”

    李渔脸上并没有任何喜色。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从没找到过那个坚强懂事的孩子。

    “接下来怎么办?要把他抓起来审审吗?”

    苏小舟十分犹豫,偷盗皇陵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吴凤麟一人做事一人当,重病的妻子和半大的孩子何其无辜。

    李渔轻轻叹了口气,“先确定一下吧。”

    “要怎么确定?”

    “我今日给他开的药,大多价高。看他家里的情况,若想用上药,必须拿出价值不菲东西出来变卖。我已经安排人守在附近,只要这孩子拿出冥器变卖,就可以人赃俱获了。”

    “然后呢?真的要抓他吗?”

    “到时候再说吧。”

    夕阳下,两个人的人影越拉越长,渐渐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

    三日之后,北城“安康病坊”的李大夫“夫妇”再次来到吴家的小宅院外。

    据蹲守的衙差回报,没见到墨墨拿任何东西去变卖,只是每天早早出门,到漕运码头去做工,到了晚上结了工钱才去附近的药店抓药。码头人又多又杂乱,他们没能全程监视,并不确定他中间是否有离开过。

    李渔十分确定,这么大点儿的孩子,做工的工钱绝对买不了那么多药。如果墨墨刻意隐藏,说明他已经对周围的人产生了警惕和怀疑。本来想再多等一等,他还是忍不住上门来看看。苏小舟盯他盯的紧,刚一出门就被她给跟上。

    “说好了哈,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敲门之前,李渔忍不住又补了一句。

    这是他今天第八遍提醒了。

    “知道了——”

    苏小舟有些不耐烦,自己上前叩响了木门。

    门很快开了,露出黑瘦的小脸,一双闪亮的眼睛尤其突出。

    墨墨虽然一脸疲惫,还是冲他们灿烂地笑着。

    “李大夫,李夫人,你们怎么来了?我正要出去做工呢,晚一点就麻烦了。”

    李渔略带歉意地笑了笑,“不放心你娘,提前来复诊。你……去哪儿做工?”

    “码头——”

    墨墨毫不掩饰,笑着引他们进入。

    苏小舟藏起诧异的神色,四下打量这间小宅院。

    吴家的宅院不大,只有一进三间。房舍虽然破旧,却收拾的十分整洁,院内种了一株桂树,开满了淡黄的小花,虽然时节已过,香味没有初开时浓郁,淡淡的气息仍然宜人。

    外墙上挂着各种做手工活的器具,看得出来主人的心灵手巧。稍往里走,挥散不去的药味,昭示着主人的沉疴旧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