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24.惊天大案(三)
    苏泊沧身高八尺有余,身材魁梧,穿着袴褶,头戴武弁,腰间佩着短刀,负手摆出长兄的威严。

    “岚烟,你去让所有丫头、小厮、老妈子都去前后门守着。”他指使道。

    “哦。”

    苏岚烟虽然不情愿,还是应声去办了。

    既然家里来了重要的人,她只能跟大哥暂时和解,但是心底怒气深重,心里直盘算着等会儿怎么让姐姐给自己主持公道。

    “晚晴,你带贵客去内堂稍坐。哥哥等会就过去——”苏泊沧又下令道。

    刚才还在心底同情小妹,苏小舟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也被指派了任务。

    “哥哥你又是去做什么?”

    “不懂礼数!有贵客临门,当然要隆重款待了。”

    ……

    “怎么这么久还不来?”

    与苏小舟对立在内堂中央,李渔不禁左顾右盼。

    苏家人也太奇怪了:家里来个客人,竟然让所有下人去守门,而且需要小姐亲自去叫……还有,苏家大哥一去不回,难道是怕羞溜了?

    看出他的困惑,苏小舟解释道:“因为我的事,十年来家里留用的仆婢很少。他们各有各的差事,要想把他们都找齐了,得走遍整个府邸。”

    “噢——”

    李渔点了点头,忽然问:“这么多年……省下不少钱吧?”

    “你操心的是不是太多了?”

    苏小舟翻了个白眼,哪怕在说正经事,这家伙关心的部分也是她想不到的。

    “既然要娶亲,总得算算夫人的嫁妆。”李渔无赖地说。

    苏小舟胸中一阵气血翻涌。

    他怎么能把婚事说得这么随意,仿佛娶她只是在自己家里添个家具。

    “昨夜我就想说了。麻烦你找个时间,见下你叔祖父或者我大哥,中止两家的议亲。今日刚好来了,等会儿你就跟我大哥说!”她没好气地说。

    “当真吗?”

    “这能假吗?你我又不是两情相悦,就算订立婚约也能退婚,何况这才刚刚开始议亲,早点结束能省不少事。”

    “苏晚晴——”

    李渔猛然前倾,凑到她耳边,“嫁给我……不行吗?”

    他的声音又缓又轻,气息温热,带着草木的香气。就算他是个无赖小混混,忽然这么温柔的说话,也十足地撩人心弦。

    两人靠的这么近,余光偷偷一瞥,便可以看清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苏小舟发现他的眼睛和长睫真的很配。

    她倏然躲开,心怦怦跳得厉害。

    该死!他该不会要表白心迹,说对自己一见钟情之类的蠢话吧?!

    胡思乱想中,她又只听到李渔说:“你是不是太较真了。成亲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办一场给旁人看的仪式而已。你我即使不相知相爱,也可以相互扶助。少年夫妻,一辈子平平淡淡,相敬如宾,白头到老,不好吗?”

    他说的……太有道理了。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需要什么私情?议亲之前,两人有过默契,已经是难得的造化了。

    眼眸一沉,苏小舟摇了摇头,“素不相识,盲婚哑嫁,唯有认命赌一赌未来。可是,你我已经见过数面,不论脾气秉性,还是情趣品味,都相去甚远,十有八九成了亲也会夫妻不和。明知道会输的赌局,你还会上场去赌吗?”

    “我……”

    李渔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以为简单的事,她会想这么多。

    “姐姐——”

    苏岚烟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气喘吁吁进了内堂。

    把偌大的府邸跑了一遍,她的脸热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道:“姐姐,你怎么大白天就把姐夫带回来了?”

    “啊?!”

    苏小舟和李渔面面相觑。

    小妹怎么会认识他?

    “苏小姐,我们见过吗?”李渔问。

    苏岚烟发觉失言,咬了咬下唇,有些心虚地说:“掌媒大人带我和哥哥去偷偷看过你,就在……”

    “咳——咳咳——”

    苏小舟忽然咳嗽,示意她这么失礼的事,可以不要说细节了。

    “然后呢?你们有什么收获吗?”李渔追问道。

    “大哥对你很满意!”苏岚烟陪着笑脸道。

    李渔好像很满意这个答案,终于放过此事,冲苏小舟挑了挑眉毛,“要说你自己去说,我可不想让内兄失望。”

    话音未落,苏泊沧端着木盘小跑进来。

    “妹夫,久等了——”

    他的笑容灿烂亲切,一改方才在外院严肃的样子。

    木盘中放着四盏“冰沙玫瑰酪”,盏中冰雪晶莹,浇了一层醇厚的酪浆,上面洒了玫瑰蜜饯,清新甜蜜的香气扑鼻而来。

    看到自己喜欢的凉食,苏小舟赶忙接手,“这都中秋了,家里还有藏冰呢?”

    不提还好,一说又把苏岚烟气到了。

    她小嘴一撅,置气道:“大哥偏心!韦大哥在家里住了一个月,他愣是不让开冰窖!存到现在,原来是要招待二姐夫!”

    听她这么说,苏泊沧立刻变了脸色,拍案道:“不许再提那家伙了!与他退个亲而已,竟然说我违反大唐律令,要去告官!没有打断他的腿已经算宽宏大量了!”

    居然真的动手了,还是在自己理亏的情况下,简直……太粗暴了。

    李渔与苏小舟面面相觑,各自打定了主意。

    怎么说也管了数年家,苏岚烟可没那么好吓唬,转而可怜兮兮地望着李渔,“姐夫,你给评评理。我大哥要毁坏订了十几年的婚约,将我另许他人,是不是不讲道理?他还打人——”

    不等小妹说完,苏泊沧上前打断道:“妹夫,你来评评理。有人曾救我性命,既不肯要钱财报偿,也无所求。我身为长兄,把自家小妹许配给他,有什么问题?”

    “过分——,太过分了!我与韦大哥青梅竹马,家中亲朋人尽皆知,现在毁婚,苏家颜面何存?!”

    “你才过分!胳膊肘往外拐,联合外人忤逆大哥!”

    ……

    “姐夫,你评评理!”

    “妹夫,你说!”

    ……

    李渔被他们吵的耳中轰鸣,喊了一声,“别吵了!”

    堂内霎时安静,他说:“苏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救命之恩,嫁妹报之,本可以是一段佳话,但你明明有个妹妹还未订婚,现在却要拆散小妹已有的婚约……难道因为恩人品貌不佳或是年岁不浅?我听小舟说,小妹是继母所出,难道大哥因此厚此薄彼。”

    说完一抬眼,只见三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