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19.中秋灯会(上)
    离开太子的寝殿宜秋宫,李渔远远望见苏小舟在廊下焦急地踱来踱去。

    一见他出来,她立刻迎了上来。

    “殿下怎么了?”

    李渔没有回答,有些疑惑地望着她,“听那个跟了你好几年的属下说。你在东宫被叫做‘米虫’,就连份内的公务都不愿管,这会儿怎么这么勤快?右内率府……好像并不管殿下的起居、用药吧?”

    “要你管——”

    苏小舟白了他一眼,“薛益一定没说全。应该是,东宫里除了与殿下相关的事儿,我什么都不管。”

    李渔去觐见没多久,内侍便传太医进殿,生怕太子殿下有事,她只好在这里等消息。

    “殿下到底怎么样了?”她着急地问。

    不敢再卖关子,李渔摇摇头说:“不要紧,只是寻常的午后发热,喝了药就能降下去。来,张嘴——”

    “啊?”

    苏小舟没反应过来,便被他往嘴里丢了颗东西。

    她嚼了嚼,嘀咕道:“糖莲子?你从殿下那里拿的吧。”

    “殿下说你喜欢吃。”

    说着,李渔自己也尝了一颗,立刻被甜过头的味道齁住了。

    苏小舟眨眨眼,有几分狡黠地笑道:“其实,我并不爱吃,是殿下自己喜欢而已。药王说,蜜糖生痰,他的病不宜吃糖渍的食物。可是他偏偏爱吃糖莲子,东宫里又没人敢阻止。所以,我只好说喜欢吃,每次去他那都偷摸着带一点儿走,只为了让他少吃一点。”

    “原来如此。那这些我自己吃了——”

    李渔抖了抖袖袋,沉甸甸的,装的全是糖莲子。

    “哟,干得不错呀!”

    苏小舟心情大好,李渔还是有点儿用处的,自己每次只敢抓一小把,没想到他整盘都给带出来了。

    没想到做这种事,能得到她的夸赞,李渔无奈地笑了笑。

    “后天是中秋,东西两市有灯会,会很热闹。”

    “啊?”

    苏小舟一愣。

    李渔是要约自己去看灯吗?

    ……

    李渔清了清嗓子,“做戏做全,两家既然在议亲,适逢佳节,理应相邀……”

    方才太子殿下问他,此事准备如何收场。他的答案是——自己从来不做违心之事,包括要迎娶苏三小姐这个决定。

    “我……我……那天太子殿下要入大明宫拜见陛下和皇后娘娘,我得等他回宫,然后才能……”苏小舟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好——”

    李渔认真地点下头,“后天傍晚,我在西市门口等你。”

    *******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整日心神恍惚,挨到傍晚时分,苏小舟还在东宫嘉福门外左顾右盼。既担心还未归来的太子殿下,又担心自己没办法在宫门关闭前出宫。

    今日一早,前朝便颁下诏书,昭告天下:圣上将追尊先六代、五代皇祖、皇妣为皇帝、皇后,增高祖、太宗及皇后谥号。从今往后,改称陛下为天皇,武后为天后,以避先帝、先后之称。同时改年号为上元,并且自八月十五日起大赦天下。

    几十年一遇的大赦,除十恶大罪之外,犯下大小罪责者都得到了赦免;流放之人得以放还;八十以上的老者,得到粟米、锦缎的赏赐;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得到奖赏;鳏寡孤独、身患恶疾者得到赈恤;绿林水匪、亡命之徒也得到招安的机会。对天下百姓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但对当朝太子来说,天子从一人变成了两人,是再可怕不过的事情了……

    清晨入宫拜见,现在天都快黑了,太子殿下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了什么变故吧?

    “小舟——”

    一个人从背后拍了下她的肩膀。

    “啊!”

    苏小舟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是卢佶。

    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她焦急地说:“卢大哥,你不是陪殿下去大明宫了吗?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卢佶扯回衣袖,慢条斯理地说:“天皇陛下、天后娘娘留太子殿下在宫中赏月了。殿下怕你着急,特意让我回来说一声。”

    听他这么说,苏小舟长舒了一口气。

    “太好了。那我先回家了——”

    她正想走,却被卢佶扯住了衣领。

    卢佶理正衣冠,慢悠悠地说:“哎,今日是中秋佳节。哥哥我也没有去处,不如跟你回家吧。”

    “啊——”苏小舟脸一垮。

    “怎么啦?!我父母兄弟都不在京城,去年中秋是王大哥带我回家的。现在他被你给弄走了,我不管,你得对我负责到底。”卢佶耍赖似地说。

    “其实……其实……”苏小舟有口难言。

    其实她打算回家换身衣裳,然后去西市赴约。卢佶这个人,性子极软,像个狗皮膏药一样,为达目的不怕死缠烂打,想要甩掉他,怕是没那么容易。

    “有些不方便。”她决定直接拒绝他。

    “哪不方便了?”

    卢佶一下揽住她的肩膀,“兄弟这么多年,我还没去过你家呢。听说你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妹妹,还舍不得让我见一见了?”

    提到妹妹,苏小舟灵光一闪。

    “就是因为妹妹,才不方便!三妹、四妹都许过人家了,我若在中秋佳节带你回家,恐引来闲言碎语。”

    “嗯……”

    卢佶一琢磨,连连点头,“贤弟说的甚有道理。可这中秋佳节,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过吧!反正令尊也不在京城,男人大丈夫不与兄妹一起过节也没什么。今夜,我们兄弟找个酒肆,彻夜痛饮如何?”

    苏小舟非常想拒绝,可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任何理由。

    暮色沉沉,眼看着宫门就要关闭,没时间跟他在这里纠缠了。

    “行——,不过两个人对饮也没什么意思。我带你去西市,找几个朋友一起吧。”

    “那可再好不过了!”

    终于不用孤影对月,卢佶十分满意。

    ……

    急匆匆出了宫门,两人一路策马狂奔。终于在八百声暮鼓结束前赶到西市坊门外,见到了门边一脸错愕的李渔和他身边笑容灿烂的复生。

    在坊门外的马房交了马匹,苏小舟领着兴冲冲的卢佶走了进去。

    “鱼刺,这位是东宫左内率卢佶大人。”她硬着头皮介绍道。

    天生自来熟,卢佶立刻热络地迎上去,“鱼刺兄,久仰了!小弟表字‘林杰’。幸会——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