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唐疑云录 > 12.面相(二)
    “等等——,父亲和哥哥又有什么计划?你们这是要给谁议亲呢?”她捂着有些发晕的头问。

    苏岚烟眨眨眼,一脸无辜道:“当然是你——苏家三小姐了。”

    “别闹了!就算他们想给我找门亲事,也不能堂而皇之的找官媒来办吧!太惹眼了——”苏小舟不免惊慌失措。

    家里人根本不知道,十年来她一直没有被揭穿真实身份,并不是因为隐藏的有多好,而是太子殿下在擢选伴读的当下,就已经看破了她是女儿身。

    这些年,一切在他的掩护下才会如此顺利。他们相互守护着对方的秘密,绝不允许任何变化来打破这种局面。

    对她的底细一清二楚,太子殿下自然知道苏家还有一个“苏晚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宽纵已是格外开恩。如果苏家暗地里再筹谋变局,真的可能为招来杀身灭族之祸!

    “姐姐——”

    苏岚烟一把抓住她的手,急切地说:“我知道你不想节外生枝。可是,一个女子待在东宫,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苏晚晴有百种方法可以不嫁,但苏小舟却不能不娶!这些年,想为苏家二公子保媒的人源源不绝,再婉拒下去……会引人怀疑的。因为你的事,哥哥至今未娶郑姐姐过门,郑伯父已经催过数次……已经拖不得了。哥哥说的没错,是该想办法让你离开东宫,过回寻常女子的生活了!”

    苏小舟自然明白其中道理。

    苏家二公子虽然官职不高,却是储君身边的人,家世背景也相当不错,因此不少世家大族有意为自家闺秀定下这门亲。这些年来,家里一直在以“长兄未娶、幼不可逾”为由推脱。可是,已经到了这个年岁,再这么推下去,东宫的谣言怕是要传到大街去上了……

    如今只有两条路:离开东宫做回苏晚晴;或是继续扮演苏小舟,但要娶一位能够守住秘密的夫人。

    第一条,若非太子殿下同意,便要铤而走险,一着不慎玉石俱焚。

    第二条,不仅困难而且隐患极多。世家联姻,讲求门当户对。任何一个与苏家门当户对的女子,都不是能轻易敷衍的。

    见她一脸忧愁,苏岚烟小心地说:“其实,掌媒大人来过多次了。哥哥考量周全,才答应这次议亲。就是想利用这次机会,寻一线变机。”

    “人都已经找好了?!”

    苏小舟只觉胸中气血翻涌,好像快吐血了。

    他们的动作也太快了,都没告诉自己一声,就已经把婚事谈妥了?!

    东宫暗探遍布长安,苏家通过官媒为“苏晚晴”议亲的事,根本瞒不过太子殿下。说不准他早就知情,今日催促她休沐回家,正是给她最后一个机会。

    “姐姐你别慌——”

    苏岚烟拍拍她的手,继续说:“我知道你担心东宫有人会注意到,进而暴露你的身份,但其实此事另有玄机。京兆尹府的官媒上门议亲,并非谁家请托的,而是内侍省交办给他们的差事。听掌媒大人透露,他们拟了七八户人家的小姐备选,苏家三小姐并不是唯一的选择。虽然大哥欣然同意,但其实想拒绝也不容易。”

    “内侍省……”苏小舟眉头一紧。

    内侍省一向只管宫廷内务,怎么还管上别人的婚事了?

    除非,这件事是上意……

    这就奇怪了,陛下一直在病中,皇后娘娘格局宽广,他们都不是会管姻缘嫁娶这等闲事的人。那么,旨意又是从何而出呢?

    官媒上门既然是上意,那么就算太子殿下已经知晓,整件事情也是可以解释的,未必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既然议亲,也该大哥出面,你去见掌媒做什么?”

    “我要去见的不是掌媒大人,而是面相他替你牵的姻缘。”

    “什么?面相——”

    苏小舟诧异不已。婚姻大事自有父母做主,除非无父无母、自立门户之人,否则哪有自己“面相”的道理?官媒怎么会提出如此荒唐的请求?哥哥他,是有多恨不得把她嫁了,竟然痛快答应了!

    “是朝中哪位大人要续弦吗?”她不解地问。

    若是朝中官员,自己无论如何也见不得。

    朝中大小官员,有没有才学且不说,识人之能却是个顶个的厉害。有时候简直怀疑他们可以过目不忘,明明一面之缘,随口提一下名讳,下会再见时他们便能清楚地叫出来。

    万一撞上曾经见过的,哪怕主动说是双生兄妹,也经不住就是有人能记住旁人所有的细节。一旦有所怀疑,那可就要命了!

    苏岚烟摇摇头,“应该不是朝廷命官。掌媒大人只说对方是英国公府的五公子,并没有介绍官职。而且听说,‘面相’是五公子本人的要求。”

    圣人训:娶妻求淑、求贤。能提出“面相”这种要求的人,显然重视容貌、品位粗俗,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苏小舟对这种人没兴趣,却对背后“主上”为何操心他的婚事很感兴趣。

    见她还在犹豫,苏岚烟急着说:“时辰不早了。姐姐,大哥说必须要去!要是等会儿他回来,见我没去,而是留在家里等他,必然火上浇油,拖住他要与韦家解除婚约的事必定难上加难。如果我告诉他,你亲自去了……想来他或许可以心平气和地听我分析退婚的弊端。”

    她越说越急,眼看又要哭了。

    苏小舟动摇的厉害,小妹说挺有道理,以大哥那个暴脾气,要是觉得她“拎不清”轻重,一定不会听她的劝导。

    关于他那个救命恩人,找时间再细细了解一下。韦安石过门是客,父亲不在家的情况下得罪于他,没有任何好处,传出去还会有损苏家的名声。

    终于,她点了头,“见一下,也无妨。回头说瞧不上,让大哥回了便是。”

    一听姐姐允了,苏岚烟终于松了口气。

    “茉儿,赶紧给姐姐换身衣裳,收拾一下妆容!”说着,上手便来拆苏小舟的束发。

    “诶——,在这换吗?你们怎么随身带了衣裳和妆匣,不会早就计划好了吧?!”苏小舟有些惊慌。

    扯散锦缎衣带,苏岚烟麻利地褪去她的外袍,“别担心,府上所有人,一半在门口蹲大哥,一半在西厢守着韦大哥,不会有人来这边的。我本来打算先去见五公子,然后赶回来拦着大哥,衣裳妆容都要重新收拾的,所以才准备了这么多,没想到在这见到姐姐,真是天降神兵,菩萨保佑!”

    看着小妹眉飞色舞的样子,苏小舟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上了贼船了。