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17.猜错了?
    从朱雀门进入皇城重地,沿着承天门大街,一路走到东四横街的北面。青天白日之下,这里一片庄严肃静,庞大的尚书省六部衙门正坐落于此。

    太子殿下历次监国,辅佐他处理政务的都是三省宰相,苏小舟因公常来常往此地,对这里算是十分熟悉。

    但这次来,她心情却十分复杂。

    英国公府与苏家议亲不到十日,晾了李渔两个多月的兵部忽然来了消息,让他今日入宫领命。因此,他对父亲依附武后的揣测,几乎已经得到了证实。

    收到薛益传来的消息,她不请自来,坚持陪李渔同往。如无意外,他的新差事尘埃落定,她的差事也就彻底完结了。

    与她相比,事情的正主李渔却一脸轻松,左瞧瞧右看看,一副故地重游的样子。

    “小时候,我与太子、潞王他们时常来这里玩。你看——,那边的灌木丛后头,有一口封死的水井,传说前朝炀帝在江都被杀,听闻消息之后,外廷数十位忠烈臣子集体在此投井自尽。于是,每到阴雨天的傍晚,只要经过附近,就能听到群鬼夜哭,悲呼炀帝之声——”

    他的声音越压越低,衬得周围愈发阴森恐怖。

    烈日下,苏小舟打了个冷颤,“闭嘴!”

    这人太讨厌了,今夜刚好轮到她领兵巡夜,天黑以后还得来这里。听了这么个莫须有的故事,势必要自己吓自己的。

    “你害怕啊,哈哈哈——,小内兄,你胆子这么小吗?”李渔乐不可支。

    尚书省西都堂是兵部衙门之所在,出入的人大多穿着明晃晃的铠甲,一个个行色匆匆,仿佛都带着十万火急的军力。他笑得太过猖狂,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苏小舟只能装作不认识他,低着头疾行如风。

    ……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捧着委任文书,苏小舟失声惊呼。

    文书上写着:安北都护府六品昭武副尉李渔,迁京兆尹府七品司法参军。

    ……

    这是被贬官了啊!

    “这个……本官向侍郎大人确认再三,上意的确如此!”

    交付委任文书的兵部员外郎一脸尴尬。

    一般来说,都是把京官往地方上贬,还真没见过把边将贬回京城的。把人从边关调回京城,品级却不升反降,这用人的思路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京兆尹府……司法参军……”

    李渔嘀咕了一会儿,忽然问他:“是不是从今往后京城二十三县,执法理狱、督捕盗贼、迫赃查贿……就都归我管了?”

    “蛤?”

    兵部员外郎微微一愣,赶忙说:“司法参军的确职责在此。不过,京兆尹府的大小事务都要在京兆尹大人的主持下进行,属官不可凭借职权随意妄为。”

    苏小舟暗暗赞许,不愧是专门与边将打交道的兵部员外郎,看人的眼光真准!一眼就瞧出李渔不是省油的灯,这番叮嘱的确不可或缺。

    李渔满不在乎,收下委任文书,恭恭敬敬向他行了个礼。

    “多谢大人,下官一定谨遵教诲!”

    接着便拖着心有不甘的苏小舟,迅速离开。

    ……

    皇城内的小道上,两人一前一后,一个满怀心事,一个精神抖擞。

    “奇怪……”

    “这事太奇怪了!”

    “开国以来可能都没有先例……”

    ……

    苏小舟一路喋喋不休。

    这么反常的操作,根本推测不出旨意从何而来,她回去要怎么跟太子殿下交代?更重要的是,“投名状”的事要怎么收场?

    忽然,她停下脚步,一把扯过身边的李渔,情绪激动地说:“我知道了,因为你投错了‘投名状’!”

    “啧,你怎么这么计较呢?”

    李渔直咋舌,一点点凑近她的耳边:“六品边将军饷又低又危险,哪比得上京兆尹府的权势要职。你觉得我被降职了,我却觉得是圣上格外开恩!还有,你为何这么关心我的前程?真想嫁给我呀?”

    “瞎说什么!”

    苏小舟猛退一步,重重捶了把他的肩膀,“我是说你一定猜错了!我父亲根本就不是皇后娘娘的人,所以两家的婚约没能获取她的信任,造成这样的结果。或许,她改变主意,放弃你了……”

    其实李渔在什么职位,一点儿都不重要。得不到重用,对他和太子殿下来说反而更好。

    重要的是,此事可以证明,父亲没有和武后站在一起,不在东宫的对立面,不在她和大哥的对立面。那么,她近日所有的忧愁,就都可以烟消云散了。

    “好。”

    李渔笑了笑,“如果能舒服点的话,你便这么想吧。”

    “你——”

    苏小舟欲言又止,沉了口气道:“我就送你到这里了。还有点差事,得回东宫去。”

    整件事情,她会一字不差地禀告太子殿下。要不要召见李渔,就看殿下自己的意思了。

    “小舟,别想太多。”

    李渔的声音忽然温和了不少。

    苏小舟一抬头,只见他正注视着自己,缓缓伸出手来。

    刹那间,她呼吸一停,周身血液仿佛凝固。

    除了太子殿下和几位从小玩到大的生死兄弟,她这辈子从来没有与别的男子靠得这么近过。

    李渔身上有种淡淡的草木气息,让人觉得仿佛靠近了,又似乎仍相隔甚远。陌生的感觉袭上心头,让她不由得有些慌乱。

    这几日,太子殿下的话始终在耳边回响。眼前这个玩世不恭的小混混,是唯一能带她离开东宫的人。

    原本两人毫不相关,如今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只是她再看上千百次,也不可能把他看成自己的。

    “瞧瞧,你都长白头发了。”

    猛然扯去她的一根头发,李渔仔细一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抱歉,看错了。”

    “鱼刺!你想死啊——”

    苏小舟压抑着怒气,双手捏得咯咯作响。

    按照之前的约定,一旦兵部给了回音,便要终止两家的议亲。李渔现在只字不提此事,而她仿佛手上拿着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心中惴惴不安,却又不想轻易放弃。

    这个混混,明眼可见完全靠不住,但她却忍不住想要靠近他,连他一个动作、一句话都在意的要死。

    疯了的人不是他,而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