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14.面相(四)
    苏小舟有些紧张,再看另一边的陈亮,一脸难受相,半趴在桌上,直勾勾盯着她发愣。

    还好他们都喝醉了,又先入为主有“苏小舟”有双生妹妹的印象,一时并没有认出她是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

    她沉一口气,上前扯回面巾匆匆系上,“二位既然认识家兄,就不要再纠缠了。”

    说完,快步转身要走。

    崔铭迅速爬起来,快步拦在她面前,扬声道:“别走——,你哥哥可把我害苦了!你可知道,他在东宫——以色侍人,卑微下——”

    “啪——”

    干脆利落一耳光,直接把他给打蒙了,也打飞了最后一个字。

    “你——,你竟然跟本公子动手!”捂着火辣辣疼的脸,崔铭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看似柔弱的小姑娘,下手还挺重。

    “贱骨头,你自找的。”苏小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苏家的声誉,东宫的声誉,太子殿下的声誉……谁都不能破坏。

    这时候,周围不少客人都望向他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乍一看来,是两个醉鬼借酒壮胆,调戏良家女子,却不小心踢到了铁板上。

    ……

    “原来苏三小姐是东宫苏大人的妹妹。”复生攥紧拳头,想要出去帮忙。

    李渔依然不动,低声道:“再看看,两个人……她能不能对付。”

    复生这才注意到,趴在一旁的另一个醉鬼终于起身了。

    一前一后,两个人几乎同时扑上去。

    耳边风声一动,苏小舟身子一偏,避开陈亮的攻击,顺势拖着他的胳膊,直挺挺打在崔铭的侧脸上。

    原本陈亮的力道就不轻,她又暗加了几分韧劲,这一拳打得相当有力道。

    “咯——”一声脆响。

    崔铭的嘴角流下一注鲜血,随口一啐,血中竟有两颗半截的断齿。

    苏小舟忽然身形一低,鹘影回转,利落地从陈亮腰间拔出一把短刀,顺势将他摔翻在桌上。

    刃光落下,紧贴着他脸稳稳地扎在桌面上。

    功夫平平的人,随身带着武器,便是把命白白交到敌人手上。这家伙,武试次次垫底,还总随身佩刀,也太不自量力了。

    冰冷的利刃贴着脸,陈亮吓傻了,一寸也不敢妄动。自己腰间藏了短刀,这姑娘是怎么发现的?

    “诶呦……诶呦……”

    崔铭瘫坐坐在地上,倚靠着木柱,捂着半边脸,哼哼唧唧爬不起身来。

    “好——,打得好!”

    “姑娘好身手!”

    ……

    周围发出阵阵喝彩。

    苏小舟不无得意地撇撇嘴。自己的功夫虽然一般,但好歹在东宫磨砺十年,与国子学出身的崔铭动手,算是欺负他了。陈亮稍微强点,但凭这种身手,他这辈子大概止步于“胄曹参军”这个职位了。

    另一边,复生也看的一愣一愣的。

    看起来温柔闲雅的姑娘,一出手竟然是这等杀招。

    “信手摘花,回刃破风,是内廷的招数。”李渔在一旁低声道。

    ……

    这时,茶博士端着菜肴走上楼。见此情景,慌慌张张放下菜过去查看。

    “小姐,您可有事?”

    苏小舟丢给他一锭银子,“赔你们的桌子。另外,把他们两个丢出去。”

    不敢伸手去接银两,茶博士点头哈腰一阵道歉,赶忙下楼唤来两名伙计。他们一人提着一个醉鬼,噔噔噔下了楼。

    茶博士迅速收拾好打乱的桌椅,又将还没来得及喝就被翻的酪浆清理干净。

    “客官,您等的人还没到吗?”他一边擦桌子,一边小心问道。

    苏小舟撩起披帛,随意擦了擦手,“不等了。如果有人来了,麻烦告诉他一声,我来过了。”说完,提了提长裙就要走。

    “小姐且慢——”

    李渔终于领着复生从玄关处走了出来。

    苏小舟瞥了一眼,心中一阵乱骂。

    今日出门没瞧黄历,麻烦一波接着一波来。

    不过,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刚才,该不会已经看到她的脸了吧?如果看到了,应该也听到崔铭说了,她是苏小舟的双生妹妹。

    算起来,这才是第三面,还不算熟悉。就连陈亮都没怀疑,他们更没理由识破了。

    但也不妥,这个李渔,眼睛毒的很,可没有那两个醉鬼好糊弄。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搭理他!

    目光冷冷地从他们身上划过,苏小舟一言不发,径直向楼梯口走去。

    “苏三小姐——”

    李渔伸手把她拦下,“我们相约在此见面。这还什么都没聊呢,你便要走吗?你看,这菜也上来了,新的酪浆也去准备了,不如一起吃顿便饭吧。”

    心里一个咯噔,苏小舟终于明白了——李渔就是让她等了半天的英国公府五公子!

    难怪有疑似三品大员亲自去见他,太子殿下却丝毫不觉得奇怪,原来他是世家大族之后。

    但这就更奇怪了,他不是说自己的祖母是突厥人吗?英国公家是御赐国姓的世家大族,怎么会和外族通婚?而且家大业大,哪怕他是个庶子,回长安怎至于没有落脚的地方?

    老国公李绩五年前去世,膝下共有两子,分别是早已去世的嫡长子李震和次子李思文。新任国公是李震的长子——嫡长孙李敬业,他下边还有两个弟弟:李敬猷和李敬真,分别任雍州司马和户部仓部司庾。二房叔叔李思文任润州刺史,听说膝下只有一子。

    掰来掰去英国公府只有四位公子,这位五公子又是哪冒出来的?如果他是私生子,又怎会有上意亲自过问他的亲事呢?

    一个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却层出不穷,快把她也给绕糊涂了。这些事势必要弄清楚,但绝对不是现在,这种人多眼杂的环境下。

    扫了他和复生一眼,苏小舟冷淡地说:“我不喜欢迟到的人,回去便让哥哥回绝掌媒大人。告辞了——”

    简单利落几句,她转身迅速走下楼梯。

    李渔也不着急,扬声喊道:“苏——小——”

    最后一个字还未出口,苏小舟猛然回过头,脸上堆满笑意道:“李公子,不着急,有话慢慢聊。”

    ……

    既然被识破了,不如大大方方吃饭。

    扯了面巾,风卷残云一顿,真是痛快!

    东宫讲究食有定时、食有定量、食有定法,一言以蔽之曰:寡淡。而且除了每月十五前夜的餐叙之外,武将们都过午不食,她很少有这种机会对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大快朵颐。

    见她吃得差不多了,李渔忽然凑上前说:“与我订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